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為愛燒盡—台灣第一位現代女醫宋伊莉莎白醫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為愛燒盡—台灣第一位現代女醫宋伊莉莎白醫師

 2017-03-02 17:10
愛沒有時間之差、遠近之別,沒有地理阻隔,沒有種族、語言、國籍、性別、階級等種種的隔閡,宋伊莉莎白醫師一生的故事,雖然讓人難過心碎,卻依舊傳達出這不變的真理,直到永恆。圖/取材自geni.com
愛沒有時間之差、遠近之別,沒有地理阻隔,沒有種族、語言、國籍、性別、階級等種種的隔閡,宋伊莉莎白醫師一生的故事,雖然讓人難過心碎,卻依舊傳達出這不變的真理,直到永恆。圖/取材自geni.com

先前我在整理曾經前來台東的宣教士故事時,注意到一位來自蘇格蘭的宋忠堅牧師(Rev. Duncan Ferguson)。他在1892年時曾從台南府城步行前來台東宣教,回程時走三條崙卑南道(今稱浸水營古道),在石頭營遭遇傀儡番槍擊,子彈擦過胸部,差點喪命。在搜尋宋牧師的資料時,意外發現了一張模糊的照片,宋牧師坐在中央,神情落寞,三個小孩穿著整齊,圍在身邊。相片說明,宋牧師因忙於在台灣的宣教工作,無法兼顧三個小孩的照顧,準備將小孩送回蘇格蘭的親戚家,照片是攝於登船之前。當我注意到這張照片時,我就覺得好奇,一般全家福照片一定會有女主人,這張照片獨缺牧師娘,說明又提到要將小孩送回遙遠的故鄉,似乎另有隱情。仔細考察,發現原來背後有一則令人心碎的感人故事,也就是宋牧師娘伊莉莎白醫師(Dr. Mrs. Elizabeth Christie Ferguson)為了傳揚上帝的愛,獻上一切所有的故事。

宋伊莉莎白醫師原名Elizabeth Blackburn Christie,出生於蘇格蘭的格拉斯哥(Glasgow),出生年月日有許多不同說法,最準確的日期,依據蘇格蘭出生登記,應該是在1868年4月3日。父親約翰克里斯提(John Christie)年輕時擔任醫師助理,後來擔任藥師,事業相當成功。母親是蘇塔女士(Anne Margaret McAra Soutar)。宋醫師是長女,有三個弟弟,一家四個小孩都受到良好教育,且都受栽培成為醫師。

蘇格蘭首位「三重醫學學位」女醫師 放棄世俗成功之道 選擇來台醫療傳愛

宋伊莉莎白醫師年幼時即天資聰穎,五歲時已會閱讀,在學期間總是名列前茅,排名未曾低於班上前五名。十九歲完成學院課業,進入醫學院習醫五年。二十四歲時,在全班八十人中,以第一名完成學業,隨後考取三重醫學學位(Triple medical qualification),同時也是蘇格蘭第一位獲得此一殊榮的女醫師。提到三重醫學學位,是蘇格蘭獨特的醫學學位認證制度,相當於今天的內、外科和藥師三重資格,簡寫為L.R.C.P. & S., Ed.。宋醫師以此優秀的學歷,如果留在蘇格蘭,幾乎可以保證成為名利雙收的名醫,然而她卻選擇了一條絕少人會選擇的艱困道路--海外醫療宣教工作。她沒有留下隻字片語來說明她做這個決定的經過,我們也無法從她的親人朋友的反應來得知為何她會如此抉擇,應該可以確信的是她的基督教信仰有絕對的影響。這點我們可以從聖經這段經文:「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馬太福音4:23)看出。我們看到耶穌在世上的工作,除了用上帝的話教導人,也以實際的醫療工作,來傳達上帝是愛的信息。宋醫師必然是在信仰上體認到,智慧、才能、成就都是上帝所賜,她願意為主完全付出,並跟隨主耶穌的腳步,勇敢堅定地踏出這條不歸路,而第一步就踏上遙遠的島嶼--福爾摩沙台灣。

宋伊莉莎白醫師約在1891年來到此地,並以一年的時間就學會了台灣本地語言(當時稱為廈門話,也就是現在的台語)。她可能在這段時間認識了同樣來自蘇格蘭的宋忠堅牧師,兩人於1892年1月9日在香港結婚,婚後就以台灣府(台南市)為中心,夫妻兩人全心全力投入醫療宣教工作。說到全心全力投入,在一些記錄中我們可以得知,兩人都是整天忙碌,長時間工作。我舉一個例子,應該更能看出兩人投入的程度。他們的第一個女兒在1893年6月4日出生,取名為Hazel Lombay Ferguson,其中Lombay這個中間名,是紀念她出生的地點。我一開始以為宋醫師跟一般孕婦一樣,是為了生產,到一個安全舒適的地方待產。後來發現Lombay不是什麼度假勝地或醫療先進的地方,而是當時外國人對「小琉球」的稱呼。宋醫師極有可能雖然懷有身孕,仍然奮不顧身在偏遠的小琉球進行醫療宣教工作,出於意外在當地生下了老大。他們夫妻感恩上帝的保守和照顧,將老大的中間名取為Lombay來紀念。他們夫妻二人對於宣教工作的熱情,由此可見一斑。兩人隨後又在1894年10月11日在台灣生下老二Ian Grant Ferguson。他們請了本地的保母來照顧小孩,夫妻兩人依舊一村接一村,到處去進行醫療宣教工作。

男性宣教士醫師進不去的門 都願意為宋醫師而敞開

宋醫師在醫療工作上,最大發揮之處是照顧婦女、幼童,以及接生的工作。當時由於傳統觀念束縛,一般台灣人婦女生病,很不願意給男醫師看病。宋醫師是當時絕無僅有的女醫師,醫術又精良,深得婦女患者的信賴。許多宋醫師的小傳都提到,男性宣教士醫師進不去的門,都願意為宋醫師而敞開。宋醫師也竭盡所能為患者診治,而且一切醫療藥物都是免費,她也不收禮物,生活上全然依賴上帝的供養。然而在如此辛勞的工作過程,又得適應南台灣炎熱的氣候,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不堪負荷。1896年宋醫師終於病倒,可能是瘧疾或其他熱帶傳染病,宋忠堅牧師因此帶宋醫師回蘇格蘭娘家養病。養病期間,宋醫師身體逐漸康復,此時宋醫師又懷了老三Graeme Douglas Ferguson。宋醫師在蘇格蘭生下老三後,在1898年又再帶著孩子來到台灣。

如果我們以為宋醫師在這次生病後,會更珍惜自己的身體,不會像先前這麼操勞工作,那就完全搞錯了。宋醫師感謝上帝讓她身體復原,有機會再回到她先前投入工作的地方,因此她更加辛勤工作,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程度。在劉俊臣牧師等人所著「宋牧師娘小傳」中提到,她為了幫人接生,不管是三更半夜,還是一大清早,都是隨叫隨行,因此常常沒有睡覺,也忘了吃飯。她熱愛她的工作,她所照顧的患者和家人也深深熱愛著她。她在台灣工作的九年中間,照顧了數以萬計的患者,而她也從來不以為苦。我們可能這樣想像,宋醫師能力這麼強,又這麼投入於工作,她在個性上會不會是女強人的模樣?這一點,當時同時在南台灣工作的甘為霖牧師(Rev. William Campbell)曾這樣描述:「宋忠堅牧師娘一向生氣勃勃,討人喜歡,大方,並且不會因為自己無庸置疑的能力與大量的努力,就想要得到特別的褒揚。」也由於她這種謙沖為懷,不強出頭的個性,不但讓以男性為主的宣教士們對他敬佩,英國的女傳教士協會(Women's Missionary Association)也大力支持她的事工。除了每年捐款補助藥物費用外,也打算為她募款設立婦女醫院。很可惜當時因為種種因素,婦女醫院沒有能夠設立,然而宋醫師也沒有氣餒,反而更勤跑各村落去病人家中進行醫療工作。

為愛燒盡 33歲病倒辭世 選擇長眠於他鄉變故鄉的台灣

1900年12月,宋醫師在一次前往木柵(高雄內門區)的途中,第二次染病倒下。回到台南府城後,食不下嚥,常常嘔吐,身體日漸虛弱。雖經由新樓醫院的安醫師(Dr. David Anderson)和日本籍的築山揆一醫師會診,依舊不見起色。終於在罹病四十多天的1901年1月17日,以不及33歲之齡,在台南新樓醫院病逝,留下宋忠堅牧師和三個可愛的小孩。兩天後在新樓醫院和長老會中學都舉辦了追思禮拜,並將遺體安葬在台南北門外的公墓。送葬途中,民眾夾道哀悼,不時有一些不明究裡的婦女牽著孩子,得知送葬對象竟是她們所深愛的宋醫師時,當場放聲大哭,並難過地說明宋醫師如何救了她們的性命。

宋忠堅牧師在安葬愛妻之後,將三個小孩送回蘇格蘭娘家,本人繼續留在台灣做宣教工作,期間曾擔任台南神學院院長,治學嚴謹,深得敬佩。一直到1921年因病退下宣教工作,回母國休養,旋即於1923年3月15日病逝於英國。長女Hazel接續父母的棒子,以護理工作在教會醫院服務,奉獻一生。

啟示錄14:13,「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馬偕牧師的座右銘:「寧願燒盡,不願銹壞(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

這兩段文字,最能夠形容宋伊莉莎白醫師的不凡一生。宋醫師雖然已經安息在這塊土地上超過百年,然而他所遺留下來的無形遺產,仍然不斷激勵著後進的我們。2015年麻豆新樓醫院新大樓完工,院方將其中一座禮拜堂命名為「宋伊莉莎白紀念禮拜堂」。同一年,台灣長老教會南部中會在慶祝宣教150周年聯合感恩禮拜時,邀請了蘇格蘭長老教會的議長The Very Rev. John C. Christie致詞,這位議長以他姑婆(也就是宋伊莉莎白醫師)和夫婿宋忠堅牧師的宣教故事來做見證,提到他本人在2010年時曾到台南宋伊莉莎白醫師墓前憑弔,想到100多年前的那個時刻,心中依然激動不已。他也思索宋醫師的安息地,實在是離家好遠。當年宋醫師的父母親,遠在萬里之外的格拉斯哥城家中得知噩耗,不知道是怎麼樣的難過心情。Christie牧師曾將這個想法告訴他的一位朋友,他的朋友回覆說:「千萬不要認為她離家很遠—因為永生裡沒有所謂遠近之別。」是的,上帝的愛,沒有時間之差,沒有遠近之別,沒有地理阻隔,沒有種族,語言,國籍,性別,階級等種種的隔閡。宋伊莉莎白醫師,雖已安息超過一世紀,她一生的故事,雖然讓人難過心碎,卻依舊傳達出這不變的真理,直到永恆。


宋忠堅牧師和三個小孩,獨缺牧師娘宋伊莉莎白醫師。圖/翻攝自Family Search, The Ferguson Family from Scotland

宋伊莉莎白醫師,照片中總是笑容可掬。圖/翻攝自Family Search, The Ferguson Family from Scotland

宋忠堅牧師和宋伊莉莎白醫師1896年回蘇格蘭娘家養病時,與宋醫師父母合影。左二是宋忠堅牧師,右二是宋伊莉莎白醫師。圖/翻攝自Family Search, The Ferguson Family from Scotland

宋醫師出殯時,長長的送葬行列。圖/翻攝自Family Search, The Ferguson Family from Scotland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