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我們」歸於民國還是中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我們」歸於民國還是中共

2018-10-23 15:53
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講話中區分了中國和中共。可是對於美國友台派政治家來說,絕大部分中國人,是沒有能力公開做出這種區分。圖/張家銘(資料照)
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講話中區分了中國和中共。可是對於美國友台派政治家來說,絕大部分中國人,是沒有能力公開做出這種區分。圖/張家銘(資料照)

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講話中區分了中國和中共。可是對於美國友台派政治家來說,絕大部分中國人,是沒有能力公開做出這種區分。所以我認為,美國應該大尺度提升美台關係,提高「兩個中國」中中華民國對於整體華人的作用,這樣就好讓華人整體把自己當民國人,而不是中共人。

余英時比喻中國人罹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對中國,余英時有個著名的劫機比喻。中共就是劫機犯,而中國人民就是乘客。當劫機犯「中國化」了,與乘客打成一片,油水難分,乘客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前來解救的解放者就難辦了,動一下劫機犯乘客紛紛反對你。幸好在一兩年的川普貿易戰和美台關係升溫中,沒見到這種現象的普遍性,即使中共煽動民族主義,在美國模式面前是無效的,箭頭剛射出就紛紛落地。然而對於試圖拯救中國人民於水火的美國政治家來說,要在中國人民尤其是中國知識份子面前,區分國家與政權,中國與中共,反華與反共,是很難的。一種類似黃禍的身份認同,實在讓人頭疼。很多「吐狼奶」程度很高的知識份子,在寫貿易戰文章時,面對美國,動輒說「我們」「我國」「我們黨」,裝得好像中共真的需要他們發言一樣。

納粹時期的德國地下抵抗運動使自己區別於納粹,使德國除了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德國,這是一個地下的,看不見的,被遮蔽的德國。納粹德國是暫時的,另外一個德國是永久的;納粹德國是邪惡的,另外一個德國是良善文明的;納粹德國是禍害荼毒德國人民的,另外一個德國是捍衛保護拯救德國人民的。於是乎,中國的維權也造成有「兩個中國」,一個是黨國,另外一個是逐漸與台灣民國接軌的「地下中國」。

我認為中國知識份子是最落後的「短板」,因為他們老說「我們黨」,「我黨」和「我們」,好像他們就是趙家人,就是天生是中共人一樣。「短板」在於拖後腿,在於沒有認清一個常識:沒有民國國體知識,不知曉如今混亂乃是黨國體制與民國國體的衝突所致。以金錢外交為例,是合法性危機需要贖買合法性,不能認識到這個地步,只是一味地批判。對共黨的話語批判是內部人之間的。批判就意味著你冒充黨國的自己人。

民國在台灣,邊緣反而成為中心

在我看來,回歸第一共和是肯定的,但與其他國家的復辟轉型比較,就是民國在台灣,邊緣反而成為中心,如《聖經》說的邊角料成為房樑,小世界反過來吞噬改造大世界。

美國民國共同體的概念,如果得以廣泛接受,將來美國託管共管中國就有合法性依據,降低民族主義的阻力。支持共管的,不會當做賣國賊漢奸。同時獲得民族主義的支持,自由派的支持。還有一個助力,那就是從民國時候就移民到美國的,同時跨中國,台灣和美國的大家族的支持。

為中國改革開放後移民美國的,89後移民的,以及後來移民的,在一個共同體內移民,還是在一個共同體之內,「楚弓楚得」。還能為他們將來回歸中國預備道路。

維權自下而上由裡及外,民國當歸自上而下由外及內,交叉合攏之日就是成功之時。

共識在奔潰後的未來。我們以中共體制為阻擋中國進步河流的頑固堤壩,在堤壩內湖裡雖然暗流湧動試圖推倒堤壩,但形成共識形成合力是不可能的,形成了也會被打碎,而且也推破不了堤壩,因為受衝突反而越來頑固。因此,我主張的民國當歸是在堤壩下流設置河道,洪水突破堤壩,必然要尋求出路,必須沿著設置好的河道奔流。所以要有共識,只能在下游,在奔潰後的未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