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宋慷慨」又要參選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宋慷慨」又要參選了!

 2015-09-09 10:29
臺灣人的「願望」很清楚,就是要效法民主國家的立國精神與普世價值觀,去建立一個擁有民主、平等、自由、法制、人權的公民社會新臺灣。而這些似乎都和宋先生的理念、做法背道而馳。(中央社資料照)
臺灣人的「願望」很清楚,就是要效法民主國家的立國精神與普世價值觀,去建立一個擁有民主、平等、自由、法制、人權的公民社會新臺灣。而這些似乎都和宋先生的理念、做法背道而馳。(中央社資料照)

宋楚瑜又要參選總統了!

當然,他有參選的權利,我們也有非常不客氣的批判觀點。

宋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提供機會要人民揭他的底牌,也算是十分勇敢。這位外省官二代(父親為宋達中將),曾先後受寵於蔣經國、李登輝。在蔣氏父子專治獨裁時代,他在行政院新聞局長任內、國民黨文工會主任任內、國民黨秘書長任內,一手掌控了全臺灣的大眾傳媒,恩威並施,將之玩弄於掌中。

威權時代的媒體記者,常被當權派鄙視稱為「文化流氓」,若有人敢於正眼對抗國民黨掌控下的媒體,是討不到好處也離不開迫害的。然而到今天,卻還有一些所謂的「資深」記者們,仍然言不由衷地在媒體上盡說宋先生的好話。可見宋先生在其歷任的職務內,對昔日媒體「聽話」的記者所下的功夫、所給的好處是多麼「到位」,以至近乎二十年後的今天,還能產生如此大的作用。

宋先生過去的言行,可受評論之處太多了。本文僅就他因為個人短期利益之考量與抉擇,所造成傷害台灣全民之利益與前途既深且鉅的行徑,做一個客觀與清晰的描繪,俾讓大眾了解這個政客是如何傾全力成就自己,無視全民利益、社會正 義的嘴臉,如今仍然大言不慚、繼續在欺騙許多傻呼呼的台灣人民。

一、從「凱子省長」說起:

宋先生從1993年3月20日起至1994年12月20日止,擔任台灣省主席一年九個月。1994年12月20日至1998年12月21日止,擔任四年的民選臺灣省長,前後加總共擔任凍省前省政府首長職務達五年又九個月。宋先生最出名的行事作風就是人們常說的「凱子省長」的「要五毛給一塊」正字標記。外省官二代的宋先生一出道,始終浸淫在國民黨權力中心不曾或離。李登輝之前的國民黨,國營、省營事業,是高級外省人、官二代的「禁癵」。李登輝上臺後,讓省議會層級、縣市議長層級,藉聯誼會之名的國民黨本土黑金地方勢力,大舉介入立法院,分享國營、省營事業及及金融融資方便等利益,也得到了臺灣本土地方勢力包括民進黨勢力的廣大支持,奠定了李登輝政權。

宋先生青出於藍,破解了李登輝的招數,運用得更出神入化。他早已深諳「做大官的要領,就是想辦法花公家的錢收買人心」之個中三昧,看準了這個潛力龐大的選票市場值得鑽營,於是他便次第由省政府舉債,直接撥給縣市政府、鄉、鎮公所、村、里長等單位。一來讓這些鄉鎮級首長、代表們對選民有所交代,二來讓他們在建設一些公共工程時可以獲得些許賺頭。如此公私皆歡,誰曰不宜?

慷慨撒錢的結果,我們的「凱子省長」到處備受歡迎,竊取了「勤政愛民」之美名。他不惜鉅額透支預算,在自己省政管轄的省屬行庫於5年9個月任內,除正常預算外,另行超借了4255億以上的臺幣。宋先生逃避了發行建設公債之法定程序,直接向省屬行庫借錢搬錢,這種脫序演出,要不是和他情同父子的李登輝縱容,豈能如此藐視財政制度之規範! 假如在蔣經國執政下,宋先生這種揮霍無度、花公家錢作自己人情的作風,早就被經國先生撤職查辦了。等到李登輝發現「凱子省長」的行徑與動機(原來宋有計劃地花錢,是為將來選總統作準備),為時已晚。這位「凱子省長」已經膨脹到非李登輝能掌控了。我們把這位擅長五鬼搬運的「借錢天才」創造的數字,簡列如下:

(宋在五年多的「凱子省長」任內借債4255億台幣)

由上述可知,宋先生在省政府中的所謂政績,完全是罔顧政府預算程序,強行從省屬行庫搬錢作自己功德而來。這種走方便門直接給錢做好人的散財行徑是最令人不齒的,其産生的諸多弊端與違紀犯行,不在本文討論之列。宋先生從銀行搬出的錢是人民的血汗錢,後來省屬銀行放款浮濫,虧空嚴重,以致在陳水扁任內初期産生的地方型金融風暴,和宋先生擔任省府首長時嚴重的財政失控脫不了關係。

二、「凱子省長」口中的「凱子軍購」

2000年陳水扁就任總統。當時國防部海軍總部有鑑於海軍所屬四艘潛艦,其中兩艘為六十年以上之古董,僅能作訓練用,毫無戰力可言。另兩艘為蔣經國執政時期,費盡千辛萬苦向荷蘭購得之海龍級潛艦。1987年12月16日第一艘成軍、1988年7月4日第二艘成軍,至今也已使用了28年之久。一般潛艦成立艦隊,至少要有六艘潛艦來組成。因為臺灣四面環海,國防重點以海軍和空軍為主。尤其海上的防衛更屬重要,而潛艦乃是絕對必要之裝備。2001年喬治布希(小布希)就任美國總統後,宣布美國將「盡其所能防衛台灣共和國」,並宣布售予臺灣八艘傳統柴油動力潛艦。此時臺灣人心士氣大振! 溯自1979年「臺灣關係法」生效以來,美國總算宣佈了一批數量最多、且是最重要的軍購項目給予台灣。然事與願違,此時已經淪為「反對黨」的國民黨,基於某些晦暗弔詭的理由和動機,在野的國民黨、親民黨兩黨開始出現強烈反對軍購的議論聲。於是,2004年6月陳水扁提出的三項總計6108億台幣的對美軍購,遭受到國親兩黨史無前例的連手杯葛和強烈封殺。這三項軍購的內容如下:

(1) 12架P3-C長程定翼反潛偵察機 (530.4億台幣)
(2) PAC3 六套愛國者防空飛彈系統及388枚飛彈 (1449.2億台幣)
(3) 八艘傳統柴油動力潛艦 (4121億台幣)
外加「土地作業費」(7億餘台幣)

當時李傑國防部長曾經語重心長地表示,如果這個事關國家重大安危的4121億台幣潛艦採購預算沒有通過,他將辭去國防部長之職。他強調「現在若不採購潛艦,以後就沒有機會了!」而且他於2004年6月13日嚴正地指出:「目前的國軍無法以現有的兵力面對積極建軍、擴軍的大陸」。

眾所週知,軍購預算一定要經過立法院的表決通過,方可完成法定程序。國防部提出的總金額雖高達6108億台幣,但預算是分15年編列,每年400億台幣軍購的特別預算,其實對全國財政之負擔而言,並非全然是「不可忍受之重」。民進黨執政時期,雖然立委人數居各黨之冠,然因三黨立委皆不過半,國親兩黨遂不斷地聯手強烈杯葛軍購預算。三黨折衝數年後,國民黨雖然傾向刪減千億之後付委通過,但宋楚瑜不知是何居心,竟高聲汙名化臺灣國防命脈攸關之三大軍購案為「凱子軍購」,從中威脅國民黨,傳聞中揚言若國民黨和執政之民進黨聯手通過軍購,則親民黨將聯手民進黨通過「政黨法」之制定,規範政黨不得擁有黨産和從事營利事業。這倒嚇壞了國民黨,因為國民黨能橫行臺灣數十年,除戒嚴令之外,最重要的憑藉就是萬能的黨營事業。因此,「政黨法」始終成為宋楚瑜用之以勒索國民黨的最佳利器。「凱子省長」居然成為國民黨、民進黨爭相巴結的對象。可見三黨不過半,那關鍵的小黨是可以在政黨協商中翻雲覆雨、予取予求的。

有凱子必有騙子存在。而「凱子省長」又是如何騙取臺灣人民的納稅錢來建立他自己的黑金體系呢?依統計來看,宋先生在省政府5年9個月的任內,行政院總共撥款給省府1兆3千多億台幣,而原本沒什麼負債的省府,在宋先生卸任下台時,竟然負債4255億台幣。負債沒關係,如果是用來做有益國計民生的正面建設也算好事。但諷刺的是,目前行政院列管的182個「蚊子館」當中,超過半數以上竟是省政府當年的貢獻與傑作! 而所謂的「政績」,其實就是宋先生結交的一些地方黑金勢力組湊而成的「黑金小朝野」戮力攜手所造之「共業」!總而言之,宋先生經常自詡的「省政府時代輝煌政績」,歸根究柢,就是以台灣全民為凱子,為他賺得自身聲望與利益的騙人技倆和空洞神話罷了。

回過頭再談「凱子省長」所污名化的「凱子軍購」。「凱子省長」公然在媒體受訪中揚言反對對美軍購,認為陳水扁政權所謂軍購儘是買一些台灣不需要的國防武器---。試問:台灣真的不需要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和潛艦嗎?宋先生過去也曾說過中國飛彈絕對不是對準臺灣,而是用來保護中國領土。台灣人始終不了解宋先生反對軍購愛國者反飛彈系統、潛艦的動機何在,更無法理解「臺灣不需要的國防武器」之說詞。當今全世界都知道,目前中國有1500顆飛彈瞄準著台灣,其虎視眈眈的恫嚇聲勢眾人皆看在眼裡。莫非宋先生有「特殊管道」或是「他心通」,能充分得知「中國飛彈不是瞄準台灣,而是用來保護中國領土」(此為宋先生在電視受訪時之背景標題) ?光憑這一荒唐的觀點,宋先生已經沒有資格參選臺灣治理當局的總統選舉了。因為宋先生並沒有站在台灣人民的立場去看待、重視海峽對岸對台灣表面看似和解、實際暗藏強烈併吞敵意的態勢。或許聰明的他,是故意忽略此一明顯客觀的事實吧?我們倒是覺得宋先生很有資格去領民間「搞笑版」的諾貝爾和平獎!

宋先生在「凱子省長」任內,刻意從省屬行庫搬了4255億台幣作為他個人的政治公關人情投資,建立了自己的黑金地方樁腳勢力。這和國民黨長期利用黨產、國家預算、金融操弄,來籠絡大批政商黑金一樣,也許大家深感無奈,也知道當時政客們都是如此腐化,人民拿他們沒辦法。然而對於臺灣需要堅強的武器來保衛自己面對中國併吞威脅的時點上,宋先生卻故意綁架國、親兩黨,前後一共反對了69次軍購中4100億台幣的八艘柴油動力潛艦預算的通過,大大遏止了臺灣海軍戰鬥防衛能力的增強和提升,使得我們只能眼睜睜坐視中國海軍軍力在這15~20年間快速地膨脹與壯大。眼見其軍艦、潛艦一艘一艘下水成軍,就像「下餃子」一般地接二連三,讓人目不暇給。如今,敵我海軍之戰鬥力差距甚為懸殊,已成事實。潛艦是不對稱的戰爭中絕對不可或缺的選項,國人對於宋先生和親民黨的一再杯葛,實在無法理解。下列幾點疑問,始終得不到合理的解釋:

1.既然「凱子省長」將4255億台幣的民脂民膏(人民納稅錢)花得毫不手軟,是在證明他「體恤民情」、「深愛台灣」,那麼為何宋先生的親民黨在「胡宋會」和中國共產黨的兩黨會談公報中,卻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即所謂的「九二共識(兩岸一中)」呢?台灣人民覺得這根本是在附和共產黨,要讓台灣的新世代永遠無法有「隔絕共産專制政體」的選項。宋先生主張和共產黨達成「和平協議」、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當然會讓台灣人民感覺宋先生是在配合共產黨的統戰,想要在中國併吞台灣之前,先軟化國人的心防:「兩岸都要簽和平協議了,根本不需要什麼民防,更不需要什麼國防了!」宋先生一再倡言「兩岸一家親」,是否就是這個意思?

2.台灣人民有權利質疑,陳水扁主政時為了提升台灣海軍防衛力量而想積極建構的八艘潛艦,若當年此軍購案未被宋先生杯葛而順利通過的話,則原來預計2013─2019每年交艦成軍一艘,到如今台灣就可以擁有三艘潛艦了。對此,我們也可以解讀為:「凱子省長」宋先生將台灣的八艘潛艦,以「助匪」、「殲敵於機先」的手段,在我們的潛艦還未出生前,就全部將之殲滅於無形了。請問,這是誰的功勞?還是誰的罪過?

今天,我們台灣的軍隊士氣已經潰散至令人痛心之地步。而宋先生是中將家庭、官二代出身,必然深知軍人最痛恨的是在不對等的武器戰鬥中陣亡,那是未戰先敗的「非戰之罪」。請問這是否是宋先生污名化「凱子軍購」的謀略呢?清廷的慈禧太后當年挪用北洋艦隊之造艦軍費去興建慈禧太后個人御用的「頤和園」,導致日清甲午海戰清軍大敗的殘酷歷史,和宋先生的杯葛軍購,有否異曲同工之處?

3.宋先生說:「中國飛彈不是瞄準台灣,而是為了保護中國領土。」請問:誰會進攻中國?美國嗎?日本嗎?宋先生主張「台灣、中國一家親」是先把臺灣推入中國圈套中,再一起來反抗美國和日本對中國之侵略嗎?假如這是宋先生的「中國的大中華民族主義」要對抗「美日聯盟的帝國主義」,那我們得請宋先生先把傳聞中在美國擁有的五棟房子賣掉回中國置産,並且讓美國籍的貴公子們回歸中國,落籍中國才是。請宋先生千萬不要像中國人最痛恨的「裸官」,只留當官的一人在中國奮鬥一般,就只宋先生一個人留在台灣幹「萬歲」黨主席。

臺灣人的「願望」很清楚,就是要效法美、日、西方等民主國家的立國精神與普世價值觀,去建立一個擁有民主、平等、自由、法制、人權的公民社會新臺灣。而這些似乎都和宋先生的理念、做法背道而馳。

宋先生因個人的政治私慾,恣意揮霍了台灣納稅人的公帑4255億元。

加上又全力反對台灣對美軍購4121億台幣的潛艦,其動機實在令人納悶。試問,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幸聽到一則駭人聽聞的戰報:「我國海軍因反潛戰力不足,致水面主力戰艦遭中國海軍摧毀性的致命一擊,全軍覆沒!」屆時,不知宋先生的感想是什麼? 吾人懇切地盼望2016年的新政府,能夠加緊整軍經武,充分提升台灣的國防力量,讓此惡夢永遠不致發生。

評論家黃創夏在2015年8月27日以「黑金變黃金,宋楚瑜真行」為題的文章中,用犀利的文筆,一語道破了宋先生的技窮老招。關於宋先生的「豐功偉業」,台灣五十歲以下的年輕族群只要一上網就可一覽無遺,是無法掩飾、欺騙的。(公民在網路世界可不是Bumbler! 就像這次宋先生為了怕影響其總統選情,臨時喊卡不敢前往對岸參加中國慶祝抗日七十週年大閱兵,卻還是派心腹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代表前往,充分暴露其「投機」兩岸謀取利益的心態,引來網友一片撻伐與罵聲! )。

我們判斷宋先生的黨,如今大概不可能再為宋先生創造「一人挾持國民黨、民進黨」翻雲覆雨的昔日風光了。明年一月的選舉,相信台灣人民會很清楚地讓宋先生和全世界知道:心中只有中國懸念、中國思鄉情懷,卻不與台灣人民共同呼吸、思考的政黨,你們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