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左營二戰祕史:震洋特攻隊駐臺始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左營二戰祕史:震洋特攻隊駐臺始末

2018-09-01 10:30
作者:文/郭吉清、廖德宗 圖/林家棟
譯者:
出版社:遠足
出版日期:2018-08-27
官方網址:

​第一章 發現震洋隊遺址(摘錄)

 

左營舊城震洋隊遺址的發現,是來自許多看似單純的事物,在經過有心人鍥而不捨地抽絲剝繭後,串連而得的結果。其過程迂迴曲折,一脈相連,最終成為左營歷史的一部分。

 

一、昭和水管的身世之謎

二○一二年十月間,在西自助新村的樹林內,有人發現十一支黑色鑄鐵水管,每支直徑約六十公分,長約三.五公尺,其中兩支有焊槍切割過的痕跡,鐵管上鑄有「昭和十六年」的

​第一章 發現震洋隊遺址(摘錄)

左營舊城震洋隊遺址的發現,是來自許多看似單純的事物,在經過有心人鍥而不捨地抽絲剝繭後,串連而得的結果。其過程迂迴曲折,一脈相連,最終成為左營歷史的一部分。

一、昭和水管的身世之謎

二○一二年十月間,在西自助新村的樹林內,有人發現十一支黑色鑄鐵水管,每支直徑約六十公分,長約三.五公尺,其中兩支有焊槍切割過的痕跡,鐵管上鑄有「昭和十六年」的字樣,上面還有一個「水」的標誌。由於樹林位於房舍後面,地點相當隱密,只有附近的居民知道裡面藏有水管。一九四九年後,這些居民來此造屋居住時,水管已在此地。他們曾經報請海軍總部處理,但因為海軍查無財產記錄,之後就一直擺放在原地。他們還說,曾經有人半夜開吊車來,想運走變賣,經人發現後報警處理,警方因該物品查無所有人無法處理,而不了了之。欲占為己有的人,曾搬來全組切割工具,偷偷摸摸進駐樹林內,想化整為零地分解,最後因水管硬度太高,僅稍微切了表面,便因代價太高而放棄。

「昭和水管」的消息在西自助新村傳開後,引起許多文史工作者的關心。他們進一步發揮想像,在憑著現場水管的形狀、顏色、尺寸與長度後,推測其可能是二戰期間,日本海軍製造「回天」自殺潛艇剩餘的材料,而擱置在此。二○一三年三月間,由於「昭和水管」的發現,西自助新村路旁幾個龜形防空洞也被賦予更大的想像。文史工作者呂寅生認為,若這些龜形防空洞是自殺部隊的「格納壕」,南海大溝便是自殺部隊小艇通行的水道。他又認為,自殺小艇是藉由舊城的護城河──南海大溝進到舊城內的基地,而停在龜形格納壕內,「昭和水管」可能是製造「回天」自殺潛艇的鋼材。

呂寅生的家族與日本海軍有深厚的淵源。祖父曾為馬公日本海軍警備府的車床技工,伯父是日本海軍的搶救大隊人員,父親則是日本澎湖海軍警備府工作所的鐵工技工。日本投降前夕,父親被派往基隆,修護遭美軍重創的船艦,之後被遣返澎湖。一九四八年七月,國軍徵召有經驗的技工修復左營軍港,呂寅生便隨著父親從澎湖搬來左營西自助新村──日本人留下的施設部宿舍。當時他才三歲。他還記得他們住在自助新村二二○號的大型官舍,檜木香氣四溢,和室的「秀里門」木質軌道上,還深深留著小型船艇尖形底部拖行的痕跡,因此他認為,二戰末期自殺部隊小艇曾經被藏在施設部宿舍裡。小時候他到南海大溝軍港海邊玩耍時,曾經看到許多廢棄的小艇。當他看到自助新村這些舊事物,不禁喚起兒時回憶。

有了這些推測,呂寅生向高雄市政府文化局提報「西自助新村龜形防空洞是格納壕」的議題,文化局於是召集了舊城文化協會、各相關代表及軍事古蹟專家楊仁江建築師共同會勘。楊仁江認為龜形防空洞入口太小,無法容納自殺小艇;另外兩位學者則認為,必須將防空洞水泥送檢,才能確定建造年代。至於西自助新村龜形防空洞究竟建造於何時?是什麼人建造的?用途是什麼?那時沒有人能提出合理的答案。

二○一三年底,呂寅生又提出一個更驚人的議題。他邀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人員前來勘查西門砲台段城牆上的水泥台座,竟發現其可能是日本神社的「本壇」基座。從城牆的階梯可登上眷村居民所認定的西門遺址。他從小就對這個階梯印象深刻。早期眷村的孩童逐日增加,經常有小孩生病。每到週六下午,海軍會派行動巡迴醫療車來村裡看診,因為自助新村人數較多,看診的地點便設在舊城殘蹟的石階邊。他還記得消毒的酒精燈通常放在石階的第三階,第二階放紫色的玻璃藥水罐子,其他棉花和紗布則放在一張大木桌上。這個臨時醫療站前面就是南海大溝,往斜坡下去有座木橋。

儘管呂寅生和他的朋友提出這個前所未聞的驚人看法,但當時大家都毫無頭緒,眷村也沒有人能解答這些遺跡的來由。隨著眷戶搬遷,西自助新村已人去樓空。由於遺址的發現,而不斷湧現待解的疑問,到底還有沒有人知道過去的歷史?令人感到心急。

第二章  震洋隊的由來(摘錄)

一、第四「金物」── 震撼太平洋的海軍震洋艇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破壞最嚴重的全球戰爭,死亡人數粗估八千三百萬人,戰場遍及全世界。其中,以日本為首的軸心國及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五年九月的太平洋戰爭中開打,此一戰爭又稱大東亞戰爭,改變臺灣命運最多,也讓臺灣人永世難忘。我們對於這段二戰的歷史已然陌生,然而,太平洋戰爭中的「震洋隊」的故事更是鮮為人知。

二戰末期,日本已走到山窮水盡、海空難行的地步,不僅深陷中國、太平洋、東南亞的戰場泥淖,戰爭虛耗之下,國力更日趨衰微,國內經濟全被拖垮、瀕臨崩潰,但軍國主義份子仍窮兵黷武,不斷將國民拖入更加凶險的境地。日本大本營最後提出「一億玉碎」的口號,號召全國一億人民成為「特攻隊員」,在盟軍登陸本土時,人人參與戰鬥直至戰死,甚至連裕仁天皇都認可這個口號。於是,大多數日本人便像打了雞血似地,積極響應天皇的號召。

早在一九四四年(昭和十九年)四月,日本海軍軍令部就提出九種可在空中及水面上、下執行特攻作戰的新武器,並基於保密緣由,分別命名為:「①-⑨金物」。①金物是潛艦攻擊潛艇(蛟龍)。②金物是對空攻擊兵器。③金物是S可潛魚雷艇(海龍)。④金物是「舷外馬達攻擊艇」。⑤金物是自走爆雷、⑥金物是人間魚雷(回天)。⑦金物是電探兵器。⑧金物是反電探兵器。⑨金物是特殊部隊兵器(震海);其中稱為「④金物」的「舷外馬達攻擊艇」便是震洋艇的前身。

艦政總部主導設計的「舷外馬達攻擊艇」,在考量量產速度後,決定以木材為船體,採用豐田汽車(TOYOTA)製造的四噸貨車引擎為小艇動力,並以達到三十節的最高速度為目標;同時因為載重考量,決定使用二百五十公斤的攻擊炸藥。

一九四四年(昭和十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海軍紀念日,試作艇終於製成;同年八月二十八日,「④金物」命名為「震洋」,正式成為日本海軍的作戰武器。「震洋」一詞,取自明治時代的軍艦「震洋艦」,隱含「一發必中,擊沉敵艦,震撼太平洋」的深意。

一型和五型的震洋艇分別為單人和雙人座。震洋一型艇長約五.一公尺,寬一.六七公尺,高七十八.五公分,重量約一.四噸,航速約在十六至二十三節之間,航距可達一百一十海里;艇前裝有二百五十公斤的炸藥。震洋艇因載有炸藥而被認定是「自殺攻擊」的武器,但事實上其最初的設計包含舵輪等固定裝置,搭乘員也配有救生衣。換言之,搭乘員可在確定攻擊方向後,自船艇後方快速逃生。不過在敵軍砲火環伺下,即使逃出來,生存機率也非常低。

震洋五型艇為一型艇的改良型,因為搭載兩名搭乘員,全長增為六.五公尺,寬度增為一.八六公尺,船艇總重達二.四噸,可高達一百三十四HP的馬力,約為一型艇的兩倍;引擎由一顆增為二顆,航速提升到二十三至三十二節之間,航距拉大為一百七十海里。

一九四四年(昭和十九年)六月,日本海軍在菲律賓海戰慘敗後,完全喪失了西太平洋的制空、制海權。同年七月,日軍頒布大海指四百三十一號令,正式實施「捷號作戰」,要求各軍確保國防要域,以潛艦、戰機、特殊兵器對美軍艦隊展開奇襲作戰,施展「十死零生」的全軍特攻。十月中旬,雷伊泰灣海戰(Ba­le of Leyte Gulf)爆發,由於戰機數量不足,時任日軍第一航空艦隊司令官的大西瀧治郎中將決意採用讓國家「起死回生」的特殊戰法應戰,具體作法為:派出裝滿汽油與炸彈的飛機,朝美軍船艦施以自殺式撞擊。十月二十一日,以關行男為首的飛機駕駛員,向美軍航空母艦群發動多次組織性的自殺式攻擊,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神風特攻隊」自殺式攻擊的起源。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