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布拉瑞揚的儀式舞蹈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布拉瑞揚的儀式舞蹈

2016-05-21 16:20
(楊其文提供)
(楊其文提供)

文化若沒有跟土地連結,一如失落的根,但是在追逐生命的歷程中,「阿棲睞」們卻各個昂首匍匐前進!

在晚春的週日午後觀看布拉瑞揚《阿棲睞》的演出,雖然不若台上舞者頻頻落下的汗水,但是內心與舞者的澎拜激盪是相互牽動的。人生的舞碼,如果可以是這樣圍繞著的,這樣團團的堅定守護,這樣的激烈勇壯,然後回歸靜謐的安詳,說的不就是一個生命週期的輪迴?

原始、真切、質普,一種來自先天血脈的連結,一份道地的在地文化鋪陳,不用添加任何佐料,我們也能感受這齣自然芬芳料理的原始風味,觀看布拉瑞揚的舞蹈,就是欣賞一齣源自台東在地的儀式舞蹈。

舞作的開場,運用重疊的原住民圖騰投影,布幕後方微光中,射出一團牽手圍歌的合音舞者,唱著不是合音的合音,彷若點滴失落的文化,正散落在文明的沙漏中繼續沉沒。但是勇士的肢體,卻不斷呈現出一種高張力外翻的離心力作用,卻又在急速拋出後翻轉拉回,於是結合力與美的律動,創造出眼前震撼的飄盪。

舞作的構圖,經常圍繞在一個點跟一個線之間;一個永遠站在外圍的個體,遠遠觀看著群體舞者的擺動;是一個出世與入世的交叉對比,也是旁觀跟當下浮世的明顯態勢,所以圍繞的線條經歷不斷的崩裂支解,卻又再三拉扯糾纏,藉著這個不均衡的關係,舞者奔跑追逐在舞台上,達到視覺畫面的平衡。

四時的運轉是游動的,布拉瑞揚說:「只需要靜靜地感覺旁邊的人,不要花俏,讓時間做我們的老師,學習謙卑。」於是舞著流竄在咚咚咚咚的響鼓中,耳畔時時呼喚著風切聲,有時陪伴在吱吱價響的電流聲響,有時又是大自然沉靜中的絲絲蟲鳴聲,生命就在這裡不停地呼應打轉,這股原力的動能貼近了大家觀賞舞作的心房。

敬天謝土是文化儀式中不可或缺的祭典,勇士們在嗨嘿喔的對吟中,音韻由平音漸漸轉入高亢,聲腔從平行慢慢插入呼應,舞者不斷在喘息中奔跑、分裂、靜止、復甦....接著這批靜止的勇士,圈手迎接來自神靈感應的呼喚,林廣財一貫低沉沙啞,又具滄桑的古老吟唱,呼喚出原民超強彈力的狩獵勇士歌舞,這個前後大步弓箭式反覆蹲跳的肢體,說的就是布拉筆下:「把手牽起,不要放掉,路很長,心要更堅定。」

想起三年前,我們巧遇在前往花東的火車上,我戴著耳機聽著音樂,邊跟他分享彼此的山林呼喚計畫,那時他正在計畫回台東創團練舞的事,也在探詢「找路」這齣舞碼的生命根源。轉眼他在台東已經落地生根,我們看見他在熟悉卻又陌生的模糊距離感中,逐漸找回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累了,就唱歌,相信扶你的人就在前頭相候。

【編按】
布拉瑞揚,全名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Bulareyaung Pagarlava),排灣族的原住民,布拉瑞揚是排灣語「快樂的勇士」之意。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後,成為雲門舞集舞者。2012年台灣十大傑出青年。2014年回故鄉台東創立布拉瑞揚舞團BDC。
「阿棲睞」是排灣語 Qaciljay 的中文音譯,意思是「石頭」,特別指​「斜坡上的石頭」。

(連結) 布拉瑞揚舞團BDC 臉書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