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看小英總統一年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看小英總統一年半

2017-11-13 09:32
2016總統大選,小英大勝,我大喜,熱昏了頭,認為台灣很快就會國家正常化,公投正名制憲,成為主權獨立國家。(資料圖/總統府提供)
2016總統大選,小英大勝,我大喜,熱昏了頭,認為台灣很快就會國家正常化,公投正名制憲,成為主權獨立國家。(資料圖/總統府提供)

2016總統大選,小英大勝,我大喜,熱昏了頭,認為台灣很快就會國家正常化,公投正名制憲,成為主權獨立國家。

我的很快是4年、8年,不是20年、50年。

不能圓的台灣夢

我快80歲了,為台灣獨立建國吶喊50年,就是希望看到台灣共和國成立的一天。常和朋友、前輩如彭明敏教授、鍾肇政老友講,我們要長命百歲,活到看到台灣獨立,不然死不瞑目。是玩笑的話,但也說得滿心酸、滿認真的。

小英總統上台1年半了,我沒和她長談,不知她的想法,但和她身邊的人談過,對她一知半解的瞭解是,她沈穩、現實、堅定,有智慧、定見、能力和作為,不想、不做現實上做不到的事情。我因而認為她4年、8年任期內不會推動公投正名制憲、完成我們老一輩台灣人的台灣夢。

不過,我雖是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主義、甚至浪漫主義者,我讀政治,相信Hans Morgenthau、Samuel Huntington、John Mearsheimer等的現實主義,政治像鐵一樣現實,是「可能的藝術」(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瞭解浪漫主義的夢想,也許美,但難成真。

我相信,小英總統會堅定維護台灣自由民主、實質主權獨立的現狀。她一定不會接受習近平的「一中原則」、「一國兩制」統一政策。

在小英手下,我的台灣夢不能圓,當然失望;但小英維護自由民主、主權獨立的台灣現狀,當然認同、支持。並認為,2012小英是台灣最佳總統候選人,應該選上卻沒選上,2016她是最佳總統當選人,2020她仍然會是台灣的最佳總統候選人,應該會選上。

我當然還會全力支持,但我對小英仍會失望。我還是希望,她會像點前總統阿輝伯(李登輝)和阿扁(陳水扁),敢冒險(take risk)、衝闖(push hard)一番,推動「兩國論」和「一邊一國」的建國議程。

我要花媽選總統

上月(10月)底,為了慶祝高雄和布里斯本姊妹市建交20年,市長陳菊(花媽)被邀請來布市訪問,有幸和她(可說是老朋友)晚宴。宴會中,我有點感傷、狂妄,開玩笑地說,希望她選(2020)總統。還說,「明天我就宣布妳要選總統」、寫文章見報。

真是歷經台灣大風大浪、智勇雙全的領袖人物(當然可以當台灣總統),花媽馬上看透我的心意。上台演講,她立即反應我的心思,說她了解我對小英政府略有不滿的心情。她說,她非常肯定小英2008以來帶領民進黨走出黑暗谷底、終結國民黨專制政權、處理8年馬英九留下來的千瘡百孔的爛攤子、鎮定因應中國崛起的統戰威脅,等等都是千辛萬苦的艱難工作。她讚美小英做得很好。

她語重心長地指出,小英是我們的下一代,沒經過我們被國民黨政權專制迫害的慘痛經驗,又出生富家女,想法、作法和我們當然有所不同。

她對小英非常看好,充滿信心和支持。她沒明講,但明顯支持小英目前推動的內政外交各項國政大策。

我告訴她我同意她的看法,但還是不滿意,因為我的來日不多,等不到台灣獨立建國,死難瞑目。

學弟、學妹看小英

我有一位和我一樣深綠的學弟、好友Aki,在台灣打拼事業有成,也曾執教真理大學。多年來,他和我一樣希望、心急,等不及台灣早日獨立建國成功。最近讀了我批評小英的文章,也有感,但說「急不得,我對蔡總統有信心 」。好個「對蔡總統有信心 」,我聽得意外但印象深刻。

我也有一位很優秀的學妹、紀錄片《史明回憶錄》導演陳麗貴。她去年來布里斯本演出《史明回憶錄》,我們才認識,相聚甚歡。今年5月回去開會,才發現她是林義雄的「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的會長,正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對面中央藝文公園展開禁食行動,要求立院已初審通過的《公投法》修正版本,儘速完成二、三讀。

我當然大力支持,因為2016大選後,我回國兩次見到立院院長蘇嘉全和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都明確要求小英要做兩件事:一是特赦阿扁;2是儘速完成鳥籠公投法的修正案。蘇院長滿口答應(保證)會在今年年底完成《公投法》修正工作。

如今11月中旬了,蘇院長的諾言,看起來要跳票。我和這位老朋友要算帳。

日前(2017-11-08), 麗貴又要帶領她的志工靜坐中央藝文公園展開禁食行動16天,她們再次宣稱:「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是這一代的歷史使命,也是無可迴避的責任。必須竭盡所能,鞏固民主、深化民主,將一個更健全的民主制度傳交給下一代。」

不是不能、是不為

小英又是空話回應,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說,台灣是民主國家,公投是人民權益,有關公投法修法議程是執政黨本會期的優先法案,在尊重立法院的安排,國民黨和其他在野黨與執政黨如果通力合作,是可能通過的。呼籲各政黨以人民意志為最大福祉,這樣一定會成功,希望這些(禁食)前輩要保重身體、注意安全。

真是廢話連篇。小英要的話,一聲令下,蘇嘉全一定可以迅速運作通過修法程序。問題是不做,不是不能。

對阿扁特赦,小英的說詞是:仍須做司法研究,但最大的原則是不讓人民在此爭議上繼續對立。一樣是廢話。不管是法律或政治上,問題不是能不能?而是小英總統願不願意?

總之,即使在現實主義的「政治是可能的藝術」範疇下,我希望小英能在這兩個爭議性很少的議題上有所作為。1年半了還沒做,我非常失望。

我對小英的期待

我看小英總統1年半,看到她很努力、很辛苦,做了很多轉型正義、民主鞏固、國力發展、政經制度改革的艱辛工作,大有所成。但是,我心很急,對她期望很高,不滿意。看到APEC(2017-11-10)領袖會議報導:「宋楚瑜、習近平三度同台,候車時握手寒暄了」,更不滿意。

我不期待小英總統4年、8年內舉行公投正名制憲;但期待,1年、2年內,她能盡快特赦阿扁、完成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投法修正,讓台灣公民能在未來適當時機(4年、8年不能,10年、20年可能),舉行正名制憲公投,完成國家正常化的必要工作。

我的期待滿現實主義,合情合理。Aki, 你認為如何?(2017-11-12)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