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盡是血汗的上好娛樂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盡是血汗的上好娛樂

2017-08-13 16:06
在美國職業棒球領域,不管你是哪個種族、來自哪裡、說什麼話。有實力,那些都不重要,沒實力,當然什麼也都不重要。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在美國職業棒球領域,不管你是哪個種族、來自哪裡、說什麼話。有實力,那些都不重要,沒實力,當然什麼也都不重要。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每個禮拜,先生的兩天休息日早晨,是他最享受的時刻。慢慢吃著早餐,喝杯濃濃的咖啡,收音機轉到ESPN Radio 98.7 FM,收聽他最喜愛的節目「Mike & Mike」,聽聽Mike Greenberg(體育記者與播報評論員)和Mike Golic(前美國職業橄欖球選手)討論美國體壇的大小事。

去年在《民報》投了一篇文章〈美國橄欖球和台灣本土連續劇〉,看似我對美國橄欖球有幾分喜愛和了解。其實,不管是橄欖球或棒球,我並沒有激情,但是,因為家裡有個從小就熱愛這兩項運動的先生,有事沒事跟著他看轉播賽,或者偶爾聽到「Mike & Mike」的討論,就隨口問問一些引我好奇的事,也就多少增長了些常識,知道了些故事。還有,每年都會和我們的好朋友夫妻(蘇和史蒂芬)一起看個兩場棒球賽,也讓我增廣了一點見聞。

那兩場球賽,通常是「紐約大都會」和「洋基隊」各一場,至於他們跟那個球隊打球,我們沒有很在意,重點要配合我們兩家人的放假時間。因為平時沒有時間相聚,所以蘇想到以看球賽來聚聚,先生、蘇和史蒂芬都愛棒球,這當然就是個好主意。我雖沒有他們的熱情,但我喜歡在球場和好友聚會,一起吃喝、聊天、拍手、鬼吼的氣氛,以及球場裡極有趣的無數「觀眾」風景,從穿著、講話、吃喝、熱情加油等等,都會讓我看得、聽得,或錯愕、或爆笑、或著迷。

一回,坐在我們斜前方的兩位約四、五歲的小男孩,從頭到尾吃個不停,熱狗、薯條、可樂、爆米花、冰淇淋、棉花糖…矮矮瘦瘦的兩個小孩,肚子越來越大,但他們可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爸爸叔叔一直買,他們就一直吃,好不開心!我轉頭對史蒂芬說:「那兩個小孩今天真的是在天堂了!」

球隊死忠球迷 隱藏美國家庭奇妙傳承

很多美國小孩的確很愛跟著父母去看球賽,我的先生就常會與我說起小時候和爸爸一起去看「紐約大都會」球賽的興奮二三事。當然,他也吃了球場內貴死人的熱狗(球場的食物、瓶裝水、啤酒的售價是外面一般價錢的兩倍作起跳),不過他特別喜歡的是爸爸告訴他很多球員的故事和豐功偉業。美國家庭有一種另類的奇妙傳承,許多人喜歡某一個棒球隊,原因其實只是因為父母喜歡那個球隊,從小跟著父母一起看球賽,自然就成為那個隊的死忠球迷。

先生的家族一直都住在紐約布魯克林,所以他的父親最初喜愛的是「布魯克林道奇隊」。是的,就是現在「洛杉磯道奇隊」的前身。當1958年,「布魯克林道奇隊」移到洛杉磯,改名為「洛杉磯道奇隊」,這對於「布魯克林道奇隊」的球迷該如何是好呢?轉成「洋基隊」球迷嗎?不!不!不!怎麼可能背叛自己的良心去支持敵隊呢?還好,1962年「紐約大都會」成立,流離失所的人們有了依歸,於是先生的爸爸終生為「紐約大都會」的忠實球迷。

當年,王建民在「洋基隊」的時候,台灣人幾乎都成了「洋基隊」的球迷,所以當我的朋友知道先生—不—喜—歡「洋基隊」,全都驚訝到不能理解。事實上,「紐約大都會」的球迷可不比「洋基隊」的少喔!史蒂芬、蘇、先生和我,就只有史蒂芬是「洋基隊」球迷哪!不過,我還真不能算是「紐約大都會」的粉絲,我只是愛上「紐約大都會」在他們的球場(Citi Field)打了全壘打後,一顆紅蘋果就會緩緩升起⋯⋯。一個奇怪的理由。

職棒選手英文不好 有沒有影響?

說了一堆,其實又是因為台灣的一則新聞,讓我又問了先生的意見:「英文好不好,對於美國職棒選手重不重要?或者,有沒有影響?」

「NO!」他可回答得真爽快!「請解釋。」我也不遲疑。

先生說,放眼看去,美國職棒有一堆外請來的選手,約有30~35%的人,不是不會講英文,就是講得很不好,他們索性就不講,在記者會就講母語,反正有人會幫他們翻譯。王建民當初也常常就講中文。

重點在實力。被運動星探(Scout)相中的球員,球隊當然是以訓練培養他們能夠進大聯盟為目標。但是,即使在小聯盟3A的表現非常地好,並不表示被放到大聯盟後會有傑出的表現,因為大聯盟是好手雲集,程度實在是好得太多了,所以很多人會被送回到小聯盟繼續學習訓練。事實上,有許多人可是從來都沒有進到大聯盟;當初運動星探覺得有潛力的人,在受訓過程中發現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甚至多年訓練後仍無長足進步,自然就無法進大聯盟。所以,簡而言之,實力為一切,追求卓越為目標,是美國體壇的原則和精神。以職業橄欖球為例,不少「極為優秀和知名」的大學橄欖球選手被選入職業球隊後,是連受訓期都沒撐過就被淘汰。相同的道理,在美國職業棒球領域,不管你是哪個種族、來自哪裡、說什麼話⋯⋯。有實力,那些都不重要,沒實力,當然什麼也都不重要。

進大聯盟 有實力最重要

先生列舉「紐約大都會」現在的七位球員,全都沒辦法講什麼英文。

約尼斯‧塞佩達斯(Yoenis Céspedes),出生古巴,外野手。
威爾莫‧佛羅瑞斯(Wilmer Flores),出生委內瑞拉,內野手。(2007年,16歲簽約,隔年進小聯盟,2013年正式進「紐約大都會」。努力5年哪!)
韓塞爾‧羅伯斯(Hansel Robles),出生多明尼加,投手。
艾湄‧羅薩里奧(Amed Rosario),出生多明尼加,游擊手。
拉斐爾‧蒙特羅(Rafael Montero),出生多明尼加,投手。
荷西‧雷耶斯(José Reyes),出生多明尼加,內野手。
朱瑞斯‧法米拉(Jeurys Familia),出生多明尼加,投手。

看了看,我想,不會英文或英文不好,恐怕是生活會比較寂寞吧?!以上的球員,來自多明尼加的較多,自然有同鄉的情誼可以淡化寂寞感。而即使來自古巴和委內瑞拉的球員只各有一位,但是他們都和多明尼加隊友一樣說西班牙語,所以至少還有可以自在以母語來聊天的對象。若是球隊裡只有一位日本或韓國或台灣的球員,而且也一樣英文不大好,他們不孤單嗎?我們的社會裡,有些人是較無法承受寂寞的,在工作、生活、健康等方面,對他們都有顯著的負面影響,英國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最近研究發現,常感寂寞的人罹患中風或心臟病的風險高出約30%。這就是我能想到的,英文不好對一位球員在美國職棒發展的可能影響。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