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論】幾個面向看中國面臨大崩潰(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論】幾個面向看中國面臨大崩潰(下)

——2031年中國將爆發政治和社會實體的崩潰

 2018-01-11 10:30
習大大重新全面掌控軍隊,對外也對內。對內方面,將七大軍區縮減至以對付國內事件為主的五大軍區就是一例。全面崩潰時,軍區有可能聯絡省或特別自治區宣佈「獨立」,一如二十世紀初推翻滿清的作法。圖/翻攝自Quartz網站
習大大重新全面掌控軍隊,對外也對內。對內方面,將七大軍區縮減至以對付國內事件為主的五大軍區就是一例。全面崩潰時,軍區有可能聯絡省或特別自治區宣佈「獨立」,一如二十世紀初推翻滿清的作法。圖/翻攝自Quartz網站

三、軍隊譁變,玩自立為王的把戲

當然有此可能。為避免此一狀況,習大大重新全面掌控軍隊,對外也對內。對內方面,將七大軍區縮減至以對付國內事件為主的五大軍區就是一例。全面崩潰時,軍區有可能聯絡省或特別自治區宣佈「獨立」,一如二十世紀初推翻滿清的作法。其二習大大不僅擔任黨中央的軍事委員會主席(此乃循舊例),也親自兼任軍事改革小組的召集人,將軍權牢牢控制在自己手裡。最主要的,重新高舉「黨指揮軍」的傳統,要求軍隊必須服從黨的指揮。「黨指揮槍」而「槍桿子出政權」此正是毛澤東人民革命的基本鐵律。2017 年8 月建軍節,在前頭部隊行進時,黨旗為先,中國的五星旗在後,此一動作,也不外說明此一現象。

四、天災人禍所帶來的意外

由於過去自改革開放以來的二十年間,全力建設,以及瞎幹、蠻幹,既談不上訂定國土規劃也沒環境評估報告等制度,而各種所謂的專業評估報告也是聊備一格。開發中國家所具備的狗皮倒灶組織倒是一大堆,因此中國的土地和空氣汙染已達到非正視不可的地步,大地已開始反撲。有人因此而預言,中國的全面崩潰,可能不遠了。以下只舉幾個例子。

在六大都市表面光鮮懾人的大都會光彩中,做為「中華水塔」的青藏高原三江源已逐漸沙漠化,過去被稱作野生動植物的「基因庫」,草原廣闊,湖泊眾多,現已生態惡化和沙漠化到令人憂心的地步。又如內蒙古草原也因引進戕害草原的羊隻,加上其他不良政策,沙漠化也已擴大到不能忽視的地步。為了全面建設,超英趕美,全國約十萬座的水庫,由於承包制度之不良和官商勾結,40% 不安全。在1963 年就發生過200 座水庫發生潰壩情形,調查結果原因不明。又譬如三峽大水庫,根本是豆腐渣水壩,目前小毛病不斷,何時潰堤也是令人提心吊膽。

而因各大工廠的建設和廢棄物的不當處理,造成遠超過五分之一的農地的汙染物超標,威脅食物安全,我們不知道佔世界人口18% 以上而其所居住地只佔世界7% 的中國人,今後將何以自處?學習海軍搞個米糧金策到世界各地和平或非和平地爭奪糧食?

在中國,不僅土地,水汙染也到快無法忍受的地步。而空氣汙染也超標到WHO 所公佈的最大安全標準(maximumsafe level)十倍以上。在衛生和食物安全和傳染病防治方面,中國也是有名的聲名狼藉。幾年前的SARS,就是中國把台灣和亞洲搞得雞飛狗跳的。有沒有可能因天災而造成人禍,因人禍(官員隱瞞、處置不力或無力處理等等原因,又,核禍亦列為人禍)而造成人民群起抗爭,演變成大規模的抗暴甚至內戰、革命,最後中國共產黨一命嗚呼?我們認為有此可能,但中國二千萬共產黨員太團結了,爭著做黨官和官員,努力出人頭地,一有風吹草動,黨軍飛奔而至,萬眾一心⋯⋯。暴動的可能性極低,因此,由此一因素崩潰的可能性也是不高。

五、爆發革命

一如十八、十九世紀歐美拉三洲的民族革命或反殖民戰爭,又如共產黨本身在帝俄發起的布爾雪維克人民革命。這種革命,在中國可能在近期內發生嗎?鑑於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都已進入後馬時代,歐美各國只有左派的知識分子而已,沒有毛派或純社會主義的武裝暴力分子。而左派的勢力也只能留在左派加民主的陣營裡與右派從事議會的民主鬥爭。革命的熱忱已去,60、70 年代的浪潮不再。改革開放後,中國本身的左派分子也一直欲振乏力,殘存的幾本宣揚左派的雜誌已逐漸被迫離開市場;而一些「左派」分子也受到排擠和入獄,加上連紙上革命的言論自由在中國根本不可能實現,看來,革命無望,靜佇天罰到來而已。

六、王位繼承的老戲碼

個人認為此一可能性發生機率最大,在完全集權的體制中,因高層本身的分裂、爭權互鬥導致該機構或整個社會崩潰。

以西洋歷史為例,只有暗殺皇帝或最高權力者才有取得皇位,攫取權力的可能。要殺皇帝,在重重維安機制下,殊不可能,更何況,如無一股力量做後盾,殺了最高權位者,還是難逃被殲滅的可能。因此過去在西洋,由皇親貴族率領,聯合軍隊,最好是衛戍部隊,才有成事的可能。在東方,同樣的戲碼,做了宰輔或大官的士子集成一個小集團和聯絡部分軍隊,然後打著堂堂的為生民為社稷請命或靖難等口號,如此弒皇,造反(在中國幾千年,還沒發生過現代定義的革命),才有正當理由和成功的可能。

下一篇將進一步分析為什麼會以爭奪國家和軍事主席或黨總書記(即古代皇上或天子)的位子為引子,才足以導致中國政治和社會實體的崩潰。我們認為時間當發生在2031 年,而不是一些海外民運團體所宣稱的2017 年;或美國財經學者所推測的2020 年;也不是美國著名學者David Shambaugh 在那本近著《Coming Chinese Crackup》中所預測的2025 年。

為什麼是在2031 年?由於個人不是鐵嘴直斷的江湖術士,所以真正的意思是說,一切跡象顯示和研究所得,大概就發生在2031 年左右。2032 年,新人新政新中國的五年計畫將出爐,2031 年正好是下年幹大事的好年頭。

本文轉載:前衛出版《2031中國崩潰》,作者王世榕曾任駐瑞士代表。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