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今年,台灣已是高齡社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今年,台灣已是高齡社會

2018-03-12 15:20
長照2.0的服務對象擴大到:50歲以上失智患者、55歲以上平地原住民、49歲以下身心障礙者、65歲以上衰弱者。新增的服務項目則有:失智照顧、原住民社區整合、小規模多機能、照顧者服務據點、社區預防照顧、預防及延緩失能、延伸出院準備、居家醫療等。其中增加了預防疾病、安寧等服務,讓民眾在生病前、生病後,都能獲得服務與照顧。(圖/創用CC授權)
長照2.0的服務對象擴大到:50歲以上失智患者、55歲以上平地原住民、49歲以下身心障礙者、65歲以上衰弱者。新增的服務項目則有:失智照顧、原住民社區整合、小規模多機能、照顧者服務據點、社區預防照顧、預防及延緩失能、延伸出院準備、居家醫療等。其中增加了預防疾病、安寧等服務,讓民眾在生病前、生病後,都能獲得服務與照顧。(圖/創用CC授權)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該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例達到7%,即是進入「高齡化」;14%為「高齡社會」。台灣從1993年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例7%,今年2018已達14%,進入「高齡社會」元年。

伴隨「高齡社會」而來的是人口結構的改變,所帶來的健康新議題。台灣從「高齡化」到「高齡社會」只經歷25年(比率差1倍),相較於法國的115年、美國的72年,台灣人口迅速老化進度相當驚人(資料取得自成大醫院內科部老年醫學科黃基彰醫師的演講稿〈老年人的照護與健康促進〉)。因此,有效和新的健康議題格外要重視。

根據1996~2005年的健保醫療資源分析,老年人因慢性病的平均就診率高達95.6%,每年住院率亦達21.7%。由於老年人身體,會隨著年齡增加而退化,但自然老化,還不至於影響個人獨立執行日常生活能力,可怕的是沒有早期發現生病跡象,導致多重因素的健康狀況,發生在老年人身上,累積效應造成多重器官的功能受損,產生聽力問題、疼痛問題、壓瘡、跌倒、譫妄、日常生活功能下降、失禁、認知功能不良、憂鬱和營養功能不佳等老人症候群

這些老人症候群的出現,皆可能是一惡性循環或老年病況連發事件的前兆或警告,暗示老年人身體機能下降,心理調適不佳,自我照護能力低落。這時候若置之不理,可能造成失能甚至死亡。

由於以前對老年人的健康照顧是以疾病為導向,但因老人通常不會主動描述症狀,或是其病症不典型,再加上照顧者不注意,沒有這方面的醫學常識,其症狀就會被延誤治療。

有鑑於此,政府自2017年開始推動長照1.0,以因應家庭人力不足,缺乏相關知識,無法有效照顧老人,導致老人症候群發生的憾事。

以國內的流行病學資料分析,65歲以上有45.9%的老人,最少患有老人病症候群中的一項病徵;85歲以上更高達64.2%有老人病症候群的困擾。台灣自今年起已經是「高齡社會」,並且以極快速度變化人口結構,老人所占人口比例會更驚人。因此,台灣社會有必要共同關心政府的長照計畫,全民要了解並利用政府自今年起加碼的長照2.0,讓社會更安詳。

台灣的老年夫妻,或是單身老人與子女分開,單獨居住在鄉下的已經是常態。就算有子女在一起,也因為社會型態改變,子女都需要工作而疏於照顧老年人。經濟條件好一點的子女,還會請個外國看護工,或是將老年人送養護中心。

這些社會現象和照顧老人做法,其實都不是最好。有些子女因為經濟條件不允許,老人家只是患了失智的老化症狀,其他功能還好,卻因子女要上班,而被綑綁在家的例子已經時有所聞,更別說其他讓老人失去尊嚴的照護。

就算有錢的子女請來外國看護工,因為語言和文化的隔閡,生活習慣的差異,是否真能照顧好老人家,其實存在著困難度。

至於送老人家離鄉背井到陌生的養護中心,對老人家是真不得已了,那個老人願意離開自己生活了一輩子的家,到陌生的環境終老。

所以,政府推行長照服務,是針對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現象,並兼顧人性和人情的在地服務政策。但是,從長照1.0進步到長照2.0,知道這項政策又會利用的人並不普遍,有必要擴大宣傳,讓不得已又無奈而疏於照顧老人,以致有綑綁老人或因之而發生意外的憾事不再發生。

長照1.0是以提供在地化服務為原則,建構了許多居家服務、社區服務的據點和資源,提供除了外籍看護與機構以外的照顧選擇,以減少人力和經濟負擔,善用社會資源。

長照1.0提供的服務項目共有八項:照顧服務、居家服務、復健服務、喘息服務、交通服務、輔具服務、營養餐飲、機構服務等八項其中的喘息服務,個人的感受特別深刻。

照顧老人家的身心靈付出非常巨大,長期照顧者的身心靈,確實需要偶而又無憂的休息時間,讓極度壓迫的身心,得以適度休息,喘一口輕鬆的氣。這對一般沒有經歷照顧老人家的人,可能很難想像,但那確實非常重要。

民間有一句話這麼說:被照顧者還沒死,照顧人的先死這不是一句玩笑話,而是血淋淋的經驗談。可見長期照護,對負責照護的家人壓力有多大。能夠有照護專業的人暫時代理,讓長期負責照護的家人無後顧之憂,有喘息的時間,以恢復照護者身心靈的健康,這是多麼重要的長照服務。

可是,長照1.0的推行,還有很多人並不清楚內容,包括我姑姑的兒媳婦,當他們出外工作,還不得不把失智的姑姑綑綁起來,怕她走失。

由於長照1.0的預算少,限制多,導致知道並申請服務的民眾並不多,政府為了改善這些問題,以「找得到、看得到、用得到」為目標,推行長照2.0,將服務對象擴大、服務項目增多,希望能讓更多人受惠,減少民眾的負擔。

長照2.0的服務對象擴大到:50歲以上失智患者、55歲以上平地原住民、49歲以下身心障礙者、65歲以上衰弱者。新增的服務項目則有:失智照顧、原住民社區整合、小規模多機能、照顧者服務據點、社區預防照顧、預防及延緩失能、延伸出院準備、居家醫療等。其中增加了預防疾病、安寧等服務,讓民眾在生病前、生病後,都能獲得服務與照顧。

台灣已經進入高齡社會,而且,老人所占人口比例飛躍成長,傳統社會由家人照顧老年人的時代一去不還。雖然養護中心的設備日新月異,也是可考慮的照護辦法,但費用偏高,也不適合老人家在家安養終老的傳統觀念。為了老年症候群的醫療照護,推動長照2.0以減輕人民負擔,順應老年人在家安養照顧的傳統需求,不只是政府應該做的大事,而且要廣為宣傳,讓人民得知消息,善為利用,取得依靠和喘息的機會。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