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文化省思:中國挾經濟銳實力穿透台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文化省思:中國挾經濟銳實力穿透台灣

 2018-07-12 15:30
美國知名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1928-1987),以世界銷量20億本《毛語錄》中的毛澤東肖像畫為模板,絹印賦彩的版畫,在1972至1973年間,創作了五系列五種巨幅尺寸的《毛主席》畫作共199幅。圖/《民主視野-2018年No.22-夏季刊》朱孟庠提供
美國知名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1928-1987),以世界銷量20億本《毛語錄》中的毛澤東肖像畫為模板,絹印賦彩的版畫,在1972至1973年間,創作了五系列五種巨幅尺寸的《毛主席》畫作共199幅。圖/《民主視野-2018年No.22-夏季刊》朱孟庠提供

經濟起步的中國,非但沒有讓民主起步,相反的挾著經濟的「銳實力」,以龐大的市場為誘餌要脅他國,毫不遮掩地在全世界展現霸權本質的醜態,其中對台灣壓迫更是蠻橫不留情,不知不覺中已深入台灣人的日常生活。

當代藝術解構霸權

美國總統尼克森於1972年訪華之後,美國知名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1928-1987),以世界銷量20億本《毛語錄》中的毛澤東肖像畫為模板,絹印賦彩的版畫,在1972至1973年間,創作了五系列五種巨幅尺寸的《毛主席》畫作共199幅。沃荷是一位策略性藝術家,那個年代毛澤東是巨星,毛像可能是世界上最多人認識的圖像,在中國無處不在,毛澤東成為安迪沃荷的靈感,重複又大量的圖像,為安迪沃荷帶來巨大的財富,他將「圖像消費」發揮到極致,對於把領導人偶像化、神化的社會主義國家來說,中國式的「馬克思主義」的「大敘事」,在那個年代,是日常可見的政治及文化極權的象徵標誌,偉大領袖就是中國的普世真理。

然而在沃荷筆下,毛圖像被放大重複後,如廣告化般地進入生活的,或有令人不安的威脅象徵,或是透過色彩變化,衍然有一種滑稽模仿……。後現代的多元論述,沃荷將當年中國人的「毛澤東崇拜」與當代名人文化現象聯繫起來,卻成功地予以商品化而解構權力。

華人「文化系統」不具批判性

1970年代紅透的《毛主席》畫作,2013年儘管安迪沃荷的作品,在中國舉行巡迴展時,《毛主席》系列並沒有出現,當時中國官媒給的理由是作品呈現的毛澤東「遠超過官方可以接受的形象」,有些毛澤東看起來似乎化了妝。這種現象在台灣也類同,即使是解嚴了,也不敢嘲解兩蔣,兩岸同樣是華人的「文化系統」,不具批判性,霸權宰制很難清理,轉型正義於是艱困。想想,毛澤東還被沃荷解構,但蔣介石至今仍然未被解構,比起來當然毛是有名氣多了,以致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樂於拆解毛的權力結構。更有趣的是2017年安迪沃荷《毛澤東》畫像,印好之後填色,單是系列中的一張在香港則以1,270萬美元天價成交。

權力霸權的結構與解構,東、西「文化系統」不同。東歐去除共產威權,比亞洲徹底,德國對二戰侵略及納粹極權的反省,更是從骨子裡的拔除。因此西方國家對中國經濟發展後的民主化的期待,常有著錯誤的認知,以為中國經濟起步發展後,透過商業及文化交流,人民知識的結構改變後,西方民主價值,能深入此一世界最大的極權國家。現在看來這個判斷是錯誤的。

以銳實力將中國式的「大敘事」、「大歷史」向世界穿透

法國當代重量級哲學家李歐塔(Jean-Francois Lyotard,1924-1998)認為普世真理的大敘事或崇高的真理,並不存在,若從文學藝術的當代「語境」來看,文學不是只服務於上層白人,從庶民文學的觀點,擁抱在地的、多元的、異質性的、語言遊戲的,才更鮮活體現庶民生活。然而這些當代思維,在中國是不存在的。中國的大敘事、大歷史的思維,完全不具當代性,不斷以其大中國的鉅型基模,致力於解釋在它名號下生活的每一個面向,甚至超越,援引其獨特的意識形態與霸權概念,向西方、向台灣、向世界穿透,它真所向無敵?或自取滅亡?

近日因為中國政治力介入,致使台灣國家藝術基金會,與全球第二大的現代美術館法國龐畢度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藝術人才交流合作計劃-「Cosmopolis藝術計畫選送駐館策展人專案」,龐畢度臨時喊卡,終止雙方合作。2017年龐畢度藝術中心成立40周年,龐畢度宣布與中國上海西岸開發集團簽署五年「臨時龐畢度」合作計劃,2018年1月9日法國總統訪問中國,還對此計劃背書,確定龐畢度藝術中心落腳於上海,這是中、法在藝術文化領域規模最大的合作案,預估2019年啟用後,協助「上海西岸」的文化知名度躍於國際舞台;而擁有12萬件以上的館藏,僅次紐約現代美術館,是全球第二大當代藝術館的龐畢度,在積極拓展海外合作下,同步開創海外金流,5年合作至少帶來近千萬歐元特許費。這就是中國的「銳實力」,很現實地龐畢度選擇向中國妥協,而這種挾帶「中國霸權」「教義」式的威脅,正全面性的恐嚇世界各國,要他們相信並承認台灣屬於中國。

這樣的壓迫在國際上沒有減緩,台灣在國際空間上越來越小:外交上繼續挖我邦交國,兩年四國斷交;封鎖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而44個重要的航空公司如:德國漢莎航空、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都買中國的帳,陸續將台灣航點方列入中國一省;在私人商業貿易也插手:對美國企業亦不手軟,威脅萬豪酒店和美國航空公司,要依中國的法律和政治正確行事;更不可思議的是連美國老牌流行服飾品牌GAP的世界地圖系列服飾,竟也因為在「中國版」地圖中因未加入台灣,在中國網友抗議下,而GAP選擇向中國道歉,還將該項商品撤出中國市場,並全面銷毀。

紅色沙塵暴襲擊,台灣文化型態質變中

只是當紅色沙塵暴一波又一波迎面而來,台灣人除了努力地呼吸喘氣,又該如何?很遺憾台灣內部正迅速質變中:如善款來自台灣人的慈濟,卻無法堅持台灣主體意識,在中國的指點下,將耗資數千萬,才剛上映2集的《智子之心》下架,這已不單是大愛電台的問題。而《民視新聞》也遭親中系統台無預警下架,看來中共對台灣的鴨霸從外交深入內政,戕害台灣人的言論,已是現在進行式,整體台灣人的自由與尊嚴的生活方式,已在質變中。

近日2020東京奧運正名連署,出現讓我感到十分不安的警訊:不知不覺中台灣人的行為已被中國強權制約,而進入自我檢查的模式。拿給幾位應該是本土派的台灣人連署,他們不願簽的理由是:中國到處滲透,簽了會被中國知道、我的兒子在中國工作,怕影響他、怕以後進中國有問題、中國統一會被算帳……。

中國利用市場准入限制言論自由

中國越來越猖狂:發布「台獨分子」名單,依法予以懲戒,對其中表現極其「惡劣的」還要進行全球通緝。更利用其市場准入,做為「銳實力」壓迫私人企業做讓步,甚至強邀美國公司科技移轉。現在中國做的就是利用市場准入,限制言論自由,正如白宮所說的要求全球遵守中國的政治正確:如在中國式的大歷史敘事裡,各國際航空得遵守「中國法律」,把台灣標註在中國之下,顏色與港、澳相同,台灣機場,也要列入中國機場列表中,並強硬限期25日改善,否則依法懲戒。

中國瘋狂式的圍堵,全面執政後的艱難,此時我們才驚覺馬英九執政8年,台灣已至系統性的崩壞,紅流早已悄悄進入我們的生活中,然而台灣人不但沒有警覺,反而在壓迫中學習順從、失去抵抗的信心。近日與幾位高社經背景的朋友聊,他們竟然告訴我:「中國進步太快,不論軟體硬體都贏我們太多,統一只是早晚。」言下之意,做中國人亦無妨。離太陽花學運才短短4年,台灣人的憤怒與決心到哪裡?


(圖/作者提供)

沒有批判的文化,就沒有對抗強權的意識

就在台灣頻頻被打壓時,《聯合報》率1,000位員工進京叩頭,9位國民黨籍立委進京聽旨,主席吳敦義明確喊出終極統一,全黨炮口一致對內狠批總統。當代重量級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 1926-1984):「看見文化是如何被知識、權力所塑造形成強大的力量。」中國透過霸權,悄悄質變台灣的民主信念,唯透過批判、警省,才能抵擋大中國「教義」式的入侵。很遺憾我們的文化系統裡缺少批判,沒有批判的文化,就沒有對抗強權的意識,台灣人一直都知道且選擇如何向現實妥協而生存下來,不少受中國史觀長大的台灣人,附和中國大歷史的視角,以中國式的民族主義虛偽的大道德、大敘事,思考台灣前途,甚至反過來怪罪總統不承認九二共識,中國如此蠻橫,而台灣內部的親中勢力亦復如此。

以慈濟為例:當初劇本是如何通過徵選?中國官媒提到劇情過度美化侵華日軍、堪稱「新皇民運動」,如果從以中國為主體的大歷史、大敘事的角度,片中女主角智子高唱日本歌,與日兵互許終生,挺身而出維持日本敗戰軍人的尊嚴等畫面,在大中國史觀看來是認同混亂;但在台灣史觀看來,這不過是台灣歷史一部分。大時代中台灣人的苦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歷史記憶與選擇。大愛電視台說下架原因,是因為戰爭片,但大愛之前也做過兩部戰爭背景下的歷史劇,大愛不是商業電台,卻仍向強權低頭,甚至自我審查,還滿口推託,不願說實話。

哪裡有權力,哪裡就有抵抗!

中國式的集權擴張真能所向無敵?看看美國近期對中國的經濟制裁,想當老大,中國還早!誠如傅柯所言:「哪裡有權力,哪裡就有抵抗!」「霸權」「宰制」是當代文化研究的關鍵詞,反霸權宰制,就是當代文化之核心精神。認知結構的改變,誠如李歐塔對大敘事的攻擊:「掩蓋了其他市民的小聲音,也抹殺了其他群眾存在的歷史經驗及意義。」大中國的大歷史敘述就是跋扈的,含排斥原則的虛偽,壓抑邊緣民族的發聲,而多元民族,歧異概念才能將差異得到表述。當然中國文化傳統裡沒有這樣的多元辯證,中國式的「大敘事」,可稱為中國人對人類歷史與活動最張狂、最無知的普世性解釋,這樣的擴張就是到處樹敵。

主管印太事務的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卿黃之瀚(Alex Wong)嚴厲訓斥:中國必須停止威脅,美國已警告中國,如果再這樣下去會面臨後果。他用了「我們覺得令人憤怒」、「中國明白他們正涉足危險的水域」,「繼續使用這種技倆,會影響美中關係,會有後果的」。

「文化系統」的內省與質變須從政治文化開始

儘管中國引發美、日、印、澳、德等國的不滿,但台灣的生存活路,可不能仰賴於「他國的不滿」。228事件之後台灣社會文化系統,已是不具批判與內省的反抗精神,現實、顧生活、短視、不團結的民族性,讓中國得以得寸進尺。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紀念碑文上寫著:「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台灣俗語「死道友,嘸免死貧道。」是顧自己的自利文化的寫照,台灣人若利之當前,便敵我不分,如同散沙,始終無法凝聚抵禦強敵的意志,台灣或難逃被統。

而政府應有自知之明,現狀是維持不下去了。中國挾帶極權式的擴張極其凶狠殘酷,對台灣而言是空前的危機,領導人必須強壯有力。因為領導中心是帶風向,所謂風行草偃!總統若優柔寡斷,凡事觀望,政府從上到下便是此風格。美國川普總統上任一年多,內政外交都締造了相當成就,因為態度明確,說到做到,不打折扣,因而能將士用命,行政效率極高。蔡總統請深思:為何就任兩年,主張台獨立人數會減少近200萬?當國防部長說國軍不會為台獨而戰;NCC對獨派媒體被紅色系統台下架,竟只說會站在中立;而李明哲被中國抓走這麼久,總統沒有強烈的表達憤怒;甚至中國國台辦,還對第一學府的校長遴選指指點點……中國「銳實力」穿透各場域,唯有領導中心強悍果決,台灣本體意識清晰,團結禦敵,目標明確,才可能扭轉積習已深的社會文化,「文化系統」的內省與質變,須從政治文化開始。

本文原載於《民主視野》2018年No.22-夏季刊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