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仁醫心路】後山的天使醫師~譚維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仁醫心路】後山的天使醫師~譚維義

到最偏遠的地方,幫助最需要照顧的人

 2016-11-06 10:37
他是後山的天使醫師,「譚爸」譚維義,他將生命中最黃金的歲月都給了台灣。圖/作者翻攝
簡介:

「『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給東西、給錢也許容易,把自己給了卻是難上加難;不只是一天、一個月、一年,而是三十三年天天把自己毫不保留的給出去,更是三十三年天天的捨己愛人!」他是後山的天使醫師,「譚爸」譚維義,他將生命中最黃金的歲月都給了台灣;他卻謙虛地說自己不是「天使」,而是「僕人」;他習慣蹲下來,彎著腰,以僕人的姿態照顧大家。

譚維義(Frank Dennis)出生在美國,但是卻比台灣人還像台灣人

「『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給東西、給錢也許容易,把自己給了卻是難上加難;不只是一天、一個月、一年,而是三十三年天天把自己毫不保留的給出去,更是三十三年天天的捨己愛人!」他是後山的天使醫師,「譚爸」譚維義,他將生命中最黃金的歲月都給了台灣;他卻謙虛地說自己不是「天使」,而是「僕人」;他習慣蹲下來,彎著腰,以僕人的姿態照顧大家。

譚維義(Frank Dennis)出生在美國,但是卻比台灣人還像台灣人,比台灣人還愛台灣。「小時候,常見到我父母幫助窮苦的人,尤其每年的聖誕節,他們都會準備食物送給貧窮人家,所以我從小就發現最快樂的事就是幫助別人。」譚維義這麼說。因著想照顧人的初衷,他在就讀明尼蘇達大學時,決定轉讀醫學院。四年級時,他和同校讀護理的譚莎莉(Sally)結婚,此後的人生,他們相偕相伴,共同面對生命的所有挑戰。

畢業之後,譚維義到印地安人部落行醫,他也向協同會詢問有無到非洲行醫的機會。協同會表示非洲已有其他醫師要去;譚維義原先覺得失望,他已預備這麼多年,要到非洲行醫,但是也在此時,他們接到一封來自福爾摩沙的信,信件由台灣台東縣成功鎮寄出,描述很多原住民患有肺結核、很多人骨折之後沒有接好,還有砂眼等疾病,請求差會差派一位醫生和一位護士到台東來幫助那裡的原住民。

譚維義沒想到自己的所學,恰好這麼適合「福爾摩沙」的需要。他二話不說,和護士妻子譚莎莉帶著四個孩子搭上輪船,前往過去從未聽過的「福爾摩沙」──台灣。


台灣需要一位醫生和護士,譚維義和譚莎莉因此來到台灣。圖/東基

譚維義和妻子帶著四個小孩搭著貨船從美西出發,他們途經日本,再從東京搭電車到神戶,語言完全不通的一家人,在神戶車站經歷人生最痛苦的回憶。

他們到了神戶發現沒有船到台灣,在日本也不認識任何人,他們找不到英文電話簿,不知如何與外聯絡,再加上四個年幼的孩子肚子很餓,他們沒有地方洗澡,臉上黑黑的,爬在地上哭。譚維義回憶道,有五十多個當地日本人圍著他們,但是因為語言不通也不知該如何幫助他們,他說:「那應該是人生最低谷的時候了。」

輾轉途經日本,費盡千辛萬苦,三週之後他們終於抵達台灣。有了在日本語言不通的經驗,譚維義先在台北學了兩年中文 ,他們和孩子們學會的第一句話是:「溫州街98號。」就是他們的住處,至少迷路時,三輪車可以載他們回到住處。

譚維義很認真地學習語言,他會說流利的「華語」、「台語」和原住民「阿美族語」。一個美國人能夠流利地說著我們的母語,實在好令人感動,卻也汗顏,多少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他們卻是失去母語的人,不會說半句母語......


巡迴醫療車到山地義診。圖/東基

譚維義在台北學語言期間便會抽空到台東義診,他感受到,雖然一樣在台灣,但是醫療資源卻有極大的差異,特別是在台東,醫療資源和人才是特別的缺乏。

因緣際會之下,屏東基督教醫院的挪威籍醫生已經好多年沒回家了,他被派到屏基支援,好讓外國醫生可以返國休假。平日在屏基看診,週六、週日他就帶著醫學生到台東的偏鄉「成功」看病。

在屏基的時間,也恰是小兒麻痺在台灣大流行的時候,小兒麻痺是脊髓灰質炎病毒引起的感染症,在美國有疫苗接種和物理復健治療,和台灣當時這麼多被感染的孩子幾乎是被社會放棄了,只能無助地在地上爬行的狀況截然不同。

譚維義是一位外科醫師,他在屏基協助開刀治療小兒麻痺病童,每天都有開不完的刀,診間門口總是有兩百多位等待排隊的患者和家屬。除了手術治療,屏基也成立支架工廠,協助病童後續的復健與治療,讓孩子免於終其一生在地上爬行的悲慘命運,醫療團隊的努力,無非是希望孩子們未來都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譚維義醫師幫小兒麻痺病童開刀,也協助後續復健治療。(圖/東基)

結束在屏基的支援,譚維義決定全家搬到台東,這也是他當初來到台灣的初衷,他希望「到最偏遠的地方,幫助最需要照顧的人」!

他在台東成立巡迴醫療站,四處奔波巡迴看診也不以為苦。然而,台東醫療資源非常缺乏,過年時譚維義還是照常開著巡迴醫療車,到阿美族原民部落巡診,他發現一位罹患「阿米巴膿腫」的重症患者,需要緊急開刀,但是當時所有能執刀的醫院都不願開刀,他只好找上省立醫院,誰知省立醫院的醫師竟說,這個病人一定會死,拒絕開刀。

譚維義不願放棄每一位有希望被救治的病人,他跟省立醫院的醫師說:「一切的醫療責任都由我承擔,我來主刀。」最後病人才順利進入手術房,進入手術房後,省立醫院的醫師直接將手術刀遞給譚維義,他說:「看清楚,是什麼人用這刀子。」很明顯,他將所有責任與壓力都交給譚維義,手術過程中取出超過1000毫升的膿液,病危的患者最後終於得救。

就在這次事件後,譚維義有了非常深刻的體悟,他了解一位再怎麼優秀的外科醫師,也需要組織一個優秀的團隊,共同合作。他在心中立下宏願,他想要在台東蓋一間醫院,希望此後不再有醫院拒絕垂危病人的憾事發生。


部落的民眾都找譚維義醫師看病。圖/東基

譚維義從美國來到台灣,他從進步的城市自願來到資源最匱乏的鄉村,他看到當地民眾的需要,向天祈禱:「主啊,哪怕我只是黑夜裡的一顆小星光,都要盡力為祢發光。請允許我建立一所醫院照顧更多病人…...」

譚維義和妻子立下決心後,即刻行動,他們共寄出上百封信件,動用所有的人脈網絡,向美國教會以及親友募款。不只如此,他們親自回到美國,發起全國勸募活動。他們的努力沒有白費,共募得8萬美金,以當時的幣值換算約320萬台幣,和300箱堪用的醫療設備。

1969年,台東基督教醫院落成,創院院長就是譚維義,他們盡心盡力地照顧台東的民眾。早年醫院沒有電梯,譚維義親自揹著病患走樓梯揹到開刀房;為數不少的台東原住民沒有錢,他們求診之後,沒有錢開刀。醫院同仁幾度親眼目睹譚維義醫師拿錢給樓下的櫃檯,同時轉介經濟弱勢的民眾給社工,讓沒有錢的病患,都能得到相同的醫治。

譚維義對病患、對員工都很大方;對自己卻很節儉,他沒有領醫院的薪水,領的都是教會的奉獻,因此只要東西還堪用,他都捨不得丟。有次院內員工到譚院長家竟然發現冰箱的門是壞的,用繩子綁起來,冰箱的門才不會掉落。

東基成立後,面對的另一大挑戰就是醫療專業人員的極度缺乏,他一個人得包辦院內所有的外科手術,要看門診、住院、急診的病人,譚醫師24小時on call,隨call隨到。他唯一的休閒時光,便是妻子為他送便當,兩人一起用餐的短暫片刻。


東基是一間「行動醫院」,深入部落照護病患。圖/東基

譚維義在台東服務了33個年頭,將一生的精華歲月都奉獻給台東。他從英挺的年輕外科醫師,一直到老了身軀已經老朽,手指也因長期勞累變形彎曲,才在65歲那年終於放下手術刀。

他90多歲的母親也期待他能回到美國,母親對譚維義說:「兒子,我奉獻你給神用了這麼多年,現在你年齡也大了,你退休好不好,讓我『享受』一下你在我身邊的日子。」

東基員工舉辦「一粒從美國來的麥子─歡送譚院長晚會」,眾人用溫馨的歌聲送別譚爸和譚媽,他們就像一粒麥子一樣,在台東落地生根,為偏鄉醫療盡心盡力。如今他們終於可以退休回到美國陪伴老母,共享此生難得的天倫之樂。

「祂醫好傷心的人,裏好他們的傷。」在台東基督教醫院的大門,寫著這麼一句摘自聖經的話。台灣何其有幸,有像譚維義醫師一樣「只求付出、不求回報」的好醫生,他們無怨無悔地在台灣的山巔海涯間,「只要哪裡民眾有需要,他們就往哪裡去」。

「愛是一種決定,而不是感覺。」譚維義醫師在台灣的佳美奉獻腳蹤,獲得台灣醫療奉獻獎及總統頒發三等紫色大綬景星勳章,他和譚媽也獲得台灣永久居留證,以感謝他們對台灣的貢獻。譚爸、譚媽退休回到美國之後,也不時回到台灣,他們想念台灣的一切,喜愛台灣的食物,更喜愛台灣的風景以及人們。


譚爸譚媽回到台灣舉辦六十周年結婚紀念。圖/東基

我想起譚維義醫師曾說:「做一個讓病人願意信靠你的醫生。」非洲有史懷哲,台灣有譚維義,他是年輕醫生最好的「仁醫典範」,他已將一粒麥子深植在台灣這塊土地之上,愛心萌芽後將結成更多更多的麥種,灑向更多有需要的地方,幫助最需要照顧的人。

【相關連結】
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ohsuanchang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