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下)

― 邱桶家屬、親友訪談紀錄

 2015-01-01 07:53
​2014年7月25日,邱家博老師受訪時照片。(潘忠政 攝影)
​2014年7月25日,邱家博老師受訪時照片。(潘忠政 攝影)

相關系列: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上)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中)


高票當選縣議員 風評佳
— 邱家博訪談紀錄(邱桶的朋友)

邱桶的事我最清楚,他們家和我們家就只一路之隔,屋後對屋後,所以我對他的事非常瞭解。我從小就看著他出出入入,他們家在我生命六十餘年的記憶中,是太熟悉而不可磨滅的記憶。他的個子不高,和我差不多,矮壯矮壯的,是適合作田的體格。

他們邱家和我們在大陸時是同宗的,早年在中原是同一宗,五胡亂華時我們到福建,他們到廣東,所以我們是河洛籍,他們是客家籍,但當時都已說河洛話了。

那時候,他們是佃農,耕的是邱明山(邱家族人,臺南富豪)的田,邱明山的田則來自日拓(林本源族業)。他們五兄弟和他父親,大約耕十餘甲的地,生活很清苦,這當然都是佃農普遍的現象。邱桶是個稱得上孝子的人,他的爸爸叫邱業,身體不太好,常要人服侍,邱桶很盡力的照顧,因此風評很好。他的母親早死,早年在龍潭、大溪、關西一帶採茶,在採茶時突然肚子劇痛,就因此而死,那時他二十出頭,我約六、七歲。

參與農民抗租運動 深受愛戴

邱桶是佃農,知道佃農的苦處。日治時期就參與農民抗租運動,到了一九四九年三七五減租實行前後,他更大力鼓吹,受到很多農民的支持。一九五二年分縣(日治新竹州分出桃園縣),選第一屆縣長及議員時,他過去既沒當村里長,也不曾任代表,卻能高票當選,完全是平時幫農民打拚,受到肯定的關係。當時也沒有什麼賄選、買票的事,都是鄉下人,碰上第一次投票的選舉,誰受愛戴,誰就能被支持當選。

他當選議員後,就被懷疑,家中就經常有特務人員進出,憲兵也曾去搜索,聽說也搜到證據,結果以叛亂罪定罪。也聽說,當時中壢山東里一位姓吳的去自首,而牽連出一大堆人,這也是當時政府常用的「一網打盡」手法。

陳阿呆一向跟著邱桶走,他在同一案中被判死刑。他生前曾幫我們家殺豬,與我們家很熟,有一次到我家來,我父親(邱阿長)曾很關切的問他:「你和阿桶做些什麼事?若有,要去自首,否則生命會有危險喔!」我聽到陳阿呆回答我父親:「冇(沒有)啦!我冇做什麼!」

一九五二年冬天,他們被抓走後,家裡的經濟情況更差。一九五三年初,我剛到草漯國校當老師,政府實施放領政策,邱桶父原想以邱桶之名放領,但細想後說不行,萬一,…。後來兄弟分產,請我為他們分割,把放領來約六甲的地,分成五等分,邱桶的份大部份掛其父名,也有一部分劃在老三那裡,後來較沒顧慮時,才還給邱桶家人。

邱太太肩負一家重擔 吃很多苦

死刑執行後,上面就發文通知領屍,邱桶和陳阿呆的屍體一起用卡車被載回來,車子要經廣福橋進入,可是當時廣福橋因為大水沖毀,臨時用木麻黃樹幹鋪上去當便橋,卡車無法進入,於是轉向埤仔腳的路進來,又因為附近有大榕樹阻隔,只好搬下來用扛的,我看到兩口四角棺材。最後輾轉搬運,終於搬到屋前的竹林下,於是開棺為死者換衣服。邱桶的屍體穿著的是襯衫,脫下衣服時,我看到他胸前的三顆彈孔,然後有人幫他穿上壽衣,再換裝在普通的棺材裡埋葬。

邱桶一家都是老實人,當時沒什麼識字的,除了邱桶自己讀過幾天私塾,老么也稍稍識字外,其餘都是文盲。領屍的公文來時,我們幫他們確定才領到屍首。聽說當時許多不識字的家族,接到領屍公文也不知道要去領,最後屍首就被燒掉了。邱家在邱桶入獄後,受到白色恐怖的影響,遠親近鄰都不敢多和他們接觸,情況相當悽慘;邱桶的兄弟雖然多少有幫忙,但他的太太張完女士,帶領六個小孩二男四女,擔負起一家的生活,大小的事情都要操持,確實吃了很多苦,相當令人敬佩。

邱桶獄中家書之一


​邱桶給父親的獄中家書。(邱明昌 提供 / 潘忠政 翻攝)

父親大人膝下:

昨前接小女阿銀來信,內云:您亦致著痔瘡之疾,如此不幸的,聞之愁然不安!未審太利(厲)害否?必要留心急治才好,切不可沒有關心致造成其毒害。小兒在二年前亦同樣的發生著外痔瘡起來,因沒有關心,沒有急治,就漸漸損害起來,現在雖行坐尚不甚阻礙,惟大便時或時出血。幸前日家裡寄來痔藥,用了後既有較好,眼前算不甚關係,但若沒有繼續醫治的話,恐久後必較難為醫治。但未知前買來的痔藥做價若干。苟若不太貴的話,敢望再寄來。「小盒的每盒十粒入,中、百粒裝。」「其治法,該內單有詳細註明」但我所經驗,每天大便後時,以冷滾水洗淨,或以軟被紙拭乾淨,其痔瘡由手送入後,先將手取些痔藥向糞門擦擦使其肛口滑潤,然後則將全粒痔藥才可會送得進去。(又痔藥要先用冷水浸冷)若漢藥,請向吾阿勇兄,他都曉得治外痔之藥。

茲再請向 父親大人:現在咱家庭的狀況如何呢?吾輩等都和氣嗎?孫孩等俱皆活潑麼?若有那一個不都合的話,請您告訴我啦!年又到了,思您定時時刻刻掛念著我嗎!祈您不可為我過於煩慮啊!想您是老人家,必須養氣守神、加衣增食,兒心便藉得慰些!至於新年佳節,仍然大家歡喜。務宜大家和氣,加層為國為家,努力生產,盡心力負起反攻大陸職責。要曉得我們國家是為民族生存,為民權存在,為民生。救民救國計而努力的。要使家人國民個個瞭解著共匪之萬惡。要知道牠是無惡不作的。毀滅人道的。牠(匪)不久有必敗之理。我們國家有必勝之道。茲者冬至日接小女阿月由郵局送來小包一件,內、衛生衣一件、鴨卵全包收到無差。茲敢請下次再寄幾拾元給兒應用可嗎?並鹹醬菜類多寄些來更好。

兒前屢次寄回家書,並望給予代為向政府陳情(法官)予以寬大處理得早日歸侍左右之渴望,特此敬託 接信之時,祈信來知,並報今安 此奉(添寫,本日接著莊生兄代送來台幣40元、米粄、弧干柑菜餅等)

二男 桶 敬稟

中華民國41年12月29日

邱桶獄中家書之二


​邱桶給三弟的獄中家書。(邱明昌 提供 / 潘忠政 翻攝)

三弟鑑:

前星期「十五日」曾寄一書給你二嫂,未知收到否?愚兄無智不明,陷於囹圄、有貽親憂、及家族人等煩念,誠罪人也!深恨共匪之害人,此仇不共戴天。幸蒙政府寬大,於此日常生活一切具佳。請勸慰父親不要為我煩慮。

愚兄於此每向法官陳情悔過。相信政府會予以寬大處理無疑。還憶往昔為黨服務之經過,黨部各同志皆知。請 縣黨部向主任委員 周祥同志代為陳情,可云:我是一時不明、受脅、知情不舉,現很憾悔。祈主任委員代為向 上方報告我過去思想正確的成績,而同情我此次缺點之罪,而予寬赦,備早釋歸,使得再為黨國效勞,當不辭肝腦塗地以為反共抗俄前軀,消滅共匪報此被害之仇!盼吾弟將此書,誠懇地向 主任委員陳情勿誤。特此拜託,靜候佳音。

並詢

近安    兄桶書

中華民國四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邱桶獄中家書之三

 


邱桶自軍法處看守所寄給給兒子邱明昌的明信片之一。(邱明昌提供 / 潘忠政 翻拍)

哈哈明昌,你看這些學生,打球打得很活潑嗎,他們所穿的衣服都很漂亮嗎,很整齊嗎,都是一樣的美麗啊,你們雖比不上他,但最重要是要身體清潔、衣服整齊。早上還要趕快起床、刷牙、洗臉,乾乾淨淨上學,才不會被人恥笑啊!富妹、金英還有勉強讀書麼,不但你自己要努力用功,回家時,一面請教你姊姊,一面也要教你的兩妹妹,要照顧他,要像這些兒童的和好一樣,記心,記心,我較緩自會回家,你安心吧。

【編按】二二八之後清鄉、白色恐怖漫長期間,桃園縣有將近四百位政治受難者。文化工作者曹欽榮和陳銘城等人受桃園縣政府委託,完成政治受難者和家屬的口述訪問,在日前出版《重生與愛》。本報取得授權轉載,讓大家對當年的受難歷史,有進一步的暸解。


錄音轉文字稿:潘忠政
文字稿整:潘忠政
修稿:潘忠政、曹欽榮

(本文摘自《重生與愛:桃園縣人權歷史口述歷史文集》,桃園縣政府文化局出版。欲購此書請電洽03-332-2592分機8403邱小姐。)

相關系列: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上)
【重生與愛】系列十三 佃農代言人邱桶(中)

相關文章:​【重生與愛】系列十二 寡母攜十子 走過荊棘路​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