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臺灣中立之經濟分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臺灣中立之經濟分析

 2015-01-13 07:30
臺灣中立當然旨在避免戰爭,這也是處理兩岸問題、臺灣前途的最重要原則,但中立之反應可能引發影響經濟,畢竟經濟是主要決策因素。(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臺灣中立當然旨在避免戰爭,這也是處理兩岸問題、臺灣前途的最重要原則,但中立之反應可能引發影響經濟,畢竟經濟是主要決策因素。(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臺灣中立化議題,近年有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季禮( Bruce Gilley)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January/February 2010)發表之論文("Not So Dire Straits: How the Finlandization of Taiwan Benefits US Security")指出,臺灣在馬英九政府上臺後,和二次大戰後的芬蘭極為類似,兩岸和解政策使臺灣愈來愈走向「芬蘭化」(芬蘭在冷戰時代以討好蘇聯的和解政策,為自己維持不被蘇聯併吞的自治地位)。季氏表示,美國過去二十年藉《臺灣關係法》要保護的「臺海現狀」已不存在,美軍在亞洲的安全已可透過其他軍事基地來保障,主張美國應讓臺灣中立,停止軍售,甚至對臺灣的「芬蘭化」採取不介入立場。「臺灣中立化」已變成國際性議題。

臺灣和平中立

和平中立或永久中立是臺灣前途的選項之一。如果全民公決選擇臺灣永久和平中立,這也是解決臺灣未來困局的方法。

近十餘年來,臺灣的經濟活動超過80%對外投資及40%出口在中國,國際社會也面對全球化與中國經濟崛起的影響而掀起諸議題之困擾,臺灣所處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環境關係,兩岸發展正面臨攸關國家生存的重大挑戰,其中,經濟安全是重要內涵。

前副總統呂秀蓮等發起的「臺灣和平中立宣言」(2014)宣示旨在臺灣的永續發展,助益亞太區域和平。這項議題有關臺灣前途也引起關注,有可能成為政治運動,是否影響臺灣經濟,值得密切關注及評析。  

呂秀蓮認為,消除兩岸間的緊張關係,就是臺灣中立,美中兩強爭奪霸權讓東北亞陷於緊張,臺灣中立化在於讓臺灣穩定區域;而重視中國論者認為中國要統一臺灣,臺灣中立只會逼北京讓臺灣情勢更加危險。這種說法,呂秀蓮認為中國強調「和平崛起」,沒有理由反對臺灣「和平中立」。

臺灣堅持和平中立,可以跳脫「一個中國」爭議,不與中國爭執「一中原則」而落入「一國兩制」的框架,而且,臺灣經濟不能因地緣經濟效應而放任西陷中國而終導致政治困局拖垮臺灣。因而,全方位思考全球性的接軌,拓展世界商場,是排除中國經濟磁吸效應普遍的見解。這項思維似有利於臺灣中立化。

臺灣中立化之意義

臺灣「中立」是臺灣在國際上的一種宣示,是指臺灣不介入他國之間的戰爭或是國際衝突。臺灣「中立化」則是指臺灣中立的過程。若能凝聚國民意志,在突破不了當前臺灣的國際出路,臺灣中立是面對國際現勢下為捍衛人民的主體,維護主權獨立,為了國家生存可能之選擇。惟在全球化趨勢下,由於區域經濟整合以及全球相互倚賴,臺灣安全仍需美國庇蔭,就中立化之意義而言,政治不結盟不參戰,經濟亦不結盟,則事關國際霸權臺灣會面臨哪些狀況或問題,頗值關切。

臺灣中立當然旨在避免戰爭,這也是處理兩岸問題、臺灣前途的最重要原則,但中立之反應可能引發影響經濟,畢竟經濟是主要決策因素。歷史證明,經濟是引發戰爭的重要原因,尤其現代戰爭更是以經濟為主角。近半個多世紀以來,國際紛擾舉凡貿易逆差、匯率失衡(匯率高低估)、貨幣金融(資金、利率、貸款)、投資(限制、障礙)、智慧財產權、技術移轉、市場(要素原料、能源、商品、勞動及資本移動)等等之爭執,皆係國際爭紛的實際要角,也是國際間新戰爭型態的經濟短兵相接,臺灣也曾遭遇過手。許多人關切,改變現狀,臺灣中立是否會帶來更多的紛擾?

學者分析,臺灣中立,「如果對美中採取等距離,可以降低區域性的緊張」,「對美國而言,任何形式的親美中立化美國都可以接受」,「對中國而言,中立包括非核、限武、裁軍、或是去軍事化,不管是把臺灣當作緩衝區、或是和平區,反正都比現狀還好。」(施正鋒,〈和平中立與主權獨立〉,《民報》,2014.12.24)臺灣中立化,美中與臺灣的關係可能並不惡化,這種樂觀的看法當然有其理由。政治觀察家更指出,和平中立的臺灣是亞太區域和平安定的正面力量,有助於維護臺灣海峽及巴士海峽的航行自由和安全,應為美日及亞太國家所歡迎(張旭成,〈中國稱霸亞太,臺灣如何自救?〉,《民報》,2014.12.19)

「中立」與否有何差異

臺灣中立也是現實對美「選邊與不選邊」的抉擇問題。臺灣中立議題,必須重視美中對臺關係之反應。臺灣中立對美中變化之觀察粗評,比較嚴重的情況,美國的反應可能是停止軍售或降售,以及《臺灣關係法》保護傘的安全威脅;至於中國方面的反應可能是軍事與政治之威脅,「一國兩制」與「和平統一」將讓中國不悅、臉上無光。

就經濟理論說,臺灣歷經國際關係金援外交(與中國競爭國際外交)因素之外部性(externality),使得經濟資源效率無法達到極大化,一旦臺灣中立,經濟運用當可回歸正常化,而改變現狀,經濟方面的影響關係:

由以上經濟關係,臺灣中立化勢必面對國際政治上影響G2美中兩強權集團之間的賽局。暫先不予考量經濟效應,臺灣需在政治上於美中霸權間的盤算先作選擇。即對G2反應做出對美國「選邊站」與「不選邊」之作為,其間,臺灣利益有何區異?

選邊站的關係是:臺灣「維持現狀」(「中立」傾美或不宣布中立,傾美。)

一旦臺灣正式宣布「中立」,即不選邊站,但亦即是表示臺灣由現狀之親美改變為離美,則將面對國際政治力對臺關係之變化,尤其是G2霸權角力拉扯。臺灣不再選邊站之策略調整變成可能,則

與美國的關係:可能由扈隨關係移向無扈隨關係?
與中國的關係:可能由統獨模糊移向獨立個體關係?
同時,「中立」也將面對臺灣對外的經濟依賴產生變化?這些影響尚待評估。

臺灣中立化是次佳選擇

臺灣未來之處境,由於「統、獨與維持現狀」三種動向,臺灣並無優勢策略,終須採行經濟上所謂之次佳理論,即非「最適」之劣勢策略以為因應。

在「中立」與「維持現狀」的賽局,圖1表示,臺灣在政治上仍有「維持現狀」優勢之選擇策略(即Nash均衡),當然有利經濟。但由於美中G2兩國際強權亦有其盤算之策略競逐,臺灣「維持現狀」最終仍將無優勢策略存在,對經濟並非一定有利。

因而,若欲維持臺灣之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之生活價值,不選擇共產主義,則在「統、獨與現狀」之外,臺灣尚需找尋第四選擇之另一條道路:和平中立。

就經濟而言,在「維持現狀」與「中立」間之經濟賽局,臺灣於「維持現狀」亦有經濟優勢策略。但進一步探究國際局勢,臺灣在政局策略實無整體優勢策略可言,則經濟上雖有優勢策略卻仍受制於G2之國家利益衝突。(經濟賽局將另文分析)

美國的態度

臺灣永久中立到底可不可行?美國態度是主要關鍵。

歷史觀察,臺灣曾有過是中立化的國家。美國於國民政府遷臺之初,因1950年韓戰爆發而軍援臺灣,並因《舊金山合約》(1951)、《中日合約》(1952)排除「臺灣地位未定」的國際爭議,當時「中華民國」在臺灣的國際處境,在美國眼中就是「臺灣中立」。

具體地說,美國自1950年6月杜魯門總統宣布「臺灣中立化」方針起,至1953年2月2日總統艾森豪國情咨文解除「臺灣中立化」之前的三年間,臺灣在國際社會曾經是中立化國家。其間,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更正式公開表示《中美軍援協定》係讓臺灣從事自衛,目的在實現臺灣中立。由此歷史經驗,不論美國當時之本意是希望臺灣「戰時中立」或是「永久中立」,畢竟臺灣曾在美國「認同」之下中立過。

臺灣基於經濟機制之運作發展,應是有利臺灣中立化。但是,臺灣可以不理會中國和美國G2之間的事,而在兩大強權之間「等距」來往?在現實上是不容易做到的。長期以來臺灣被納入美日東亞安全勢力範圍,以為能夠得到國際保護,安全更受到保障;但真實的情況是基於「自由民主主義」價值而迫使臺灣站上對抗過去的蘇聯以及當前中國的第一島鏈,終於,臺灣站在美國陣線與中國對立了一甲子。如今,臺灣前途受到國際權力結構的制約,處在崛起的中國和遏制中國的兩股勢力間,傾美與傾中之間,兩大之間難為小,制約力比過去更加強烈。

雖然法理上很清楚,「臺灣前途由臺灣人民決定」,但在國際勢力制約下,因為G2強權發展的關係,臺灣命運卻不是自己所能夠決定。甚且,遠在天邊的臺灣並非美國的「核心利益」,美國的制約效果卻更甚於中國。時空已變,臺灣中立化不可低估或忽視美國對臺灣的真實觀點,雖然歷史上美國曾認同臺灣中立。

美國的態度到底為何?臺灣必須摸清美國對臺灣的真正看法。這份文件應可以讓臺灣人民明瞭一般國人不一定能夠清楚的美國態度:「希拉蕊國會報告總結:臺灣與中國」(2011年1月11日,2013年9月「維基解密年終大掃除」),基本上是美國政府對臺灣的評議。以下幾點非常值得國人注意:

第一、臺灣的處境是美國的扈隨。國務卿希拉蕊強調:臺灣地位屬於美國的權利與義務範圍(《臺灣關係法》)。因此,臺灣中立必須面對美國把臺灣未來定位在其權利與義務之範圍。

第二、美國人不諒解臺灣人民對臺灣地位的無知。希拉蕊舉當年德國的統一是美國與俄羅斯協議下的結果,暗示「統一臺灣」並不容易。

第三、兩岸關係發展不可一廂情願。希拉蕊抨擊兩岸:在經濟上,中共政權以為自給自足就可以富足中國,而臺灣政權以為靠中國的施捨就可以滿足臺灣經濟。希拉蕊指出,臺中之「一廂情願」,美國等盟邦看不下去。

第四、美國不坐視兩岸統一。希拉蕊提醒兩岸:在政治上,國民黨一直對美國釋放「民意」要統一的錯誤訊息,中國共產黨一直對美國釋放「民意」要解放臺灣的錯誤訊息。這種政治遊戲玩到最後就會導致於最後的攤牌,為了避免臺中雙方對於現實面的認知差距過大,美國將會積極介入,以免雙方將人民丟入不可挽回的局面!

第五、警惕美中臺關係。希拉蕊批判兩岸經濟關係:中國人很善於欺騙與狡猾,臺灣人很善於見風轉舵;雙方不顧歷史道義,漠視國際經濟利益的現實,缺乏美國經濟窗口,中國將會變成荒漠,而未成熟的兩岸ECFA遠不及FTA的經濟合作效應。

臺灣中立與國際強權

在冷戰時期,美蘇兩大意識型態支配國際,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相互競逐,都難以跳脫經濟援助之手段,也就是說這兩霸權分別在國際上提供經濟學上所謂公共財給同陣營各國,分別建立這兩個價值信仰之對抗。在這種價值對立之下,臺灣選擇傾美抗中。今隨蘇聯的解體,自由與資本主義獨領風騷,然而中國經濟崛起,國際政治也形成「華盛頓共識」與「北京共識」的競爭。臺灣在面對美國龐大經濟與軍事援助,另又同時面對中國經濟市場效應,確實難以超越經濟利益之支配。

過去以來臺灣以民主自由價值,普受到美日等民主國家聲援,而今中國釋出龐大的市場與投資,也是美日等國現實操作的國家利益,臺灣中立當然需要認知經濟利益仍是國際交往之主軸,對中國所提供之經濟利益如何在美日民主價值取得平衡則是重要學問。

臺灣中立的賽局,自然可以重視當前美國所主導的價值規範,若未能獲得國際社會普遍認可,將會喪失國際主導性的運作空間。例如,美國所揭櫫的人權已成為國際普世價值,臺灣亦奉為圭臬,但對中國的挑戰霸權則未能加以有效規範,臺灣當然傾美。其次,經濟交流一直是國際霸權提供公共財如市場、經濟援助的平臺,半世紀以來,美國運用經濟力量來推銷美國的民主價值才是政治目的,而中國的目的是什麼?當然不是推行共產主義或「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因此,臺灣經濟可以因地緣關係而傾中。在新G2價值對抗不明,當有助於臺灣中立化之權宜運作。又例如,由於當前全球區域發展逐漸形成以中國為主導的經濟整合勢力,但中國所主導的區域經濟整合,政治因素高於經濟因素,故臺灣被排除在中國整合的名單,這是明顯中國排臺。顯然,中國主導之大一體經濟圈可以不必有臺灣,則臺灣經濟自當傾美。總之,臺灣中立的政經發展,在傾美與傾中之間仍有實際的運作空間。

臺灣該何去何從?

除了美國,臺灣中立的另一變數是中國。

經過一甲子的分合變化,兩岸關係之間已越走越近,無論在政治或經濟方面,臺灣之「維持現狀」似乎不是永久的結局,特別是在中國崛起之後對國際秩序的積極參與,臺灣的統獨問題終須一戰。臺灣的未來究竟何去何從,除了美國變數,中國也是一個重要決定因素。

今中國藉由經濟規模的擴大,致力於經濟現代化促進軍事現代化是其政治目標,並亟欲突破美國第一島鏈的戰略,臺灣自是首當其衝。臺灣議題,中國一直定位為「國內議題」,對兩岸發展定位在「和平發展」,但卻持續將一千多顆軍事飛彈瞄準「國內」臺灣;並且,在國際上發動以對抗美國霸權之國際政治經濟學語詞,如「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華盛頓共識」、「新保守主義單邊主義」等迂迴挑戰臺灣,形成臺灣內部之分化,無疑「北京共識」也成為中國霸權之語詞與意識形態和美國對峙,也統戰臺灣。

臺灣中立的目的自然是永久和平,和平安全已普遍為世界各國所接受的價值。臺灣若能在國際多邊主義下發揮積極的作用,也會影響大國霸權之治理。尤其,21世紀全球化,國際性問題並非個別國家所能完全主導,國際社會所思考的大多是超越國家主權的問題,如氣候變遷、疾病防治、環境汙染等問題,臺灣也能積極扮演重要的功能。例如,積極參與少數僅有的國際性經濟組織如APEC會議,以特定議題突破被「矮化」格局,也可發揮一定程度在國際社會的角色。這也是促進臺灣中立化被認同的作法。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