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對新移民專法的期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對新移民專法的期待

2018-05-18 15:28
但因為我國的移民政策,絕大多數我國所培養的優秀外國人才,都無法留下為我國所用,畢業後即回國,與台灣的關係,如果沒有特意經營,很快地便會被各種政經網絡包圍湮沒了。圖為行政院長賴清德(左四)主持「新經濟移民法規劃重點記者會」,各相關部會官員陪同出席。圖/張家銘
但因為我國的移民政策,絕大多數我國所培養的優秀外國人才,都無法留下為我國所用,畢業後即回國,與台灣的關係,如果沒有特意經營,很快地便會被各種政經網絡包圍湮沒了。圖為行政院長賴清德(左四)主持「新經濟移民法規劃重點記者會」,各相關部會官員陪同出席。圖/張家銘

我國因為生育率低、少子化與高齡化現象所導致人力與人才不足、國力衰退的問題,終於有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了立竿見影的對策了。那就是開放外來移民。

賴清德院長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第三次《育人攬才及移民政策》專案會議上指示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發會盤點我國移民管道,二十七日年終記者會上,則宣示將訂定新移民專法,以取代現行管制色彩強烈的《入出國及移民法》。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旋即於次日說明,將會盤點台灣產業未來需要人力,補足產業界缺少的中階技術人才。

今年二月二十八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宣布惠台三十一項措施,表達出磁吸台灣人才西進的強烈企圖,而台灣民意基金會於三月十九日發表的《二〇一八年三月全國性民意調查:內閣改組、兩岸關係與總統聲望》則顯示,有三成的受訪者是歡迎這項政策的,而特別是高學歷的專業人才,並不排斥到中國工作。

在全球化的時代裡,人力資源的數量和質量也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基礎,其重要性可能不下於資本,因為優秀人才的創新技術或專業能力,會創造出吸引資本投入的更有利條件,而將人才和產業鏈整合留下的產業聚落,使之成為研發與生產的中心,才是國家國際競爭永保不敗的最大優勢。

在這種大趨勢下,我國竟然會長期放任高級人才過剩,和投資觀望不前的情形發生,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兩岸在吸金和吸人方面,早就形成新的戰場,我們看兩岸總體經濟實力的消長,能不有所警惕嗎?我們在沾沾自喜於台灣的憲政民主自由法治是對岸難以企及的優勢時,我們又可曾想過,為什麼台灣吸引不了國際優秀人才的進駐,而自己的人才,還會過剩到不得不投奔到對岸去?

問題很簡單,我們的人力資源分布和產業需求不符;其次,我們沒有友善的移民環境乃至投資環境來吸引國際人才。

人力資源的配置,要有高中低階人力的垂直整合。博士級的高級人才,扮演的是大腦的功能,要有足夠的中階和低階人力搭配作為手腳,才能運動和工作。我國因為長期的少子化和高等普通教育發展,中階技術人力和低階勞動力,都出現嚴重短缺,低階勞動力依賴外籍勞工專案補充,中階技術人力如工業、生產技術員、機械設備操作等職類別,卻礙於法令青睞於高級專業人才,而缺乏法源與機制無法引進,高級專業人才在台灣無法組成垂直分工的合作團隊,自己的實力也就無處發揮。

再者,人力整合還有水平面和異業結合的面向,這才能發揮產業聚落的乘效,所以高級人力資源的供應,也需要多樣化,而在全球競爭的形勢下,更需要國際化。

近年來,為了解決少子化導致生源短缺的問題,我國各大學積極拓展中國與各國生源,外交部更投注了大批預算,設立台灣獎學金來吸引各國學子前來我國留學,從國家的角度,當然是要在各國培養出親台的群體,以延伸台灣的影響力,維護我國與各國的友誼和利益,而如果當中有我國所欠缺的奇人異士,為什麼不能如同當年美國吸收台灣留學生一樣,主動爭取讓他們留下為我國所用,畢竟這些高級人才既通中文,又有其母國語文之稟賦,是我國與各國拓展各種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關係最好的尖兵,不然,也是我國關於其母國最好的學術研究人才或政策諮詢對象。

但因為我國的移民政策,絕大多數我國所培養的優秀外國人才,都無法留下為我國所用,畢業後即回國,與台灣的關係,如果沒有特意經營,很快地便會被各種政經網絡包圍湮沒了。

而基於全球搶人的考慮,我們也沒有排斥中國人民的道理,或許有人會認為兩岸同文同種,中國人民移民台灣社會,會使兩岸有更多緊密的聯繫,也會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更多滲透台灣的管道,而不利於台灣的國家安全或台灣主體意識的形塑。我人對此則認為不必太過擔心。台灣需要主動爭取的是認同台灣價值,而且能為台灣提供貢獻的大陸移民,我們自然可以設定我們所需要人才的資格門檻,對於特定行業,也可要求對大陸移民做國家安全審查,以預防國家機密或重大營業秘密的洩漏。

事實上,現代的共產黨和七十年前的共產黨不一樣,七十年前的共產黨充滿了許多難以經受現實考驗的理想,卻能以此固結人心,現代的共產黨則是權貴集團,與人民群眾間離心離德,黨員和人民一旦有機會離開中國,都會奮不顧身而去,而台灣開放中國專業人士移民,一般而言,就是一個非常大的誘因,足以讓他們甘心放棄對共產黨的忠誠。

全球搶人戰略中還有一個成本效益較高的對象,那就是香港人。香港人的自由在急速流失中,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將香港進一步融合於廣東省,也非常不利於香港的持續繁榮。香港的國際金融和法務人才很多,香港資本家,在全球亦非常活躍,香港人民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威逼,在香港以外的鄰近國家尋求人身安全和財產避險非常急迫,台灣正是首選,而更有許多香港人希望持有我國海外護照作為護身符。

讓香港人及其資金,更方便進入台灣,也是值得我國政府思考的移民政策。同理,澳門人之於開拓葡萄牙語乃至西班牙語世界、流亡藏人之於開拓內陸亞洲和印度半島市場,也都具有歷史文化和地緣上的優勢,能為台灣帶來貢獻。

由於我國長期處於戰爭的威脅之中,以往國家為了徹底社會控制,杜絕外來干擾,增加行政負擔,以確保國家安全,遂對於國境管理和移民政策採取了極端保守的作法。冷戰結束後,我國把握住了六四後的時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無力阻止的情況下,進入了亞太經濟合作會議和世界貿易組織,鑲嵌入全球自由貿易體系,而今,我國可以說是北美日本、大中國、歐洲三大經濟集團以外的最大貿易國家之一,對我國國家安全的最大保障,就是讓台灣的存在成為各國利益的所在,和各大集團勢力均衡的交叉點,在此形成生態平衡,任何一方都不能排他地獨佔台灣利益。一言以蔽之,就是「越開放,越安全」。

職是之故,在更新的生態學國家安全觀念下,我國更應積極展開新移民法的立法,開放高級專業人才、中階技術人才的專業移民及企業移民,帶動各種產業聚落的建立,而在台灣形成產業的國際化異業合作以及在地人力資源的垂直整合,只有把餅做大,引進產業、人力與資金,台灣的工作機會才會增加,博士不再流浪,大學不必退場,反而成為產業最強的後備軍。

移民的來源自以來台留學生中之秀異者為首選,因此也應配合擴大對中國和外國學歷承認的範圍,同時開放成人繼續教育,讓中國人和外國人可以在台灣進修,分期完成學位。第一波可以試辦先行的移民政策,當可選定亟需避險來台的香港人。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