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政治為什麼失靈?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政治為什麼失靈?

2017-07-17 23:00
立法院臨時會審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藍綠吵成一團,小英政府政治失靈?圖/張良一
立法院臨時會審查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藍綠吵成一團,小英政府政治失靈?圖/張良一

最近立法院開臨時會審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藍綠吵成一團,好不熱鬧。之前也有社會賢達人士郝明義、陳博志等人批判前瞻計畫太過草率、看不到前瞻性。而中央研究院院士瞿海源為了前瞻計畫也批評小英政府,說是政治失靈。為什麼會這樣?

這不是單一現象,全世界的國家都面臨類似的困境。政治(politics)源自於古希臘,從 polis而來,原是眾人聚集生活之地,所以跟日常生活有關。政府作為一個組織,長久下來不免會有官僚氣息,成群結派,組織中的小組織,有自己的潛規則,常被批評官僚、沒有效率,缺乏市場機制的效率,卻是必要之惡。

1970年代以來,主張自由放任的專家學者呼籲政府干預市場愈少愈好,盡量讓市場決定,讓市場機制發揮應有的效率。於是市場有如廚房的絞碎機(kitchen sink),任何東西丟給它,都會處理的乾淨俐落。但是沒有政府監督,真的較有效率嗎?市場若真有自行規範,為甚麼德國福斯汽車(Volkswagen)和日本三菱汽車(Mitsubishi)要造假呢?為甚麼台灣發生頂新黑心油事件?為什麼會發生2008年的金融海嘯?

追求理想過程 手段目的錯置屢出亂子

客觀環境變化會影響政府的效率,全球化某個程度削弱了國家主權,英國脫歐主要口號是要拿回自主權,而不是聽歐盟在布魯塞爾(Brussels, Belgium)總部的號令,一定要開放多少名額給東歐移民和中東難民。希臘為了參加歐元區也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貨幣政策,不能印鈔票,而且財政赤字不能高過 GDP 的一定比例。跨國企業有更多的選擇權,可以選擇稅率最低的國家投資,也因此討價還價的籌碼高過一般政府,政府為了留住或吸引這些企業,只能將就,如此一來,也削弱政府的公權力。雖然總統和國會議員是人民選出來的,卻總是不得不偏向大財團,特別是跨國財團。科技的進步也讓政府捉襟見肘,網際網路(Internet)的興起,網上交易、虛擬貨幣如 Bitcoin 都對政府產生挑戰。

跟公益相關的公共議題是否適合丟給市場去處理?透過價格調節市場,供應面的誘因在利潤,所謂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無人做。醫院和學校屬於公益性質,卻有不少人假公益之名、行利潤極大化之實。長庚醫院、高雄醫學院、私立東海大學最近爭議不斷,也牽涉到利益。並非教這些醫院、學校賠錢運作,若是賠錢任何企業也撐不久,但追求利潤不一定要極大化,這裡利潤是過程、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極大化必然會犧牲其它面向,諸如有品質的家庭生活、企業的社會責任、自然環境的破壞、倫理道德敗壞、空氣和水的污染等。

缺乏中心思想 為少數服務 不失靈才怪

人常常在追求理想的過程,將手段變成目的。例如金錢對於實質經濟體(Real Economy)非常重要,它的角色有如讓機器順利運轉的潤滑劑,因為是交易的媒介,可以促進交易完成,幫助貿易量增加和經濟成長。但是在金融市場,金錢本身也是被交易的商品,於是身分錯亂,手段變成目的,屢屢出亂子,2008年的金融海嘯就是明證。

除了客觀環境外,還有主觀意識。主政者主觀意識薄弱,缺乏中心思想,沒有改革魄力,忘了手上握有權力,卻不知如何善用,也不知道為何使用?台灣雖然解嚴三十年了,卻仍處於從威權體制轉型到注重社會公益的民主制度,離歐美先進國家還有一段距離。

台灣的轉型正義、司法改革、金融改革、稅制改革、教育改革等種種改革,百廢待舉。但是看看處理一例一休和公教的年金改革,實在不敢對其它改革抱太大期望,何況其中又牽涉到形形色色的地方派系利益糾葛和錯綜複雜的政商關係。政治原本是處理眾人之事,當它變成只為少數特定族群和有權有勢的財團服務時,不失靈才怪!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