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影音】立委質疑聯貸案處分債權涉弊 兆豐銀:未違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影音】立委質疑聯貸案處分債權涉弊 兆豐銀:未違法

 2017-10-13 13:07
兆豐銀行處分台灣海陸運輸公司(TMT)債權案引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蔡易餘今(13)日召開記者會,質疑兆豐銀處理過程疑似圖利特定買家。對此,兆豐銀副總經理傅瑞媛表示,兆豐不是聯貸案最大的銀行,只是其中一家,處分債權是依規定公開拍賣,賣出每一筆債權都是20幾家聯貸銀行的共同決定。過程公開且符合法律。圖/唐詩
兆豐銀行處分台灣海陸運輸公司(TMT)債權案引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蔡易餘今(13)日召開記者會,質疑兆豐銀處理過程疑似圖利特定買家。對此,兆豐銀副總經理傅瑞媛表示,兆豐不是聯貸案最大的銀行,只是其中一家,處分債權是依規定公開拍賣,賣出每一筆債權都是20幾家聯貸銀行的共同決定。過程公開且符合法律。圖/唐詩

兆豐銀行處分台灣海陸運輸公司(TMT)債權案引發爭議。民進黨立委蔡易餘今(13)日召開記者會,質疑兆豐銀處理過程疑似圖利特定買家。對此,兆豐銀副總經理傅瑞媛回應,兆豐不是聯貸案最大的銀行,只是其中一家,處分債權是依規定公開拍賣,賣出每一筆債權都是20幾家聯貸銀行的共同決定。過程公開且符合法律。

金管會組長王允中則說,此案已針對兆豐完成金檢,目前還在處理報告,之後有進度將會對外說明。

兆豐銀美國紐約分行先前違反美國防制洗錢法令而遭開罰,目前正在破產保護中的TMT集團有一部分正好為兆豐銀主要貸款人,而身為官股銀行的兆豐銀處理過程中疑有弊,造成納稅人損失,民進黨立委蔡易餘今天陪同TMT董事長蘇信吉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呼籲金管會硬起來,對兆豐銀行弊案連環爆發,要求政府嚴正處理。

蔡易餘表示,TMT案「2010年開始聯貸,2013年4月15日,TMT發生違約,部分金額沒辦法賣出來,站在銀行保全債權可理解,但兆豐處理採取最極端的方式,在TMT違約後,它們有32艘是聯貸對象抵押品,大可說可以把其中一艘賣,就不會馬上進入全部違約,但兆豐馬上讓它進入全部違約」。是否有圖利買家之嫌,背後究竟是由誰牽線,「是否有官二代介入」?

「2013年發生違約,在同年12月聯貸的債權就通通賣出去,用債權轉讓,若以最客觀的數據,總共跟28家貸282億元,7艘和兆豐有關,7艘船造價280億,總價是180億和兆豐有關。利用債權轉賣的方式,結果只用85.6億低價轉讓,約是原來貸的65折」,蔡易餘指出疑點。

「若透過正常拍賣,第一拍至少是8折吧,結果沒循這樣的模式就轉賣85.6,加上已償34億元,45.4億元就這樣石沈大海」,蔡易餘指出,兆豐沒盡好KYC動作,就趕快賣出去,這些船是新的,「當時可先選擇先取得債權,貸款是165億,若用處分方式,回收金額會大於債權」。

「第二,債轉對象說賣給外商JP Morgan,以及SC Lowy,其中一艘船的債權3.18億,不到5個月的時間,SC LOY就已6.65賣給韓國現代海運,5個月就賺一倍,當時賣債權這個判斷是正確嗎?SC Lowy這家公司,媒體可以去查它的政商,它是資本額不高的公司,卻可買到債權,然後以一倍價賣給韓國現代海運」,蔡易餘接著質疑。

蔡易餘接著出示資料說,根據上市公司必須揭露的資訊,兆豐賣出債權10,825,000美元,處分損失金額約6,654,012元,但TMT在美有提出訴訟,兆豐告訴法院處分是1250萬美元,口頭跟法官說大概損失100萬美金,在國內告訴大家是1082萬,然後有665萬損失,在美國又告訴法官有100萬損失,中間有500萬美金落差,這中間錢跑去哪,是不是國際最詬病的洗錢,用SWAP的方式跳來跳去,錢跑去哪」?

立委質疑背後有鬼

「而JP Morgan則在美國訴訟時稱買了債權但只是仲介,未曾出錢購買債權,就是中間的掮客(brocker)」,蔡易餘質疑,那後手是誰? 沒一筆款項是從中間帳戶匯到銀行帳戶,可以用現金嗎,這符合銀行法規嗎?沒有其他的交付方式嗎」?

TMT負責人蘇信吉則說,台灣海陸是在台灣差不多60年,由他的父親蘇清雲創立,「長榮是我爸的二副」,我去台灣海陸和兆豐也是2010年開始,TMT這案子很多surprise給大家,今天媒體也有很多外國媒體參加,不只台灣也是全世界金融界的事。蘇信吉更以英文唸出聲明,希望本案能徹底調查。

蘇信吉也找來委任律師說明,律師表示 確實發現兆豐在帳權轉讓的後半部有重大人為疏失,「而且推定是精心策劃安排的,500萬的浮報的轉讓,目的是什麼,實際交易和公告交易日期有差異,犯下金融交易最大引人疑」。目前已在10月6日已提告,希望檢方好好調查整個交易對象是否有國際犯罪,除了單一產生在兆豐銀的帳權轉讓弊端,更能查清整個在國外交易過程是否有真的非常不法的事端,讓台灣的金融交易市場能重新有一個清新的形象。

蔡易餘也質疑說,蔡友才跟蘇先生,蘇信吉回憶這段叫「養套殺」,在蔡友才鼓勵下,32艘船有去做貸款,貸的金額也遠比船價要低,也就是船的抵押是夠的,但兆豐卻選擇一口氣賣光,利用NPL不良債權的轉賣,中間是否有圖利買家? 中間是不是有門神,官二代買家?

對此,出席記者會的兆豐銀副總經理傅瑞媛表示,這筆聯貸案,兆豐銀並非最大的債權銀行,賣出任何一筆債權都是20幾家銀行共同決定,處理的時間之所以如此急迫是因為時勢所迫,因為有港口停泊費用等問題,但一切都是依照公開的拍賣程序,拍賣平台上都可查到。

傅瑞媛解釋,兆豐銀行賣債權賣這麼急,因為時勢所迫,因為船在海外被其他海外的債權人扣押,而且蘇信吉在美國也申請了破產保護,我們要是不做的話,台灣所有銀行的錢,一毛錢都拿不回來,這是所有聯貸銀行共同的決定。至於蘇信吉指控蔡友才「養套殺」要他低估擔保品貸款,傅瑞媛則說,2010年時蔡友才還沒到兆豐服務,否認相關指控。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