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何清漣:中國為何不會出現斷崖式崩潰(1)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何清漣:中國為何不會出現斷崖式崩潰(1)

 2017-06-27 18:30
中國武警站在天安門上毛澤東像的前面與攔路的鎖鏈後面(2013年11月12日) 。圖上有毛像、警察、鐵索……圖/取材自VOA
中國武警站在天安門上毛澤東像的前面與攔路的鎖鏈後面(2013年11月12日) 。圖上有毛像、警察、鐵索……圖/取材自VOA

生活在國外的華人,只要是第一代,無論多少年,都會關心中國那塊土地上發生的事情。目前,大家最關心的就是中國未來的政治經濟局勢走向。我對此的判斷是:潰而不崩。這個預測是我2003年在《中國威權統治的現狀及前景》一文中做出來的,當時的估計是:在未來可見的20-30年當中,中國將陷入潰而不崩的狀態。很多人常記成崩而不潰,是因為沒理解好這句話的意思。潰,指的是國,即中國從社會生態上將一天比一天更為潰敗;崩,指的是政權,即中共政治短期內不會崩潰。目前,中國的社會緊張程度,讓所有階層都覺得自己不安全,沒有誰能夠逃離暴力:不是政府暴力,就是來自社會底層的暴力。前者的樣板是從今年2月以來相繼被抓的中國超級富豪肖建華、吳小暉。後者的最新例子就是6月16日江蘇省徐州一家幼兒園爆炸案,造成至少8人死亡,65人受傷,其中8人重傷。

這種情況就是我今天要講的主題:潰而不崩的中國,沒有誰得到春天。

政府強管制力:維繫中國的最後一根紐帶

從我的《現代化的陷阱》出版之後,這段時期內,西方兩度提出了崩潰論,一是章家敦先生2000年寫的《中國即將崩潰》;二是2012年發表在《全球事務》月刊 (9/10) 上的文章:即將崩潰的中俄兩國,作者是《華盛頓郵報》社論版副主任編輯傑克遜•蒂爾(Jackson Diehl)。作者認為中共與俄羅斯這兩個獨裁政權都面臨瓦解命運,但是2012美國大選兩位總統候選人卻都沒有對此作好準備。

中國輿論認為這些作者都是胡說八道,我倒不這樣看。他們的預測其實是建立在一個他們並不完全瞭解的事實基礎之上:中國確實具備了各種崩潰的因素。如果這些因素在美國,必將導致大規模抗議,政權易主。但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基礎與歐美不同,不來源於民意,而來源於政治暴力,即槍桿子。這種政權與民主政府相比,一是有相當強大的調集資源能力;二是抗打擊能力遠遠超過民主政府,只要政府還有足夠的財政能力,就能夠克服危機,避免政權傾覆。

人類社會中,支持一個國家需要四根支柱:生態系統、社會成員的基礎生存條件 (例如就業)、維繫社會的道德倫理、政府的強制性權力。中國這四根支柱,有三根陷入傾塌或歪斜狀態,僅剩下一根支柱,即政府強管制力,在維穩第一的考慮下,越來越粗大,成為中國的擎天柱。

生態系統是海陸空全面污染:中國六分之一的土地受重金屬污染,輕度污染的也占一半以上;70%的地下水遭到嚴重污染;空氣方面,中國的霧霾全世界有名。生活於嚴重污染的環境中;中國癌症高發,每分鐘五人死亡,每分鐘六人確診癌症。十年之間,北京肺癌增加56% 。環境維權成為社會抗爭的一種主要形式。

社會的生存條件主要指社會成員賴以求活的工作。安邦最新報告:三分之一已經死亡,三分之一瀕臨死亡,還有三分之一則勉強維持。此外,最新估算,城市失業率已經高達30%左右。按照中國的統計口徑,農村人口基本上算全員就業,儘管實際上有將近3億農村勞動力年齡人口幾乎無業可就。

道德倫理方面,社會信用系統出現嚴重問題。所謂信用系統,一個國家的基本秩序必須從兩個層面建構,一是基本制度(包含政治制度與法律制度),二是倫理道德,包含政府官員的政治倫理、以及各職業群體的職業倫理。前者是強制性的他律,是制度信用;後者形成自律機制,是道德信用。如果制度約束已經失靈,意味著社會秩序瓦解。而中國的情況表明,中國的信用體系在四個方面都存在嚴重問題:

一是國家信用失靈。中國只是加入WTO才幾年的成員國,因侵犯他國知識產權一直飽受詬病,這次集中爆發的有毒食品與藥物問題,嚴重影響到中國的國家信譽;二是政府與國民之間的信用約束已經斷裂,廠商既不為國家整體利益考慮,也不為本身的長久利益考慮,而政府也缺乏對廠商行為的有效約束;三是商業信用,朱鎔基時期的三角債、銀行一共出現三輪的壞帳、目前的理財產品與金融平台失序;生產者只有自己一時的短期利益考量,無視他人的生命安全。四是社會成員之間的信任。

支持中國社會的三根支柱都陷入半傾塌狀態,僅剩下一根,即政府管制在起作用。這就是近十年以來維穩成了首要政治任務,五年前維穩費用一度超過軍費的主要原因。

中國近期是否會出現危機共振?

需要討論的是:中國的經濟危機是否會導致政治危機並導致危機共振?我的判斷是,在最近若干年內(至少10年內)不會發生導致共產黨垮台的危機共振。這一判斷基於以下事實:中國歷代王朝衰亡,往往是幾大危機疊加所導致:統治集團內部的危機,經濟危機(最後集中表現為財政危機)、社會底層的反抗、外敵入侵。如果這幾大危機先後出現並同時共存,這個王朝必亡無疑。以下逐項分析中國現存的危機因素:

1.統治集團高層已經形成一元化領導格局

2012年11月習近平接班前後,中共統治集團內部確實發生過薄熙來試圖進入政治局常委的權力挑戰,支持薄的人有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與部分軍中紅二代。習近平通過反腐,有效地收拾了所有政敵並重整權力結構,將胡錦濤時期「九龍治水」的寡頭獨裁變成黨政軍權集於其一身的個人獨裁。

中共已經從輿論方面為習近平連任做準備。統治集團內部權鬥肯定存在,但不足以引發統治集團內部危機。

目前離習近平做滿兩屆還有五年整,如果他想改變自江澤民以後定下的總書記只做兩屆十年的規矩,時間上很從容。只是如何改,是增加總書記的任期,從兩屆延長為三屆、四屆還是乾脆無限制;或者是變總書記制為毛時代曾施行過的黨主席制,這些都是技術細節問題,遇到的黨內抵抗絶對沒有外界估計的那麼強烈。事實上,中共利益集團不希望共產黨倒台的願望可能遠遠強於要民主化的願望,那些沒有足夠財力移民海外的中下級官吏與中產階層,甚至希望習近平能夠撐住這潰敗江山,以免發生滅頂之災。目前來看,希望中共馬上崩潰並願意為此參加反抗的人數遠低於希望穩定的人數。

2.經濟危機(核心是財政危機)是否可能出現?

對於習近平來說,他最擔心的其實不是所謂統治集團內部的反對潛流,也不是「政治上出現顛覆性錯誤」,而是經濟上出現「毀滅性打擊」,無論是習近平還是李克強,對這一點幾乎都沒有把握。從2016年8月開始,中國政府將精力集中於貨幣維穩,即人民幣貶值不能過快,而貨幣維穩的關鍵戰役則是外匯儲備保衛戰,即要守住3萬億美元這一所謂「心理關口」。今年則從金融整頓變成了防經濟政變。

但所有這些危機,離政府的財政危機還有一段距離。

中國政府與其他政府最大的不同在於,這是個專制政府,調集資源的能力遠比民主政府強。只要執政者意識到危機在何處,防範能力會遠遠超出民主政府,尤其是那些軟弱無力的民主政府。2016年在中國GDP增速下降幅度不大的情況下,中國全國稅收高達11.59萬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長4.8%。而今後幾年內,地方政府增加稅收的重點是徵收房產稅。

房(地)產稅這一稅種,世界大多數國家都徵收,但在中國遲遲未能開徵的原因,是中國房地產價格太過高昂所致。中國自有住房擁有率高達87%,很多富人、黨政機關幹部基本擁有兩套以上住房,其中擁有十餘套者也不罕見,因此幾乎所有中國人對徵收房產稅都抱抵制態度,原因是房價收入比過高。2017年2月國務院《關於創新政府配置資源方式的指導意見》出台實施,其中明確提到「支持各地區在房地產稅、養老和醫療保障等方面探索創新」,意即各地財政困難,允許地方政府開徵房產稅。表面上看來是中央政府權力下放,其實是中央政府在下放權力的同時,也將壓力下放給地方政府了。

以上分析,是想說明,中國政府的財政危機暫時還不會出現,房產稅還是一塊很大的肥肉。只要中國政府財政上可以支撐住軍隊、武警、警察等國家暴力機器,中共政權就不會崩潰。事實上,中國目前正在給這些系統的從業者加薪。

3.國內反對力量弱小且分散

目前中國,除了各地零星的工潮、各種維權事件之外,大規模的有組織反抗極少出現。近十年中國比較引人注目的是維權律師群體的成長及其活動,但發生於2015年的709律師抓捕事件,將這支力量摧殘殆盡,國際社會正在援救他們。目前在現實生活中暫時還看不到新的力量形成,並對中共政權構成挑戰。

剩下的就看中共經常強調的「外部勢力」是否構成威脅。


本文取材自美國之音VOA《何清漣:中國為何不會出現斷崖式崩潰(1)》特此致謝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