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那一年的這一天】1963.6.11 越南僧人釋廣德自焚,5個月後吳廷琰政權被推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那一年的這一天】1963.6.11 越南僧人釋廣德自焚,5個月後吳廷琰政權被推翻

2017-06-11 08:00
越南僧人釋廣德自焚畫面。美聯社記者布朗拍攝,這是1960年代最具震撼性的照片之一。圖/Public Domain
越南僧人釋廣德自焚畫面。美聯社記者布朗拍攝,這是1960年代最具震撼性的照片之一。圖/Public Domain

1963年6月11日上午,越南僧人釋廣德在西貢(今胡志明市)的一處十字路口,以汽油引火自焚,抗議吳廷琰政府的宗教迫害,震驚全世界。此事件導致吳廷琰政權在5個月後(1963年11月)被政變推翻,獨裁者吳廷琰、吳廷瑈兄弟被殺,南越政府陷入短期混亂。1965年,另一名獨裁者阮文紹上台,貪腐程度比起吳廷琰有過之而無不及,雖有美國硬撐,已經大失民心,1975年越南共和國滅亡,越南全面赤化。

吳廷琰政權的排佛政策

二戰之後,越南脫離法國統治的獨立之路有點複雜。1945年胡志明建立共產主義的越南民主共和國,一般稱北越,並與法國開戰(法越戰爭)。1949年,法國當局扶植親法反共的保大帝成立「越南國」與北越對峙;1955年美國當局扶植親美反共的吳廷琰,以非常離奇的舞弊手段操作公民投票,將君主制改為共和制,國號也改為「越南共和國」,一般稱南越。

南越政權雖只有短短20年(1955-1975),而且美名為共和制,但幾乎全部處於獨裁統治和白色恐怖之下。吳廷琰8年統治期間,跟台灣的蔣介石一樣,重用特務機關,並以反共之名迫害異己。據估有5萬人死亡、7.5萬人遭監禁(遠高於台灣白色恐怖)。吳廷琰並重用其四弟吳廷瑈(名義上是總統府顧問)。如果吳廷琰是暴君,吳廷瑈就是權臣,也是南越的特務頭子。吳氏家族是「裙帶政治」的誇張典範,吳廷琰的二哥吳廷俶、五弟吳廷瑾,也都是惡名在外。

吳氏家族的宗教迫害也是惡名昭彰。受到法國統治的影響,吳氏家族也信仰天主教。而越南自古是佛教興盛之地,佛教徒佔南越人口的70%-90%。但吳廷琰卻以政治的力量,公然而廣泛的施行「尊天主而貶佛教」政策。天主教徒享有佛教徒沒有的優惠,天主教會成為全國最大的地主(大批佛教徒農民的土地被徵收,轉移到天主教會),美援分配也以天主教族群為主;至於佛教,不僅備受歧視,傳教活動受限制,寺廟被劫掠、教徒被迫改宗之事亦屢有所聞。

到了1963年春的「順化佛誕槍擊案」,當局更對佛教徒進行血腥鎮壓。該事件緣於當局對於佛誕日(農曆4月8日,西曆5月1日)祭出雙重禁令:禁止懸掛佛教旗幟,不准舉行慶祝活動,佛教徒即使將活動時間往後延一個禮拜,當局仍予禁止。5月8日,群眾不理會政府禁令,懸掛佛教旗幟,當局調派軍隊鎮壓,向群眾開火,造成九人死亡。

此一事件舉國譁然,佛教徒和社會各界陳情示威,吳廷琰置之不理(直到5月30日才被迫接受陳情,並撤換順化市長)。佛教徒要求實施宗教平等政策,並對「五八事件」積極善後,吳廷琰的回應是在6月2日頒布集會遊行禁令,6月3日在順化向示威群眾發動化學武器攻擊,以及在6月4日頒布順化戒嚴。

釋廣德自焚事件

1963年6月11日,抗議行動達到高潮。僧尼群眾上街遊行,來自順化天姥寺的66歲僧人釋廣德(1897-1963)在西貢市的高棉大使館前,以蓮花坐姿引火自焚,喚醒世人對南越佛教遭到迫害的重視。在場目睹過程的美國記者大衛(David Halberstam)描述:「在他燃燒的過程中,他沒有抽動過一塊肌肉,沒有發出一點喊叫,他本人出奇地鎮靜,和他周圍哀號的民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釋廣德的遺體隨後被運回西貢最大的佛寺——舍利寺,並在6月19日荼毘(火化),肉身燒燼,唯心臟完好堅硬,有如心臟舍利子。對佛教而言,這是心地非常清淨(一心)的證明,也是修行達到某種證量的表徵。越南人因此稱他為「廣德菩薩」。

釋廣德自焚的畫面,被美聯社記者布朗(Malcolm Browne)拍攝下來,在美國各大報刊登,震驚全球。布朗因此獲得1964年的普立茲獎。美國總統甘迺迪看報大驚,直呼:「耶穌基督!」(Jesus Christ,「天哪」之意),他說:「沒有其他照片,比這張照片更令世界激動的了。」然而在南越,當時全國權力最大的女人陳麗春(吳廷瑈之妻,因為吳廷琰未婚,陳氏實際扮演南越第一夫人的角色),卻把釋廣德的自焚貶為「和尚的燒烤秀」(monk barbecue show),並且說:「就讓他們自焚吧,我會鼓掌的。」她的言論透過媒體報導,引起國內外譴責,歐美媒體封她為「惡龍夫人」(Dragon Lady)。陳麗春此言也激怒甘迺迪,並對國內的反吳廷琰勢力火上加油,加深朝野對立。

事實上,釋廣德自焚後,南越政府的宗教迫害和「佛教徒危機」並未解決,反而加深。吳廷琰當局疑似對佛教徒採取兩手策略:一方面跟佛教徒談判,一方面又授權軍警對佛教徒及同情群眾的鎮壓。8月20日,當局發布全國戒嚴;隔天,武裝軍警發動對佛教界最猛烈的攻擊行動,包括舍利寺在內,西貢和順化有多家寺院遭軍警攻佔,軍警被指控對寺院開槍、焚燒、搶劫,炸毀佛像,汙辱僧尼,多名佛教領導人士被捕。官方承認拘禁佛教徒845人,逮捕學生1,380人,但數目可能低報。有人估計,僧侶被捕者約有兩千人之多。這一事件,被簡化稱為「查抄舍利寺事件」。特務頭子吳廷瑈在這場事件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查抄舍利寺事件,導致民間反吳廷琰的勢力,由原來以佛教徒、同情群眾(主要是青年學生)為主的局面,擴大到各行各業、甚至軍政人士;當然也導致吳廷琰政權背後的「老大哥」——美國政府,為了南越的政治穩定,不得不採取行動。1963年11月1日,陸軍將領楊文明和一群軍官聯手,在美國中央情報局和美國駐越大使館的策動下,發動政變逮捕吳廷琰、吳廷瑈兄弟(「第一夫人」陳麗春當時在美國,逃過逮捕);隔日,兩兄弟被殺,吳廷琰獨裁政權覆亡。

時至今日,僧人自焚事件仍在西藏發生。中共政權對西藏的宗教迫害,遠遠超過吳廷琰政權在南越的宗教迫害,光是對佛教徒的殺戮,恐怕連吳廷瑈本人都不敢想像。雖然至今已有超過140名藏人(包括出家眾與在家眾)自焚,然而當年震驚甘迺迪的情形,在今天的國際政壇殆成絕響。各國看在錢的份上,爭相拉攏北京政權(至少沒打算採取行動,要求它放棄宗教迫害),從而藏人的處境,也更加孤立絕望。

延伸閱讀
吳廷琰(維基百科)
許文堂,〈當代越南佛教的政治參與〉,《台灣東南亞學刊》,9:2, 2012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