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雅痞日記】恐龍派系想組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雅痞日記】恐龍派系想組閣

 2017-02-24 09:35
新潮流是民進黨最大派系,這是它在地方的權力範圍,在中央更是佔據要津。圖/截取自Youtube,正義哥TAIWAN提供
新潮流是民進黨最大派系,這是它在地方的權力範圍,在中央更是佔據要津。圖/截取自Youtube,正義哥TAIWAN提供

昨天談到民進黨最大的派系,在中常會當著蔡總統的面,輪番上陣大駡英系的黨秘書長,及英系中常委陳明文。從政治鬥爭的意涵上解讀,這就是一種安排好的,某大派系公開向蔡總統嗆聲叫陣,準備要「宣戰」的鼓聲隆隆。

新系好鬥,敗事有餘

陳明文本來是總統欽定領導綠軍,在這一次全國農會改選時,要將傳統泛國民黨勢力所牢牢掌控的農會版圖,一舉搶過來插上綠旗。然而綠營這個大派系,不但不願聽從陳明文的指揮,甚至在南方的農會版圖,選擇與敵營合作,而拉下原先綠營屬公司派推出的人馬。這是導致綠營在此次農會改選,大輸特輸的根本原因。

某大派系此舉,除了阻止所謂英系坐大以外,更有一種警告蔡總統:「令不出總統府」的意味。過去我曾說過不少次,在民進黨內,新潮流不是具有開疆闢土能耐的派系,但他們卻能在民進黨逐步坐大,所依據的就是一種惡鬥性格。它敢跟你玉石俱焚,但你不敢;因為你總是考量大局,而會選擇讓它。如果不讓,他就下手給你看,陳明文領軍,但大輸特輸,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民進黨也有其他例子:2001年台中市長選舉,綠營的張溫鷹市長準備連任,但不幸此位被新系相中,就利用黨內遊戲規則,推出該派系自己人參選。那一年綠營在中市大分裂而丟掉版圖,由胡志強漁翁得利;綠營版圖淪陷了十三年,直到兩年多前才由林佳龍從老K手中「光復」回來──這個故事,我在之前的「青蛙與毒蠍過河」寓言中,曾有所描述。

這兩天更有媒體加碼爆料,指英系陳其邁想選高雄市長,聲勢很高,威脅到新系人馬。因此,最近新系已搭上王金平,要在初選時支持新系人馬,新系則回報此次農會改選──在政治用辭上,這當然是一種綠營叛黨行為,但因為這個派系太大了,所以大家都說這是派系鬥爭,只是比拳頭大小也。此外,支持陳其邁的兩大樁腳(親英系),其陳年舊案剛好就在最近被端出來,快速判刑定讞!不僅如此,仍在服刑中的陳其邁之父陳哲男,其能否假釋,也被「牽制」中──據說在背後操控的,就是這個大派系;威脅陳其邁的用意,不言可喻云云。

長扁殷鑑,怵目驚心

新潮流惡鬥蔡總統的「英系」,這種戲碼在從前就有過,受害最慘的應屬謝長廷吧。西元2000年,阿扁尚未當選總統前,有一次來我辦公室,我分析他會當選,請他寬心(當時社會是普遍看好宋,而不是扁,致綠營不少現實派對扁很冷漠,扁因而不太快樂)。但我提醒他,當選後要與新系「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才有機會替台灣人創造福祉──扁在北市長就是與新系結盟,最後也沒連任成功;反而謝長廷在高雄逐步創造政績,將原本藍大於綠的生態,徹底翻轉。

可惜扁後來沒採納我的忠告,仍持續與新系結盟;此舉讓謝吃盡苦頭,新系只差沒把謝生吞活剝,其他能惡鬥謝的,大概都做了。然而扁在第二任聲望下降後,最先跳出來切割扁,甚至落井下石毒辣批扁的,就是這個派系。

扁在台中坐牢時,我去探望他,他大概想起我曾多次提醒要小心新系之事,就忍不住抱怨起來:「新潮流最自私啦,眼中只有派系,沒有台灣,也沒有民進黨啦…」這背後應該是他嚐盡人生酸苦滋味後,所體會出來的感受吧。

放逐老謝,坐困愁城

從歷史經驗來看,新潮流開始擺明要在黨內惡鬥時,也就是綠營開始要轉衰、没落的前兆(扁時代的經驗)。蔡總統是個單純的政治素人,和新系纏鬥的功力,恐怕不會太強。然而和扁時代不太一樣的是,蔡現在有一個大咖盟軍叫柯文哲,這讓蔡的基盤會穩固些。此外,扁時代大力配合新系,在惡鬥黨內同志的本土報,現在已換新世代掌權,應不至於如同往昔那般使勁,當新系的打手;這會讓新潮流的殺氣受到若干抑制吧。

新潮流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出手鬥英系,所著眼的應該是在逼迫總統,把組閣權交給該派系。然而一旦任命新系當閣揆,接下來蔡總統等於被架空了──別忘了,我們的憲法規定,閣揆才是「最高行政首長」,一旦新系組閣,請神容易送神難,這道理三歲小孩都懂──原因在此派系太大了,大到像恐龍,會趨向共同毀滅。當然,這也是我一再強調,蔡總統把謝外放日本,失去一個有經驗、又能幫她化解政治大危機的好幫手,乃一大失策的原因。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