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吳寶春的極致美學:想揮舞國旗為台灣奪冠的人 沒有時間睡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吳寶春的極致美學:想揮舞國旗為台灣奪冠的人 沒有時間睡覺!

兩百分的努力 兩百分的堅持 成就兩百分的麵包!

 2016-05-03 08:55
吳寶春(左)不只是個瘋狂的選手,也是個瘋狂的「魔鬼教練」,也許他展現的,正是一套極致的美學。而人稱「小吳寶春」的麵包師傅謝忠祐(右)也說,跟著吳寶春練習的過程真的很辛苦嚴格 。(郭文宏/攝)
吳寶春(左)不只是個瘋狂的選手,也是個瘋狂的「魔鬼教練」,也許他展現的,正是一套極致的美學。而人稱「小吳寶春」的麵包師傅謝忠祐(右)也說,跟著吳寶春練習的過程真的很辛苦嚴格 。(郭文宏/攝)

【編按】《民報》文化講堂於四月底舉辦「敢夢:進擊的麵包手—吳寶春vs.謝忠祐 師徒對談」,這是吳寶春與謝忠祐師傅以教練與選手身分一起奪下2016年世界麵包大賽團體亞軍後,首度攜手與讀者面對面,進行一場夢想激盪、潛能激發與人生願景的跨世代對談。是一場關於如何「勇敢去夢」的對談與分享! 

他回憶拿世界冠軍那年比賽前的日子,想把台灣扛起來的心,能讓一個人自我激勵甚至犧牲到甚麼程度?吳寶春自己承認,確實是到了有點「變態」的程度了。

一次練到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他終於躺到床上告訴自己,今天得要休息了,「但是,當我眼睛睜開又閤起來的時候,腦海裡面浮現了自己帶著台灣的國旗出去比賽得到冠軍的畫面,我就告訴我自己,要拿到冠軍,是沒有什麼時間睡覺的。」於是便從床上爬起來,繼續練習。接著隔天也用一樣的方法告訴自己,督促自己繼續堅持。

「或許聽起來很變態吧。但我覺得,就是要透過這樣的方式去達到一個忘我的境界。」吳寶春說。他也越發能夠體會《進擊的鼓手》裡,為什麼他們都打鼓打到流血了卻還要繼續打,「因為要追求那個境界,就必須這麼做。」

吳寶春說,其實那時候在練習時也是練到這個樣子,他甚至一度瘦到蹲下再站起來、褲子就會掉下去的程度。「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但他相信,「只要我比完賽結束之後,這個變態的過程就結束了。但是在那之前,一定要堅持下去。」

世界冠軍級別,已經不只是「職人」的層次了,嚐嚐這麵包是什麼滋味?對瘋狂的吳寶春來說,還得能把屬於土地的芳香和國族的光芒透過麵包發散開來,才是冠軍麵包所必要展現的其中一味吧。

這次寶春師傅和他的徒弟忠祐師傅受邀在《民報文化講堂》對談的主題是「進擊的麵包手」。吳寶春說,他最喜歡的一部電影,就是《進擊的鼓手》。劇中的安德魯為了成為頂尖的表演者,有多次打鼓打到雙手生繭流血,但OK繃一貼便繼續練習,甚至練到滲出血來。「如果你們要做到頂尖的話,就是要像進擊的鼓手這樣子練。」吳寶春說,他帶隊出去比賽前便播放這部電影讓選手們看,並要他們自問能不能挺得過。他告訴隊員們,出去比賽,「唯一的目標就是冠軍。沒有決心的話就不用比了,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要做就要把它做到極致!」


吳寶春對著謝忠祐和他們的隊友講,出去唯一目標就是拿冠軍,沒有決心就不要比。(郭文宏攝)

兩百分的追求與堅持
信任是用心所鋪成的

吳寶春說,當年他參加亞洲盃,日本師傅來的時候告訴他:「你必須準備到150分。」那時候他想,日本人準備到150分,可我們沒有什麼資源去和人競爭,所以若想要贏他,更必須把自己準備到兩百分才行。於是,他自此設定了「兩百分」的標準,用兩百分的概念來準備自己,也用兩百分的概念去訓練學生。

秉著《進擊的鼓手》的理念以及兩百分的嚴苛堅持,吳寶春不只是個瘋狂的選手,也是個瘋狂的「魔鬼教練」。人稱「小吳寶春」的麵包師傅謝忠祐說,這個練習的過程真的很嚴格,而寶春師父也同樣要求他們追求這個「兩百分」。在次練習結束之後,寶春師傅總會要他們給自己打分數。既然是要求達到兩百分,那麼「今天你給自己打幾分?明天你希望自己拿到幾分?」在每一次的自我檢視和檢討中,一步一步往兩百分的目標邁進。

吳寶春對於兩百分的要求,不僅僅只專注在麵包烘焙上,而是細微至工作環境的清潔,便可以見得端倪。謝忠祐說,「寶春師傅對於品質、清潔都很要求,比如我們下班後是完全不能有一點粉塵的。」吳寶春(麥方)店,每日打烊後必徹底清潔消毒,在下班後總要花上兩三個小時清潔,必須要做到看不到也摸不到任何粉塵。製作麵包的工廠可以做到不留一絲麥粉屑,足見吳寶春對於每一個小細節的要求與堅持。他也說,有在烘焙業待過都知道,這是很困難的。


吳寶春不只是個瘋狂的選手,也是個瘋狂的「魔鬼教練」。(吳寶春<麥方>店)

對此,吳寶春則表示,這個堅持的點在於,大家都要有一種使命感。什麼使命感呢?「萬一出了什麼事,不光是對台灣消費者的不負責,對整個台灣的形象也是有影響的。」近幾年,台灣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也一度損及台灣的形象,沒資格再去說哪個國家是黑心商品的代名詞,因為就連自己Made in Taiwan的食品,反而讓人吃得戰戰兢兢。其實,「吃得安心,這就是顧客要的。」就是這麼簡單而已。吳寶春要求師傅們從「心」開始,不光是做麵包,做每一件事都是,「這個態度養成了,未來不管從事什麼,相信都是會成功的。」他認為,要給消費者的就是「信任」,其價值是在那背後的「用心」。

兩百分的用心觀察
發自內心肺腑喜愛

除了堅持不懈之外,他的「用心」之處也體現在「觀察」上。謝忠祐回憶道,有時候做出來的麵包會被師父打槍,說是「沒亮點」。然而所謂的「亮點」究竟是什麼呢?謝忠祐說,寶春師傅也不會直接點出來,而是讓他們自己去摸索答案;至於解題的方式,就是要學習「觀察」。

吳寶春之所以成功,不單只是倚賴高度的堅持和自我要求,他更用心地去觀察、去研究國外的作品,或是歷屆的得獎作品。他告訴謝忠祐,去看看那個第一名,思考它為什麼是第一。「你一直去看,就能看出別人的亮點。漸漸地,你甚至還能在賽場上判斷出哪一隊比較有可能得獎。」謝忠祐說,在不斷觀察歷屆獲獎麵包的過程中,他也慢慢領悟了師父說的那個「亮點」是什麼。

事實上不只是比賽時觀察其他作品,吳寶春也「觀察」人們的消費習慣,知道顧客們心裡想什麼、要的是什麼,並且去思考如何達到顧客的期待,因此而能製作出深受大家喜愛的麵包,這便也就是他「兩百分的用心」了。

正因為這樣兩百分的要求、兩百分的努力、以及兩百分的用心,從而誕生出足以一爭世界頂點的「兩百分的麵包」,這份巔峰的榮耀,絕對不只是剛好而已。


曾經放棄烘焙這行的謝忠祐,繞了一圈,發現最愛的還是麵包。(郭文宏攝)

對於現場也有夢想著踏入烘焙界的年輕朋友們,謝忠祐也以自己的經驗建議道,「想要做這一份工作,必須要有很大的堅持和很多的努力,以及很大的熱情。」他坦言,自己就曾經有半年放棄過麵包,跑去做保險;但之所以後來又回來,是因為發現自己真的很熱愛麵包。這是他的興趣,也是夢想。

因為熱愛,半年後回到麵包業的謝忠祐,從那時候就決定要一直做下去。他說,有些人可能只是覺得做麵包好像很好玩,但如果只用玩的心態來到這個地方,是沒有辦法待得長久的,更遑論走向世界了。「最終其實工作還是得要你喜歡的,得要是你的興趣,才會是你繼續下去的動力。」

【相關連結】
吳寶春:不把中國巿場看成全世界 只想把全世界帶來台灣
敢夢:進擊的麵包手—吳寶春vs.謝忠祐 師徒對談
敢夢!謝忠祐,從巴黎開始的夢在巴黎征服
「出賣」台灣! 吳寶春團隊首推酵母、小麥到食材百分百MIT麵包
從放牛班到碩士班! 吳寶春7月取得EMBA文憑
吳寶春的樸實成功學:每年初始和自己訂一個新約
世界麵包大賽為台灣贏下最漂亮的外交戰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