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逃跑移工遭警開槍擊斃 監委將調查有無執法過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逃跑移工遭警開槍擊斃 監委將調查有無執法過當

 2017-09-15 13:07
移工團體和越南移工阮國非的家屬到監察院前陳情,質疑警方執法過當,近距連連開九槍擊斃阮國非卻不願意公開現場影像紀錄,要求監察院立案調查過程,給家屬一個真相。圖/李秉芳
移工團體和越南移工阮國非的家屬到監察院前陳情,質疑警方執法過當,近距連連開九槍擊斃阮國非卻不願意公開現場影像紀錄,要求監察院立案調查過程,給家屬一個真相。圖/李秉芳

一名越南籍移工阮國非上月31日,在警方追捕過程中,遭員警近距離連開九槍,失血過多身亡,繼上週到行政院陳情後,今(15)日阮國非的妹妹、爸爸在移工團體陪同下到監察員陳情,現場聲援群眾也多達近百人,要求警方將整個追捕過程的影像紀錄對外公開,重新調查現場有無執法過當;而接受陳情的監委楊美鈴表示,昨天傍晚監委就已經主動立案,將針對新竹竹北分局展開調查。

台灣國際勞工許惟棟指出,目前整個案件只有警方單方面的說法,阮國非死在一個人煙罕至的河邊,只能靠現場的影像紀錄才有辦法還原真相,當時的狀態、追捕過程、執法方式等關鍵證據全都掌握在警方手上,警方卻意圖和家屬「私了」,不但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提供畫面,還私下對從越南來台灣的阮國非父親表示,「我們沒有責任,除非法律判我們有罪,警局內會募款給你們當喪葬費」。

特別從越南來台灣,想要了解情況的阮國非爸爸表示,兒子到台灣的工廠工作很辛苦,每個月被扣掉仲介費之後,只賺一萬多,他逃跑觸犯台灣法律,應該受到相關處罰,但他想知道兒子到底做了什麼,警察要對身上完全沒有武器的他連續開九槍把他打死,兒子才27歲,「這樣很殘忍」,講到此爸爸一度哽咽而紅了眼眶,而一旁阮國非的妹妹則雙手抱著哥哥的遺像,泛淚並低著頭沈默不語。

阮國非是家中老四,唯一的妹妹抱著哥哥的遺像在監察院門口,希望台灣政府給他們一個真相。圖/李秉芳

許惟棟沈痛表示,一個人在台灣被槍殺死了,整個台灣的社會輿論卻一面倒向「外勞攻擊警察搶警車」「支持警方執法」,沒有人問為何移工會要逃跑,一個手上沒有任何武器的移工面對警方的追捕,為何警方在近距離內對移工連續開槍,並多數命中要害,許惟棟說,一名越南移工的死應讓社會大眾看見,逃跑外勞在台灣面臨的艱困處境,包括高額的仲介費,在法令下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然而整個社會對東南亞族群的歧視和柯辦印象卻進一步將逃跑外勞污名化和犯罪化,承繼了警方追緝外勞的光環,整個制度和社會氛圍,才是殺死這名移工的關鍵。

徐惟棟說,為什麼一般人工作可以轉換雇主,移工不行,跑走還要被污名化。圖/李秉芳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則表示,長期以來移工在台灣工作,背負著高額的仲介費,越南移工的仲介費更是四個國家中最高的,高達5000-6500美金,第一年到台灣通常薪水都拿來還債,當合法契約到期仍不足以將債務償清或幫助原鄉改善生活,移工常常會被迫選擇逃跑,而《就業服務法》第53條的規定,移工也不得自由轉換雇主,導致負債來台的移工遇上勞資爭議只能不斷忍讓,在這樣連基本工作權益都毫無保障的體制下,逃跑外勞面臨的是制度壓迫和社會歧視雙重的困難。

而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台灣人權促進會、自由台灣黨、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等團體,和此案的義務律師邱顯智、劉繼蔚等也都到場聲援,陳秀蓮說,今天他們不是要針對該名開槍的警察,而是希望社會大眾看見,這個壓迫弱勢的體制,如果今天社會支持警方這樣對待一個弱勢,那麼有一天,警方也會對其他更弱勢的族群像是同志、原住民、精神障礙者等開槍。

監察院接受阮國非的家屬和律師陳情,表示機會儘速展開調查。圖/李秉芳

記者會結束後,阮國非的爸爸和妹妹在移工團體的陪同下進入監察院陳情,不過監察院似乎「有備而來」,監委楊美鈴表示,昨天傍晚就已經立案,會針對新竹竹北分局的追捕過程和連續開槍行為,是否有違反警械使用條例和比例原則。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