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狗,讓他流下男兒淚!中山大「動保社長」林于凱披掛時力今走入政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狗,讓他流下男兒淚!中山大「動保社長」林于凱披掛時力今走入政治

 2018-10-04 21:01
大學時期的林于凱。
大學時期的林于凱。

1004世界動物日!時代力量高雄三民市議員參選人林于凱談到了大學時期籌組動物保護社的回憶,回憶曾經有一隻狗讓他忍不住大哭,是他心中一輩子的遺憾,傷感故事引起許多網友分享、留言。林于凱也提出動物保護政見,不只照顧貓狗等毛小孩,更要讓動保擴大到實驗動物、經濟動物等。

創立動保社 替流浪狗找主人

林于凱回憶說,他可以說是因為動物才走入政治的。2002年,還是中山大學學生的林于凱參加了一個大專青年動物保護營,認識了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朱增宏及陳玉敏「兩位貴人」,並開始在中山籌組流浪動物保護社團,成為動保社創社社長,養了很多學校的流浪狗、幫他們找主人。「每一隻流浪狗,我幾乎都還記得他們的樣子!」

林于凱說,當年在宿舍武嶺 BBS 板上,看到有同學貼文通報有隻很噁心的狗在某樓洗衣機旁,有礙宿舍衛生,動保社的「勇者」就去把那隻狗——後來取名為Super——抱回來了。「我永遠記得第一次看到Super的時候,她皮膚爛到不行,整隻狗蜷縮在紙箱裡,太靠近她時,她還會發出低鳴警告。」當時Super走路沒力、眼神呆滯,毫無生存的意志,身體狀況非常差,「之前應該受過很多人的打罵,對人類有戒心。」

悉心照料病犬 最終卻是淚崩結局

經過照顧之後,慢慢的Super情況好轉、毛逐漸長出來,動保社員牽她出去散步時,她也不那麼自閉了,「她會用後腳站起來想跟我玩!」林于凱說,Super還會自己跑到社員宿舍的紗窗外,墊起前腳要找社員。「痊癒後的Super成了超級活潑黏人的狗!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訴大家,狗,是有個性及情緒的。」

但是,林于凱說,因為皮膚病的後遺症,Super並不容易找到主人,所以一直待在社團,直到有一天,社員通報Super出去之後沒回來,社團學姊趕緊聯繫附近壽山家畜所的獸醫,確認是被誤捕、第二天要帶回來。第二天到現場才發現,Super竟然已經被安樂死了。「那天晚上,我在多位社員之前忍不住大哭,因為,我曾經看著 Super,從不信任人類,到信任,到主動想要找我們在哪裡,結果因為外觀上的不討喜,在未知的狀況下被奪去生命…」

林于凱說:「我一直在想…當Super被安樂死前的那一刻,她還是相信人類的嗎?想到這邊,我就無法抑制自己的哀傷。」

投入動保.轉讀生物所 參選政見不忘初衷

林于凱後來對於動物保護議題更加投入,後來關注範圍更擴及同伴動物(狗、貓)之外的動物,包含野生動物、實驗動物、經濟動物等,甚至連研究所也轉換跑道,中山機電畢業後轉而念中山生物科學研究所。

「我總是在心底告訴自己:要為那些不能為自己發聲的動物發聲。」林于凱說,一直到現在從事政治工作、必須要爭取人類的支持,因為人才有選票,但他從沒有忘記初衷,每次到廟裡拜拜時,都會祈求「希望這片土地上的人跟生物能夠和平共存」。

林于凱認為,如果許多開發工程施作前,能夠在前期規劃多一點對於生態環境的考量,就能夠避免在事後還要額外花費沉重的成本去做環境保護的補強與復育,「一個概念,差別很大。」林于凱任職高雄市政府公務員時,仍持續推動讓生態保育的概念能在各局處承辦人的腦子裡留下印象。「這其實跟性別平等類似,不是特地去開一個專案項目就沒事了,而是要在各個施政項目時,都能夠多一點細微的考量,事情就會開始發生變化。」

有別於許多參選人提出的動物保護政見侷限於貓狗等寵物,林于凱提出的政見更擴及經濟動物(友善畜牧)、實驗動物(落實替代、減量、精緻化3R原則)、野生動物(棲地保護、取締非法走私買賣)等。對於寵物(同伴動物)所提出的政見也不是老生常談的TNR,而是要更進一步強化飼主責任教育、提高棄養罰則、加強不擬飼養者的媒合,並把非犬貓寵物納入管理。林于凱說:「動物保護,是我參與社會事務的開始。」接下來也會持續用「替弱勢發聲」的角度來從事政治工作。

林于凱貼文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fishkai.lin/posts/1954781178154754/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