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值得敬佩的台灣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值得敬佩的台灣人

 2017-11-12 09:37
出生於台北的王添灯,個性直言敢為。在當新店莊役場庶務主任的時候,因為痛恨日本人剝奪台灣人的自治權力,進而推動「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計畫,經日本警察屢次警告與逮捕之後,依舊不改其耿直言行。(圖/維基百科)
簡介:

日前看二二八英靈王添灯的故事,令人感慨萬千。

1901年6月24日出生於台北的王添灯,個性直言敢為。在當新店莊役場庶務主任的時候,因為痛恨日本人剝奪台灣人的自治權力,進而推動「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計畫,經日本警察屢次警告與逮捕之後,依舊不改其耿直言行。日本在台政府於是把王添灯請到日本去見天皇,日本天皇送給他一把武士刀,並說:「台灣有像你這樣的愛國人士,很有福氣,我們日本人也愛惜像你這樣的人。」(圖/維基百科)

日前看二二八英靈王添灯的故事,令人感慨萬千。

1901年6月24日出生於台北的王添灯,個性直言敢為。在當新店莊役場庶務主任的時候,因為痛恨日本人剝奪台灣人的自治權力,進而推動「台灣地方自治聯盟」的計畫,經日本警察屢次警告與逮捕之後,依舊不改其耿直言行。日本在台政府於是把王添灯請到日本去見天皇,日本天皇送給他一把武士刀,並說:「台灣有像你這樣的愛國人士,很有福氣,我們日本人也愛惜像你這樣的人。」王添灯回到台灣對他的妹妹說:「日本人就算再怎麼樣對我不爽,也還是會知道真正的道理是什麼。」王添灯就這樣毫髮無傷的渡過了他人生中的日治時期。

二戰結束,日本戰敗,國府接受麥帥委派來台灣接受日本投降,並負責遣返日本人回家。這位戰前如此反日的王添灯得到了國府的封賞,當上了「三民主義青年團」的台北分團主任,也當選了台灣省參議會的參議員,但是眼看逃難來台灣的國府官員,大都貪污腐敗,囤積糧食,假公濟私、任用親人、搶人房舍,吃飯或坐車不給錢,調戲良家婦女等,無惡不作,一如他們在中國與北越的行為。

反日親中的王添灯依舊不改他直言性格,在省參議會上常痛罵國民黨的行政長官公署貪污腐敗,鎮日只會中飽私囊,其中尤以「白糖與鴉片煙事件」最為人所知。國府官員接收日人留下的物資,將15萬公噸白糖走私到上海去販賣,以中飽私囊,還說鴉片煙被蟲吃掉!王添灯在議會質詢此等貪污情事,被質詢的國府官員全都啞口無言,只能氣在心裡。

當時的國府官員看到台灣人普遍守法、守秩序、公私分明,還愛乾淨,晚上睡覺門沒關也沒關係,就如同後來的郝、連一樣,認為就是因為被日本「奴化」所致。曾經是超級反日的王添灯,看到國府官員這一套「皇民說」卻很不爽。他在民報上發表《告外省人諸公》一文,反駁國府怪罪守法的台灣人為「日人奴化」的謬論。他還在報紙上刊登文章,抨擊高雄市警局壓迫農民,結果遭到國府官員的控告,史稱「王添灯筆禍事件」。

國民黨政府接管台灣不到兩年,台灣社會整個天怒人怨,終於引爆「二二八事件」。王添灯家人都勸他要趕快逃命,畢竟王添灯已經得罪不少貪污官員。天真的王添灯還以為國民黨政府跟日本帝國政府一樣,會善待他這位直言敢諫的仁兄,他還說:「日本天皇都沒對我怎麼樣了,『祖國』的政府敢對我如何?何況我又沒做錯事!」1947年3月11日凌晨,王添灯在家中睡覺的時候被國府軍警強行拖走,只因他也是「二二八處理委員會」的委員。

日本人把反日的他當成寶,國府卻把親中的他當成狗一樣地拖行!王添灯被捕後,飽受國府軍警的酷刑,鮮血從臉上直往下流,依舊繼續破口大罵當時執行酷刑的憲兵第4團團長張慕陶。最後張慕陶命令衛兵把王添灯全身淋上汽油,點火讓他活活燒死,接著再命令士兵把王添灯的屍體丟入淡水河,讓他的家人連屍體都找不到。當時王添灯留有兩個兒子跟4個女兒,都還沒成年,也通通成了孤兒。

諸如此類的悲慘故事,當時全台灣各地都在上演,直到白崇禧來台視察,大屠殺才告一段落。日後國府在各級學校的歷史教科書上卻從未提一字,只是不斷講中國又臭又長的歷史,還有瞎掰國府保衛台灣與建設台灣的神話故事!這不是在奴化台灣人,到底甚麼才是!

王添灯當年是日本公務員,待遇應該不錯,卻不像目前許多腐敗公務員那麼孬種。後者為了當順民,只顧自己的利益,哪管別人死活?王添灯卻是為當時台灣人爭取自治權利而見義勇為,不顧自己安危,日本天皇還能深明大義,送給他一把武士刀表示敬佩,然而蔣介石呢?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