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師納勞基法/中生代主治醫師悶:學徒放假、師傅值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師納勞基法/中生代主治醫師悶:學徒放假、師傅值班

《系列三》住院醫師時值班睡不飽是家常便飯,心裡想的是再熬幾年,可以像學長一樣不必值班;終於升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招不滿又加上工時限制,現在仍然要值班

文/黃筱珮 2016-09-14 17:16
主任級的醫師也得值班。圖/資料照片
主任級的醫師也得值班。圖/資料照片

「以前當住院醫師的時候,想著再過幾年升主治醫師就不必值班,結果很慘,多年媳婦也沒有熬成婆!」

任職於中部某教學醫院的一位主治醫師,一提到受僱醫師即將納入勞基法保障,忍不住發出哀嘆。「現在住院醫師每周88工時上限,導致很多主治醫師必須加入值班行列,否則醫院唱空城。以後進一步納入勞基法會變怎樣,很可怕,不太敢想!」

主治醫師(Visiting Staff),被稱為「VS」。這名中生代的VS指出,「住院醫師在醫界算是學徒,主治醫師是師傅;住院醫師怕累,去爭取納入《勞基法》,要求縮短工時,結果變成現在假日或晚上很多學徒在放假,師傅出來值班。」他無奈問記者:「你覺得,這像話嗎?」

他也直言,現在有部分的年輕住院醫師怕吃苦,當然也有很認真的,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只是他很擔心,如果一再要求限制工時,這樣真的學得夠嗎?

終於熬到主治醫師  快40歲還是要值班

他相信很多主治醫師心中都有這個「嘀咕」。以他自己為例,當年還在醫學院時,到醫院當實習醫師(Intern),看到比自己高階的住院醫師(Resident)覺得很羨慕,因為住院醫師是已取得執照的醫師,努力學習、效法,終於順利成為住院醫師,到大醫院工作學習。

住院醫師階段「非常累」,睡不飽是家常便飯,輪到晚上值班,睡眼惺忪起來處置病人,心裡想的是再熬幾年,就可以像學長(主治醫師)一樣不必值班。「在我們那個時代,很少去質疑什麼,只是想要一步一步、按規定的學、然後晉級。」這位醫師說。

結果,等他終於變成主治醫師,因為院內住院醫師有時會招不滿、有些科別是根本招不到,加上住院醫師88工時限制,他現在仍然要值班。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值班有值班費,可以多賺點錢,看在錢的份上勉強做。」不過已屆40歲的他,也擔心自己的體力,這樣值班的日子還要多久?他也說,以前過年值班都是住院醫師的事,現在他也無法「倖免」,多年媳婦沒有熬成婆,「現在只是變成比較老的媳婦」。他自嘲。

住院醫師若不好學  誰倒楣?

他認為,住院醫師本來就是要來學習,醫學不是三兩天的事,各方面的經驗要多看多學,就怕什麼沒學到,遇到病人不知如何處理。「以前我們當住院醫師都是這樣操過來的」,現在有的住院醫師怕累,不認真的態度很容易惹惱人,「如果下面的住院醫師是這種心態,那幹嘛教他、學不到東西倒楣的是誰?」醫師學不精變成半調子、實際受害的是病人。


現在要是敢選外科等五大科的,都會被誇「勇敢」。圖/pixabay

這位醫師說,現在的醫療環境與以前大不相同,健保制度的扭曲、給付的偏差造成「五大皆空」,內外婦兒急等五科幾乎沒人願意走,還願意選擇這些專科的醫師都被誇「勇敢」,很多醫生都跑到醫美去了,輕鬆又賺得多,如果未來醫院的受雇醫師又納入勞基法,可以想見醫院都要變空城了,到時可能開個小刀都要跑到醫學中心去。

因應這個困境,他認為,各醫院都應該趕快尋找解決之道,例如增加「專科護理師(NSP」的編制,取代部分住院醫師的功能,雖然專師沒有醫師執照因此不能執行插管等醫療行為,但專師不會像住院醫師一樣受訓期滿就可能一走了之,年資和經驗都會一直增長,和主治醫師的配合度高,對於被照顧的病人也相當有保障。

時空背景不同  也有主治醫說:學著體諒

另一位主任級的主治醫師則說,「我是可憐的五年級生、夾心餅乾」,學的是上一代學長和老師給的觀念,醫師就是任勞任怨、以病人為優先,現在住院醫師經歷的事,「我們那代是加倍、甚至加好幾倍的承受」,如今下一代的年輕醫師可不這樣想,生活品質比工作重要,要求合理的工時,給錢都不見得願意多做。在上一代與下一代之間,他說自己「確實很難適應」。

「但還是要試著接受,也不能說年輕醫師有錯,畢竟大環境、全世界都要求合理工時,創造合理環境,這是一個趨勢和潮流。」這位主任說,現在的醫療環境也不同以往了,時空背景不同,以前是醫生說什麼病人就照做,現在care一個病人經常是處於壓力很大的狀態,常被病人挑戰甚至口出惡言,這是年輕醫師無力的地方,身為主管,也要學習試著去理解他們,相互調適。

《醫師納勞基法系列報導》
專題一/苦不在工時 是對未來沒盼望
專題二/一晚照顧160床、操到心悸
專題三/學徒放假、師傅值班
專題四/醫院剉:一院區人力缺口近700人恐得關床因應

 

相關新聞列表/ Related News
留言板/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