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論二二八烈士陳炘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論二二八烈士陳炘

 2017-12-27 11:40
國民黨人常說蔣介石帶來一批經濟專家建設台灣,還說台灣人是「皇民」後代。其實台灣在「二二八事件」之前,就有不少優秀的經濟學者,台中大甲人陳炘是其中佼佼者之一,其父親還是抗日志士。(陳炘之肖像圖/取自維基公有領域)
簡介:

國民黨人常說蔣介石帶來一批經濟專家建設台灣,還說台灣人是「皇民」後代。其實台灣在「二二八事件」之前,就有不少優秀的經濟學者,台中大甲人陳炘是其中佼佼者之一,其父親還是抗日志士。

陳炘(1893年12月7日-1947年3月11日),號若泉,台灣金融界先驅、「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生於大清帝國台灣府苗栗縣苗栗三堡社尾庄(今台中市大甲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台灣日治時期第一家台灣人經營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與台灣戰後時期「大公企業公司」創辦人,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拓展,對台灣­金融體系奠基貢獻良多。

國民黨人常說蔣介石帶來一批經濟專家建設台灣,還說台灣人是「皇民」後代。其實台灣在「二二八事件」之前,就有不少優秀的經濟學者,台中大甲人陳炘是其中佼佼者之一,其父親還是抗日志士。

陳炘(1893年12月7日-1947年3月11日),號若泉,台灣金融界先驅、「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生於大清帝國台灣府苗栗縣苗栗三堡社尾庄(今台中市大甲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台灣日治時期第一家台灣人經營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與台灣戰後時期「大公企業公司」創辦人,致力於本土金融事業的拓展,對台灣­金融體系奠基貢獻良多。

陳炘父親陳鳳,是台灣民主國義軍重要將領,於1895年時曾率領台灣義民仁營(即台防仁字3營),英勇抗擊日軍,這樣一位對台灣有偉大貢獻的人,應該入祀忠烈祠才對,反觀目前忠烈祠那些人,有幾位台灣有關?身為抗日烈士後代的陳炘,無端喪命在阿歐西腐敗官僚手中,不也是台灣的烈士嗎?陳家對台灣可是一門忠烈,更應該寫在我們的國文與歷史教科書中,對台灣子弟教忠教孝。

日治時期,陳炘負責籌組一個「糾集台灣人的資金,供台灣人利用」的金融機構,便於1926年創立大東信託株式會社,並出任專務取締役(今總經理職,董事長為林獻堂),資本額250萬圓,是當時唯一的本土資本信託機關,以對抗日本人對台灣人施加的金融經濟壓力,此舉無疑是對日治政府獨占經濟的挑戰。

二戰後,陳炘發起「歡迎國民政府籌備會」。1946年2月集結民眾資本,創設「大公企業」,冀能協助復員工作,但被誣指「違背三民主義」;3月更以「漢奸」罪名被捕,4月24日獲不起訴後釋放,但參加「台灣光復致敬團」時,又受陳儀刁難,屢次找他麻煩,強要求他不樂之捐。

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陳炘雖無實質參與,因其名望被推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民眾代表。陳炘因罹患瘧疾,臥病在床,並未參加處委會會議,只奉命或受託往見陳儀三次,請陳儀「善待台灣民眾」。3月11日清晨,莫名其妙為台北市警察局分局長林致用所拘提,從此至今七十餘年下落不明,死亦未見屍。諸如這樣的悲劇事件,當年不可勝數,國民黨的殘忍,由此可見,簡直是罄竹難書,如今還在亂台,實可惡至極!

1947年4月1日,台灣信託籌備處主任委員,由陳逢源接任;5月3日,被合併於規模比台灣信託小的華南銀行之內,成為該行的信託部,距陳炘被捕失蹤,僅53天。國民黨殺了人,還沒收人家的產業,這不是強盜行為,又是什麼?現在還有一些國民黨人為蔣介石「擦屁股」,說這些人是「日本皇民」或「共產黨徒」,蔣介石為避免台灣被赤化,不得不如此,真是鬼扯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殺人搶劫,還變成「民族救星」?

作家張深切在著作《里程碑》中也寫道:「陳炘是一位儒雅的書生,但他絕不文弱,而是一位偉大的領袖,深謀遠慮,有統馭群眾的才能,可謂台灣不世出的偉人也。」二戰後台灣仕紳蔡培火,到重慶見蔣介石後說:「蔣介石曾問他『最能當台灣領導者是誰?』我說:『老一輩的是林獻堂,但真正的人才是陳炘,這個人有頭腦、有組織力,又有國際觀。』我想陳炘被殺與此多少有些關聯。」可見蔣介石妒嫉台灣人才,早有殺人之心。

蔣介石殺了那麼多本省與外省人,國民黨還在台灣各地到處豎立數千座他的銅像,甚至蓋世界上最豪華的紀念堂,並派國家衛兵隊24小時保衛其銅像與屍體,不知浪費多少民脂民膏,實在可恥又可惡,也愚不可及。台灣不落實轉型正義,如何安撫廣大受害人與其家屬?試問,德國,東歐與俄羅斯,在公共場所可以看到希特勒或史達林銅像嗎?蔣介石會比他們偉大嗎?台灣人為何還在當奴隸?

愛因斯坦曾說:「凡是對不公不義的事保持冷漠,就是獨裁者的幫兇。」遺憾的是,目前有許多人還在當國民黨的幫兇,如有些學校校長與老師,還在維護這個不仁不義獨裁者的銅像,說銅像是他們「校產」之一,別人不可破壞,簡直是神經病!這樣的師長如何教育我們下一代懂得何謂「禮義廉恥、明辨是非、正義與道德勇氣」等這些教育最核心的價值?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