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關於博愛座——看不見的需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關於博愛座——看不見的需要

文/郁寧(病人)

2018-07-13 11:12
「博愛座」是給需要座位的人坐的,這樣的觀念除了要透過教育著手外,還需要靠大眾宣揚,才不會讓博愛座形成變相的,「敬老座位」。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博愛座」是給需要座位的人坐的,這樣的觀念除了要透過教育著手外,還需要靠大眾宣揚,才不會讓博愛座形成變相的,「敬老座位」。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我今年24歲,得了一種叫「肢端紅痛症」的罕見疾病,因為熱會讓我感到火燒般的疼痛,腳部會充血,看起來像是燙傷般紅紅的,故得此病名。吃一般的止動藥無效,要吃到鴉片類的止痛藥才會有效果,所以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困擾,也因此我領有身心障礙手冊。會讓我生活不便的包括:無法外出,太熱的天氣會讓我腳很痛;難找工作,因為這個病使我無法穿著包覆性的鞋子,只能穿拖鞋或是涼鞋,這對於工作上第一關面試就讓人很扣分;不能運動、步行以及站立,我無法做需要用到腳的運動,或是走路及站2~3分鐘以上就會感到疼痛等等。

因為我年輕,而且看起來四肢健全,所以使用博愛座或是車子停在身障者專用車格時,常常感到被人用「你騙人」的目光看,就像別人看到我有身心障礙手冊時,很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年紀輕輕看起來正常正常的怎麼會有身心障礙手冊」。這樣的話聽了許多,不論他們的意思是感到惋惜也好,或是覺得我在騙人也好,這都令人很不舒服,所以我最想表達的是,別人的需求真的不是用外表就可以去判定的。

我求學時因為這個病很罕見,即使我拿著醫師的診斷證明和體育老師說我的不方便時,老師對我的態度仍是覺得我在裝病,這件事至今想起都讓我很生氣,因為我是真的生了病,不是裝病偷懶,我心裡真的很想和同學一起打球、跑步,我也很懷念國中時和同學一起打球、贏球時,團結的感覺真的很棒!我才不會因為一時想偷懶而去編造罹患特殊疾病的謊言,因為生病的我真的很痛。

「博愛座」對我而言是給需要座位的人坐的,而非「敬老座位」,在新聞中常常可以看到,公車或是火車上有老人倚老賣老對著坐在博愛座上的年輕人說:「你應該要讓我坐,我一把年紀了,你都不讓座,怎麼這麼沒有家教?」看到這樣的新聞我感同身受,因為沒有人可以代替真的需要坐在博愛座上的人去感受他的不適、他的困難、他的需求,有誰知道坐在博愛座上的人是從何時開始肌肉會漸漸僵硬以致他行動不便,若是坐在博愛座上的人穿著長褲、長裙,又要如何知曉他的腿是不是義肢?難道要捲起褲管或是拉起長裙自揭痛處?那乾脆將身心障礙手冊掛在脖子上讓大家看。難道非要這樣使用「標籤化」的行為才可以坐在那個位置,或是停在那車格中嗎?要是遇上了懷孕不適,但未滿三個月還不能領取孕婦手冊的婦女又該如何?她連想將手冊拿出來證明自己的「標籤化」行為都做不了。

我覺得要是遇上了博愛座上有人,但是有老人家也需要座位的情況時,可以找同車的乘客去詢問是否有人願意讓位。若在火車上有可以請車長來幫忙協調,要是已經提前計畫好的行程那更可以避免這樣的問題產生,應該提前去買對號列車的座位,這樣一來自己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座位上,避免上述那樣尷尬又令人敗興的事件發生。「博愛座」應該是給需要座位的人坐的;「敬老座位」的觀念除了要從教育去著手以外,還需要靠大眾宣揚,才可讓樣的這件事不再發生。

編者按:
台北捷運有發行「博愛識別貼紙」,任何有座位需求者不需證明文件皆可依自身需求至各車站詢問處索取;後續亦陸續發行「好孕胸章」及「好孕貼紙」,提供孕婦索取使用。捷運公司亦有廣播、海報及公益廣告燈箱宣導一般旅客發揮同理心,主動讓座給胸口貼有「博愛識別貼紙」、「好孕胸章」或「好孕貼紙」的旅客。

更多醫病平台精彩文章請至:【醫病平台專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