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和平‧中立‧新台灣講堂】中國稱霸亞太,台灣如何自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和平‧中立‧新台灣講堂】中國稱霸亞太,台灣如何自救?

 2014-12-19 18:08
和平中立的台灣是亞太區域和平和安定的正面力量,有助於維護台灣海峽及巴士海峽得航行自由和安全,應為美日及亞太國家所歡迎。(圖片: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和平中立的台灣是亞太區域和平和安定的正面力量,有助於維護台灣海峽及巴士海峽得航行自由和安全,應為美日及亞太國家所歡迎。(圖片: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引言

今年3月間太陽花運動,對馬英九國民黨政權及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在野政團失望的許多青年學子高喊「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個自救的呼喚感動和提醒國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們不可再坐視馬政權一意孤行、黑箱作業、圖利和縱容財團與北京在台的買辦壟斷兩岸經貿紅利和台灣經濟,扼殺庶民生機。

2009年以來,兩岸實行三通和簽訂20個經貿協定,台灣對中國已門戶大開,邁向兩岸經濟統合。又因馬政府外交休兵,逐年刪減國防預算,自廢武功,國人擔心來日中共政權或可不費吹灰之力,和平解放台灣。

在11月29日的九合一選舉,已覺醒的台灣選民以排山倒海之勢,否決了馬政府傾中與推動台–中經濟統合的政策 – 凡是被認為與財團掛勾或北京代理人的現任國民黨市長和候選人都被拉下馬了。北京的御用學者及台灣的一些中共喉舌卻刻意切割國民黨的大敗與兩岸政策,把一切都推給馬政府的施政不力、選戰策略不當,和候選人「特質」,真是欲蓋彌彰。

習近平和涉台幹部擔心:(ㄧ) 國民黨慘敗,是否引起骨牌效應,在2016年大選再次挫敗,導致民進黨重返執政;(二) 改朝換代否將逆轉兩岸關係?迄今「國台辦」似麻木不仁和漠視台灣人民感受。12月初,馬請辭國民黨主席後,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仍一廂情願希望「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各領域交流合作繼續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繼續推進」。

北京仍未能正確解讀台灣政局及台–中關係可能演變。畢竟台灣是一多元民主國家,所有內政外交,包括對中政策必須以民意為依歸。已經卡關的服貿協定、兩岸監督條例和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恐難在馬英九總統剩下的不到一年半任期內通過立法院。雖然國民黨立法委員超過半數,其中四分之三由地方選出,面臨2016年改選的壓力,已自顧不暇,不可能完全聽命于馬。未來兩岸仍須協商的議題,包括貨貿協定與爭端解決,海基–海協兩會互設代表處,和經濟合作委員會的召開等等,更須公開透明,民眾參與及國會監督,不容馬政府片面決定。因此,儘管北京企圖掌握主動,控制節奏,持續深化和推進雙邊關係,但事與願違,延後和停滯勢難避免。

中國稱霸亞太,企圖併吞台灣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多次向美國推銷「新型大國關係」。早在2007年春天,一中方資深將領即向美國太平洋總部司令基亭 (Timothy Keating) 建議,中美雙方不妨以夏威夷為界,將太平洋一分為二,東側由美國,西側由中國分別管理。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正式標榜,中美共管太平洋是未來中國外交政策的大原則。

北京「新型大國關係」觀念具有下述戰略意涵及政策目標。第一,北京旨在提升中國在美國人眼中地位,要美國政府、智庫和媒體各界接受中—美是G2並駕齊驅、分庭抗禮,要求美國尊重中國「核心利益」 -- 包括停止對台軍售、不挑戰中國在東海和南海領域和主權主張。第二、北京宣示G2有意貶低俄、日、印度、印尼、澳洲、韓國的重要性及地位,其戰略意圖是在離間和分化美國與亞太盟國 (日、印度、韓、澳) 的關係。第三、北京在2013年底宣布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 (ADIZ),並宣稱中國海是其「核心利益」,以實際行動奪取有爭議性的黃岩島,設置石油鑽井平台,在永興島上延長飛機跑道等等,以展示其擴大領域和主權的雄心,引起國際側目和警覺。

習近平的中國夢即是大國夢,旨在恢復中國歷史上的光榮與大國地位。為達此目的,中國必須與美國分庭抗禮,挑戰既存的國際制度和遊戲規則,另起爐灶。最明顯的是5月間在上海舉行的「亞信會議」(CICA) 峰會上,習近平並提出「新的亞洲安全概念」,強調「亞洲人的問題由亞洲人自行解決」,亞洲人的安全由亞洲人自己維護」。他聲稱中國將研擬亞洲的區域安全行為準則和安全夥伴計畫,企圖自立門戶和排除美國的參與。北京的另一動作就是設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IIB,亞投行),抗衡美日主導,總部設在馬尼拉的「亞洲開發銀行」(ADB) 會員迄今已有20個以上國家,包括印度、印尼、菲、越加入,但美、日、澳、韓採取保留態度。

7月間在巴西舉行的「金磚五國」(中、印、俄、巴西和南非) 會議,習近平儼然世界開發中國家龍頭,主導籌設開發中國家的建設銀行 (金磚銀行)。為了挑戰二戰後設立的「布列敦森林金融體系」 (Bretton Woods System) 和由美英所控制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中國主導此一新經濟/金融組織,標榜代表和爭取開發中國家的權益,總部將設在上海。

歐巴馬和他的國安顧問萊斯 (Susan Rice) 繼續敦促北京恪守國際規範,擔負國際社會責任,與美國合作共同解決區域和全球性問題,如同對牛彈琴,也是不知天高地厚。鄧小平時代,北京不得不加入美國主導的國際社會,遵守其制度和規範。習近平的中國夢是要成為全球的冠軍國,北京不但有意願也有能力挑戰舊秩序,並參與設定新議題和新遊戲規則。

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內戰勝出,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政權則流亡台灣,侈言反共抗俄,堅稱中華民國才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60多年來,中共政權一直圖謀解放台灣、統一中國。在1950年代,解放軍幾度使用武力攻擊外島,卻因美國全力協防,並與國府簽訂協防條約,武力統一台灣策略並未奏效。

1979年底,華府接受北京「斷交、廢約、撤兵」三條件,完成美--中關係正常化,和撤銷對國民黨政權的外交承認。鄧小平等領導人可能認為美國棄台,國府已孤立無援,不得不在短期內與北京談判中國統一事宜。出乎意料的,美國國會幾乎以全票通過「台灣關係法」,並繼續對台軍售及提供安全保護傘,卡特總統被迫簽署。

鄧小平自認中國之力不足以挑戰美國,乃放棄武鬥一途,專注於「改革開放」,全力發展國內經濟。鄧的「韜光養晦」策略為中國爭取到30年的和平國際環境,大幅提升中國經濟、軍事和綜合國力,由富國而強兵。

過去幾年,中共領導層,尤其是軍方激進勢力,檢討和質疑鄧保守策略;他們認為美國已顯衰落和敗象,中國超越和打敗美國成為世界的「冠軍國」指日可待。為了應付美國對台灣的協防,解放軍做了「反介入」(anti-access) 和「區域拒止」(area-denial) 的部署,擬用東方-21D (所謂航母殺手) 及其他精準打擊遠程飛彈以嚇阻、延緩和打敗美軍的可能干預行動。

但中共戰略家深諳孫子「不戰而屈人之兵」及「上兵代謀」的戰爭藝術,對台進行統戰,透過台商取得和控制媒體,在政界和企業界招降納叛,收編買辦和代理人,加強對台灣政界和經濟的控制。

「上兵伐謀」,北京對台的「三戰」(法理戰、新聞戰、心理戰),對台灣朝野及國際社會強勢主張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片面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習近平接管對台政策後,亟思有所突破,他透過與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APEC台灣領袖特使蕭萬長會面和其他管道,再三逼馬英九開啓政治對話、政治談判,和簽訂和平協議。九月下旬,習迫不及待,對台灣統派團體拋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北京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是一大敗筆。他突如其來的政策宣示,拆穿了馬英九2008年以來「九二共識」和「一中各表」的騙局,也造成K黨重大政治傷害。根據資深觀察家楊憲宏的分析,習近平毫不避諱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的目標是一場土石流,衝垮國民黨九合一選情,或將帶來兩岸關係的逆轉。

馬總統在選前已對國際媒體表示「不必特別加速或討論台灣人民還沒有準備好的話題」,因為欲速則不達、揠苗助長。對習的逼統,馬清楚表示在他總統任內,仍將堅持「不統、不獨和不武」,並相信這是兩岸和平發展達成穩定持久架構的關鍵。值得鄭重指出的,馬政府的九二共識和「三不」政策並不能保證台灣的安全與台海和平。

台灣朝野必須防範習近平「依法治國」,根據北京2005年的反國家分裂法對台進行武力威脅。除了台灣推動法理台獨,如果台灣無限期拖延統一,「和平統一可能性完全喪失」,也構成中共使用武力,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的要件。國人必須有心理準備和未雨綢繆以因應各種變局。

美國對台政策讓人失望

1945年8月15日太平洋戰爭結束後,美國政府透過遠東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宣布第一號命令,授權中國戰區領導人蔣介石接收台灣。美國沒有考慮或諮詢台灣6百萬人民意向情況下,就決定了台灣的命運,把台灣交給蔣介石的國民黨政權。

台灣人民目睹與體驗國民黨腐敗的官僚和軍隊貪污、斂財和欺壓百姓的惡劣行為,忍無可忍,爆發官逼民反的大規模二二八抗議事件,要求改革。但蔣介石卻增兵台灣血腥鎮壓,屠殺和清洗、殺害各界菁英2萬多人。當時在台北的美國副領事 George Kerr 根據他的實地視察,後來出版了Formosa Betrayed (被出賣的台灣)一書,對國民黨在台的暴政和殘殺台灣人民的惡行曾有詳細記載。他並批評美政府不重視人權和台灣問題,對國民黨在台灣的大屠殺責無旁貸。

1949年蔣介石在中國內戰潰敗,流亡台灣後,杜魯門政府認為共軍渡海攻陷台灣大勢已去,一度決定棄台。但共軍未能及時行動,北韓的領導人金日成卻於1950年6月25日發動韓戰,欲以武力統一朝鮮半島。金日成可說救台有功,他的軍事行動推翻了杜魯門半年前仍信誓旦旦宣示的不介入中國內戰的政策,也促使杜魯門下令美國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防止解放軍渡海攻台。

毛澤東未能按既定政策解放台灣,在同年10月下旬派遣幾十萬共軍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名義秘密越過鴨綠江「抗美援朝」,和美軍兵戎相見,韓戰快速轉化為中—美戰爭。因此,國民黨政權也轉危為安,成為美國圍堵共產集團赤化亞洲的盟友。共軍雖曾在1954-1955 和1958年在台海用兵,並佔領了接近大陸的島嶼,如大陳和一江山,但因美軍協防和美—台協防條約所提供的保護傘,有效嚇阻北京解放台灣的企圖。

台灣人民不會忘記美國政府虧欠台灣的歷史。它因反共和其他國家利益考量,長年支持蔣家的一黨專政和白色恐怖統治,似未曾考慮台灣人民的人權與北京政府建交和撤銷對國府外交承認時,也有棄台的意象。

和平中立新台灣

為因應中共政權併吞台灣的陰謀與威脅,一群民間公民團體、智庫、學者,和仁人志士倡議新的國家策略以推動台灣的和平中立。10月間,由前副總統呂秀蓮領導,他們成立了「台灣和平中立大同盟」,並籌組「和平大使團」和招募1萬名台灣和國外的和平大使以推動此一運動,積極爭取國內和國際社會的支持。

迄今已有500多位來自民間團體、企業界,和關心國事的海內外人民用行動表達支持,繳交年費和加入「和平大使團」參與國內外宣傳活動,其中有幾十位美國、中南美洲、亞洲,和非洲的台商。一位來自美國德州的台商在大同盟成立會上公開表示「台灣的和平中立不是黨派的議題,凡是關心台灣命運的同胞,不分黨派,都應該支持。」

台灣成為和平中立國之道,必須經由公民投票,凝聚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國民意志。舉行公民投票前,台灣社會各界應舉行廣泛和深入的正反辯論 (如同今年9月間蘇格蘭獨立公投在英國的辯論),以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和帶動世界民主國家對台灣未來的關心。一旦公投通過,政府必須宣布台灣人民的選擇,爭取國際社會及聯合國支持,立法院也必須立法,並將台灣的和平中立入憲,成為台灣的基本國策。

因為北京圖謀與國民黨政府「政治協商」或動武以達成終極統一,台灣推動和平中立是「預防性防衛」措施 (a preventive defense measure)。如果台灣被中國併吞,中國即可利用台灣成為其擴張到西太平洋的基地,如此將對美、日和其他亞太國家構成新安全威脅,我們將適時提供有力論述和說明,尋求他們的諒解和支持。台灣將採取武裝中立 (armed neutrality) 的政策,如瑞士和瑞典,建立強大國防和嚇阻力量,以保障台灣的安全和中立。

由於北京的壓力,小布希政府曾反對陳水扁政府「入聯公投」及其他可能「改變現狀」錯失。未來美國政府是否仍會反對台灣的中立公投?如果台灣宣布中立,是否影響台—美安全合作?美國的「台灣關係法」的存在與運作,排除中立的台灣,是否有足夠力量抗拒中共的軍事威脅?

值得鄭重指出的,美國對台軍售和安全協助,以強化台灣自衛能力和嚇阻中國侵佔台灣是美國在亞洲的「核心利益」。美國由本身利益制定了「台灣關係法」與台灣政府無關,但美—台利益是共同和重疊的。2005年2月,中國「人代會」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前夕,美—日外長和防長舉行「2+2」會議,重申兩同盟國維護台灣海峽和平與安全的共同利益。台灣並未參與此會議,但歡迎美日是「被動的受益者」。

簡言之,和平中立的台灣是亞太區域和平和安定的正面力量,有助於維護台灣海峽及巴士海峽得航行自由和安全,應為美日及亞太國家所歡迎。在美日安保和防禦架構下,台灣被定為為「周邊有事」的範圍,甚至於是「隱形成員」,中立的台灣不會忽視或放棄與其他維護亞太和平與安全的民主國家的防衛合作。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