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媽媽教吳寶春的事:做人不要怨天尤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媽媽教吳寶春的事:做人不要怨天尤人!

以母親之名成立基金會、賣鳳梨酥,為了給母親遲來的榮耀

 2016-05-06 21:00
吳寶春說,自己人生奮起、努力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榮耀媽媽。」圖/吳寶春(麥方)店提供
吳寶春說,自己人生奮起、努力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榮耀媽媽。」圖/吳寶春(麥方)店提供

所有成功者背後多有一雙強有力的手,那多半是一雙女人的手、是媽媽的手。對麵包師傅吳寶春而言,人生奮起、努力的目的只有一個:「榮耀媽媽。」

很多人好奇,為何吳寶春(麥方)店明明是麵包店、卻還賣起鳳梨酥,品名也看似毫無關聯的「無嫌鳳梨酥」,「難道是鹹的鳳梨酥嗎?」常有人不明所以的問。其實,這是吳寶春人生最貧苦時、唯一「甘甜」入心的滋味,那是他母親、陳無嫌女士,一個一生勤懇辛勞的鳳梨農婦、留給孩子樂觀知命的味道。

從穿夾腳鞋在總統府外游蕩成了總統府內的貴賓

吳寶春與徒弟謝忠祐日前在民報文化講堂對談時,也特別提到,「我媽媽不會講什麼人生大道理,她唯一教我的事,就是做人不要『怨天尤人』,這句話,我一輩子都記在心裡,再怎麼辛苦、再怎麼落魄時,都不要爭辯、不要埋怨,腳踏實地去做就對了,我也時時跟年輕同事分享。」

17歲時,從屏東到台北當麵包學徒,體重還不及50公斤。瘦小的吳寶春、每日有做不完的工作,晚上只有窩身在工廠裡的小閣樓,一個月只能休息兩天,口袋空空,時間不夠回屏東、鈔票也不夠去「找樂子」,又不願再待在苦悶的工廠裡吸聞油膩的味道。

一雙藍白拖,就遊蕩到中正紀念堂廣場(現更名自由廣場)前牆圍,看天、看人、看鳥,這是少年吳寶春唯一「消費得起」的娛樂;有時就這樣一路晃蕩到總統府前,博愛特區警備森嚴,見這「衣裝不整」的少年,還會作勢驅趕。

「我沒想到,有一天,因為做麵包拿到獎,會進入總統府裡、成為總統邀約的客人。」吳寶春說,2008年他拿到世界麵包大賽團體亞軍時,被總統馬英九召見,進入總統府那一刻,「當年那個穿著夾腳拖、自己17歲在外遊蕩的身影,立即湧入腦海。」


民報文化講堂「敢夢!進擊的麵包手,吳寶春、謝忠祐對談」。圖/郭文宏攝

低潮時返鄉聞到媽媽的味道做出得獎麵包

從門裡到門外,這段路程,吳寶春奮鬥了快20年,而驅動他咬牙往前衝的,都是希望能回報媽媽的力量。

當年,吳寶春每次有連假回家時,雖然家裡不寬裕,媽媽都會特別準備一些好吃的等他回來。有一回,他臨時返家、未事先通知,看見家裡飯廳上,只有一碟「醃鳳梨」,他才知道,母親一個人過的是什麼生活,卻從未向子女說一句苦,總是笑臉迎接他們。

備戰2006年亞洲麵包大賽、以取得2008年世界麵包大賽資格時,吳寶春的媽媽已過世,他陷入空前低潮,為了比賽規定的「國家特色麵包」苦思不出靈感。一天,他回到大武山腳下的故鄉,走在故鄉的土地上,突然飄來一陣熟悉的味道:「那是每年冬至時,媽媽都會做給我們吃的桂圓糯米粥,突然一道靈光閃過,啊!我要為媽媽做一款麵包:桂圓麵包!」

這是他初次在世界揚名、後來拿到世界盃亞軍的「酒釀桂圓」的原點,吳寶春一直認為,那是在天上的媽媽給他的「提示」。「亞洲大賽那天,正好是母親節呢!」他說。

以母親之名創立基金會、賣鳳梨酥做公益

但他揚名立萬的時刻,來不及讓媽媽分享。因此,2010年他站上巔峰、拿到個人賽冠軍,成立吳寶春(麥方)店,隔年便以母親的名字創立「陳無嫌基金會」,而店裡賣的「陳無嫌鳳梨酥」除了念紀一生為鳳梨農的媽媽外、這項產品的收益也全數捐給基金會,投注於鼓勵偏遠地區孩子閱讀工作之用。

民報文化講堂上,有許多對烘培懷抱熱情的孩子,從各地來聽吳寶春和謝忠祐開講;更有不少有父母帶著他們的孩子遠道而來。


民報文化講堂「敢夢!進擊的麵包手,吳寶春、謝忠祐對談」↑與會者提問踴躍。圖/郭文宏攝

一個既關心又憂心的母親問吳寶春:「我的孩子很喜歡烘焙,但是,未來台灣的巿場會不會飽和了呢?」

吳寶春這樣回答:「巿場飽和?現在已經飽和,而且每一個領域,也可能都認為自己的行業飽和了。但是,就算飽和的狀況下、就沒有辦法創造出自己的巿場嗎?爸爸媽媽不妨放手讓孩子去飛,他們努力過、就算最後撞牆了,跌倒了、爬起來,會再繼續飛。如果,他們還沒有飛、就拉住他們,他們可能一輩子不敢飛。」

媽媽的力量,不是收、是放!是身教、是關愛。經過無數次撞牆、跌落,如今已飛上青天的吳寶春,從自己媽媽的身上,悟出這個道理。


無嫌鳳梨酥。圖/吳寶春(麥方)店提供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