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勝利者的正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勝利者的正義?

 2017-12-08 10:20
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表示,轉型正義他當然支持,但是實際實行的方法要注意,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這樣就會失去原來的目的,且實際內容還需要整個社會討論。圖/張家銘
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表示,轉型正義他當然支持,但是實際實行的方法要注意,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這樣就會失去原來的目的,且實際內容還需要整個社會討論。圖/張家銘

立法院於日前晚間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表示,轉型正義他當然支持,但是實際實行的方法要注意,不要搞成「勝利者的正義」,這樣就會失去原來的目的,且實際內容還需要整個社會討論。

許多網友紛紛抨擊說:「柯P,這時候就談不要矯枉過正,不嫌太早嗎?不要逼我罵髒話!」「持續長達40多年的迫害,追了幾十年只知有被害人,沒有加害人,大家心知肚明的加害人,還讓我們養到老死!」「一個二二八受難家屬會講出這種話,只有兩種情況,一個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個是想騙支持加害者的選票。」

網友罵得即是,柯P忘了自己祖父當年是怎麼被國民黨迫害而死嗎?是否還在刻意討好藍營人士以便角逐連任?試問,誰在喊「勝利者的正義」?他不知道「轉型正義」為何物,否則連簡單的捷運中正紀念堂站改名,至今還原封不動。他曾說讓獨裁者留在那裡,沒有甚麼不好,讓民眾可以知道「歷史」的變化。不知他這樣的話,若說給德國或波蘭官員聽時,人家會作何感想?

20世紀,國民黨執政,阿扁擔任台北市長,可以改介壽路為凱達格蘭大道;21世紀,民進黨執政,柯P擔任台北市長,卻不願將中正紀念堂站改名為民主紀念館。扁與柯P的魄力為何差這麼多?如今柯P居然還好意思說風涼話,是否對得起自己祖父與所有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之受難家屬?柯P可知當年有多少醫生枉死在蔣介石手中嗎?花蓮張七郎父子的滅門血案總該知道吧?難道他們是國民黨大老口中所說的「皇民」或「叛亂份子」嗎?國民黨還到處立獨裁者銅像與紀念館,無異於在人家傷口撒鹽!國民黨高官表面上同情政治受害者的悲慘遭遇,卻定期到慈湖祭拜獨裁者,可說是表裡不一的小人。

每當社會談到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一些國民黨人總是叫大家往前看,不要往後看?若是如此,那麼讀歷史做甚麼?還有一些鄉愿的人士說,談過去的事有何用處?對經濟有何幫助?為何不全力拚經濟?試問,德國、波蘭與以色列,二十多年來不斷地進行轉型正義,為了是甚麼?又有影響其經濟發展嗎?一個只知拚經濟而不顧歷史是非與正義的國家,只知有受害者而無加害者的社會,國家如何往前邁進?社會如何正常發展?念到台大博士又是教授的柯P,怎麼會不知這個道理呢?

還有一些人為獨裁者美言,說他雖然有過,卻也有功,如「收復」、「保衛」與「建設」台灣,還帶來許多中國文物、國寶、黃金、學者與經濟建設人員,台灣才能「起死回生」,似乎如此就可以「功過相抵」,可說是一派胡言。當年若沒有美國第七艦隊與美援,蔣介石早已逃往瑞士或日本,且台灣經濟早已垮了,因為許多資源都被國府拿去支援國共內戰。如果「功過相抵」可以相抵,希特勒與史達林為何不可以?然而如今,德國與俄國可以看到任何他們的銅像與肖像嗎?

論寬宏大量,沒有人比扁更在行,因為扁曾經說:「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甚至國民黨許多曾經侮辱或威脅他生命的人,他也從來不予計較,然而扁即使對國民黨人寬宏大量,又有給他換來好的回報嗎?扁只會讀死書,沒有讀過中國的「厚黑學」,不知這個政黨的邪惡與殘忍是國際社會所公認的,他們只會欺善怕惡與恩將仇報,根本不懂得知恩、感恩與報恩,否則怎麼解釋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為何對收留他們的台灣人的恩將仇報,對曾經屠殺無數中國人的日軍,卻反而以德報怨,到底有沒有搞錯?

德裔政治理論思想家漢娜・鄂蘭在其《平庸的邪惡》一書中說:「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她以納粹戰犯阿道夫・艾希曼的審判為實證案例,說明當社會上的大多數個人不思考,集體的瘋狂,助紂為虐,最終將把整個社會推向極致的犯罪。二戰前的德國社會是如此,長久以來的台灣社會不也是如此嗎?有些人迫於威權而被動服從也罷,有些人卻是極為諂媚的主動服從,即使自己先人曾經遭受屠殺與政治迫害,也不以為意,藉以表現其表面上看來是「寬宏大量」的胸襟,其實是不分是非與善惡的鄉愿!

誠如漢娜·鄂蘭所說,真正的自由來自於公民實質參與政治。在一個公民不思考、不以實質行動參與攸關公眾利益的政策討論、不對政治人物的承諾予以關注與監督的民主社會裡,民主名存實亡,自由繁榮只是社會集體的虛妄想像,無法長久延續。可謂一針見血,畢竟國民黨的黨國教育讓台灣民眾對政治冷感,讓獨裁者可以不公不義的政治手段,到處豪取巧奪,為所欲為,製造人倫悲劇,也讓社會充斥許多不公不義,如只圖利軍公教與某些財團,讓貧富差距日益懸殊,沒有照顧到社會上廣大弱勢族群,與其三民主義理想相違背。

總之,柯P顯然沒有從扁身上學到血的教訓,他也是漢娜・鄂蘭口中所說的「平庸的邪惡」人士之一,把政治利益擺第一,忽視人性與人權的重要意義,沒有以身作則,喚醒人性的良知,反而順從邪惡,與「魔鬼」妥協,對不起自己先人與所有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害家屬。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