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受難者家屬:大聲說出蔣介石是228元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受難者家屬:大聲說出蔣介石是228元兇

 2017-02-25 13:07
「228的元兇是蔣介石但我們不敢講,但是我要大聲說,228的元兇是蔣介石,幫兇是陳儀,好比2000年前在基督教發生的事,釘耶穌十字架的是彼拉多,是羅馬皇帝命令的」。228受難者家屬李榮昌說,但外來的人卻說蔣是「民族救星」,「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圖/唐詩
「228的元兇是蔣介石但我們不敢講,但是我要大聲說,228的元兇是蔣介石,幫兇是陳儀,好比2000年前在基督教發生的事,釘耶穌十字架的是彼拉多,是羅馬皇帝命令的」。228受難者家屬李榮昌說,但外來的人卻說蔣是「民族救星」,「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圖/唐詩

「228的元兇是蔣介石咱不敢講,但是我要大聲說,228的元兇是蔣介石,幫兇是陳儀,好比2000年前在基督教發生的事,釘耶穌十字架的是彼拉多,但他是羅馬皇帝命令的」。228受難者家屬李榮昌說,但外來的人卻說蔣是「民族救星」,「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

台灣北社論壇今(25)日舉行《新世代看二二八》研討會,邀請受難者家屬李榮昌,曾任建中教務主任、新竹建功中學校長退休的教師溫貴琳,母語教師協會前理事長黃修仁,台灣教師聯盟副理事長郭燕霖,北社社長張葉森與副社長李川信也都出席。上午先進行教師部分。

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蕭曉玲也到場參加,她表示,228事實上是種族大屠殺,如同納粹迫害猶太人,把那個世代的台灣人都屠殺光,史料也顯示當初的名單是有計畫,先殺醫師、律師等,228不只是紀念日不是連假,這一天是痛苦的日子。殖民政府已到這70年,一大堆受害者,我們都不知道加害者是誰。

她說,悲傷歷史不能忘記,經由今天的研習希望教育部知道,以後的教師研習、學生研習我們很願意承擔,老師要有正確的歷史觀、價值觀才能教育下一代。

李榮昌是228後,3月10日被抓失蹤的台北市律師公會理事長李瑞漢之子,李漢與李瑞峰及林連宗三人正在呷「魷魚糜」,遭憲兵團團長張慕陶派憲兵和便衣,以陳儀邀請開會理由強行帶走,3人至此下落。

李榮昌上午他先以自己過馬路卻被年輕人騎車闖紅燈撞到為例,批評台灣70年來教育失敗,並提到國民黨的黨員拿稅金來花,卻領高利息。

李榮昌說,日治時期他唸台北一中,也就是現在的建中,1945之後沒多久戰爭結束,228是他在就讀中2時發生的,50位學生台灣人有3位。之前,他原本很歡喜,因為每個星期六他都被日本的同學「抓去打」並罵他清國奴,被打還要說謝謝;每到星期六他都覺得害怕,又不敢跟父母講。當時要去學校就必須用走的,每天早上要花一個小時從現在民權西路經過中山北路走到台北一中。

李榮昌說,他的父親不願他們改日本姓名,日本時代跟後來的中國時代他的名字都是叫李榮昌,「因為他是台灣人,真正的台灣人,為了不敢姓名還被日本警察恐嚇要拉他去當兵,後來確實也收到徵召紅單到宜蘭的軍部報到。

86歲的李榮昌回憶,當時他卻歡喜能和父親搭火車去宜蘭,看到隧道很多,但他又覺得台灣都在隧道黑暗怎行?必須要見光明。原本他還擔心父親被拉去中國大陸當兵,還好只是留在羅東。

李榮昌說,228的元兇是蔣介石但我們不敢講,他要大聲說,228的元兇是蔣介石,幫兇是陳儀,好比2000年前在基督教發生的事,釘耶穌十字架的是彼拉多,是羅馬皇帝命令的。但外來的人卻說蔣是「民族救星」,「民族救星怎麼會跑來台灣」?

李榮昌也提到,有一天他到總統府去看展覽,導覽人員卻說蔣是為保護台灣而來台灣,但事實上蔣是escape(逃)來台灣,做一個台灣人有責任告訴後代,勇敢站出來講,蔣是228的元兇。一旁的李川信則補充說,畢業後李榮昌沒再回去過建中,因為一進建中就有一個蔣介石銅像,「如果不拉倒他不會回到他的學校」,李榮昌在一旁證實「對啦」。

溫貴琳則從文化的背景談228,他首先肯定前教育部長杜正勝推動「95暫綱」台灣意識已提升,但高中史實仍有遺漏,第一是嘉義水上機場民兵和軍隊對抗,高雄青年軍與國民黨軍隊對峙,陳儀如何虛以委蛇,這些部分都還不清楚;如何清鄉也是輕描淡寫帶過。

他舉例說,嘉義人比較土直,當時聽到來台的國防部長白崇禧說自首不追究,結果就去自首,卻被槍決,這就是清鄉。但教材卻沒有寫清楚。此外他也提到228是中國和台灣的文化差異,並舉歷史論證中國宮廷殺戮歷史相當多記載,亂世多於治世,且不是按照道德發展,而是利益鬥爭的結果。

黃修仁則表示,二戰結束日本戰敗,台灣淪為中國嘴邊的肉,但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只是要蔣介石暫時接受台灣、韓國、越南,但韓、越看到中國兵燒殺強姦,就把中國趕出去,而台灣卻不是。「台灣人的種,有那基因,那個『種』會怕,遇到強權就軟下去」

他也舉蔡英文任內發生「兆豐案」被美國查封數十億卻「不敢辦」,以及國民黨時期「黨庫通國庫」,「因為知道自己要倒」。相對於中國人的個性是「遇軟則硬」,但台灣人遇硬則軟,「卡衰」被中國人管到。「出一點意見就被排除,蕭曉玲老師就是一個例子」。
下圖:北社今舉行「新世代看二二八」論壇,北社社長張葉森期許二二八能透過教育傳承下一代。圖/唐詩

黃修仁說到一半,提到18%年金改革,剛好有「八百壯士」抗議年金改革者高呼口號喧囂遊行經過青島東路,黃修仁也譏諷說,剛走過去的沒超過100個人,這些人是「八百撞士」,撞死人的撞,白天搭個棚在那,晚上跑了了,這些人必須要給它改革。

「以前歷史的解釋權都在這群人手上,若沒把他們趕下去,他們吃香喝辣」,黃修仁說,國民黨的本質在上海靠青幫、洪門,在台灣就是靠四海、竹聯,台灣人會怕,「就是欠缺和他們對抗的精神」。

他也批評,蔡英文也是受中華民國教育,相信過去那套,這也就是她為何要用林全當閣揆,「但台灣很多人才卻不用」,「昨天228公園插滿了五星旗,蔡英文政府、柯文哲政府都不處理是怎樣」?現在的國家是「假影的」。他呼籲台灣人要團結、組織起來,建國才有力量,而第一步就是要強化對下一代文化、語言的教育。

北社副社長李川信則表示,1945年台灣有能力可成為一個國家,但當時的菁英沒那樣的觀念,因為漢文化影響太深,在韓國李承晚把中國人趕出去,在越南胡志明也把中國趕出去,「現在在韓國、越南沒漢文」;另一方面,台灣到現在卻還沒追究228。

李川信說,叛亂台民的資料中還有「連震東」,可見是有計畫在屠殺台灣菁英,但資料中也顯示,後來連震東應該是提供更多台灣人的名單,後來他的名字才被去掉,當時也有很多台灣人陷害台灣人,去討好國民黨,後來也都做了大官。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