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山中的靈異事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山中的靈異事件

黃色小飛俠和紅衣小女孩是台灣山林界最「知名」的人物,其實有研究顯示,專業登山者也曾表示在山中見到「某個人」

2016-03-15 15:52
登高山時常見的「觀音圈」是因為雲霧繚繞,日光的角度來自拍攝者的背後,而產生完整呈現圓圈形狀的彩虹。但是,在體力耗盡時,很容易被誤以為是幻覺或是神蹟。(圖為作者由北合歡山往西合歡山途中拍攝到的畫面)
登高山時常見的「觀音圈」是因為雲霧繚繞,日光的角度來自拍攝者的背後,而產生完整呈現圓圈形狀的彩虹。但是,在體力耗盡時,很容易被誤以為是幻覺或是神蹟。(圖為作者由北合歡山往西合歡山途中拍攝到的畫面)

 「下玉山主峰的路很長,起霧又下雨,身體都淋濕了,走了很久,前後都沒有人。忽然,我看到三個穿著黃色小雨衣、戴斗笠的人走在前面。我覺得欣喜若狂,終於有人陪伴。不過,他們走的好快,快到我幾乎跟不上他們,我不停地加快腳步,突然,他們往懸崖走去,浮在半空中,結果就消失了!」這是有名的玉山小飛俠靈異事件。

去年,台灣民間相傳久許的「紅衣小女孩事件」,更搬上大銀幕,創票房佳績。一個一個老婦人上山迷路後,返家後都表示她們是跟著「一個紅衣小女孩走」。

黃色小飛俠和紅衣小女孩,到底是什麼呢?

瑞士蘇黎世大學附設醫院的Brugger醫師等人,在1999年曾針對這類主題,訪談了八位曾經不使用氧氣成功攀登海拔超過8,500公尺的高山,包含:聖母峰(8,848公尺)、喬戈里峰—K2(8,611公尺)、干城章嘉峰(8,586公尺)與洛子峰(8,516公尺)的登山家,他們都沒有腦神經或精神方面的疾病。

Brugger醫師使用他們母語詢問,攀登過程中感受到的各種不尋常知覺。結果發現,他們在海拔超過6,000公尺以上所停留的時間,只有佔全部攀登時間的5%,卻發生了25次的不尋常知覺;低於海拔6,000公尺時,只發生了21次。

這些都屬於視幻覺、聽幻覺或身體錯覺,包含:看到另一個人、靈魂出竅、身體飛翔或漂浮、聽到人交談的聲音…等等,大多持續數秒鐘到數小時不等;但沒有記錄到嗅覺及味覺幻覺。且不正常的知覺特別容易發生在危及生命、獨自攀登、精疲力竭、缺水及飢餓等情況。這些登山者頭部都沒有受傷,也沒有發生高海拔腦水腫。事後腦波及大腦磁振造影檢查(MRI)結果,沒有發現與這些不正常知覺有關聯。

壓力讓大腦皮質失調、誘發短暫放電產生幻覺

一年後,西班牙的Garrido博士等人,針對33位頂尖西班牙攀登者攀登7,500公尺以上高山時進行的研究,也得到相類似的結果。以下三段訪談,是出自於Brugger醫師的研究:

一位攀登者目擊夥伴由3,000公尺高的岩壁墜落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突然從岩壁上原本站立的地方墜落,我在空中飛了幾公尺,這個感覺比單純想像及白日夢更真實,這種感覺就像我緊抓著一跟垂在岩壁上的繩子一樣!」

一位獨攀者在7,500公尺的高度休息時:「有幾分鐘,我聽到我以前的朋友們在討論與我當時面對的情況有關的攀登技術的問題,他們的聲音很大聲,而且內容很容易理解,我沒有加入他們的對話。」

一位在獨攀者在海拔介於5,000至6,000公尺的地方:「當時霧茫茫的一片,我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人,我可以清楚的辨認他們的臉孔,而且我確定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看過他們。」

Brugger醫師認為,高海拔的低壓與低氧不是造成這些知覺異常唯一的原因,失溫、飢餓(低血糖)、體力耗盡、在高海拔地區待太久以及特別是獨攀者強烈的孤寂感和面臨生死關頭的重大壓力時,會大量誘發身體裡腦內啡的分泌,讓大腦皮質特定部位(額葉、顳葉及海馬迴)的功能暫時失調,甚至誘發非常短暫的不正常放電(癲癇),而產生這些幻覺與錯覺。

無獨有偶的,2004年,美國麻州總醫院的FIRTH醫師也發表一個案例:

「一位25歲的醫師去攀登海拔6,962公尺的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山,下山途中海拔6,700公尺的地方,他察覺到雙手嚴重凍傷,就在那一刻,他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彷彿身旁有一個人,讓他不停地在原地繞圈子去尋找那個人,下山的途中,他感覺到那個人緊緊跟隨著他,下撤到基地營後,這種感覺就消失了。」

事實上,大腦皮質中,整合身體知覺與過去記憶的部位,是位於顳頂葉以及更深層的邊緣系統。這些部位,剛好位於大腦血流供應的交界,也就是分水嶺。一旦進入缺氧的高海拔環境,加上缺氧及缺水導致的大腦血流量下降、精疲力竭以及飢餓低血糖,這些血管分水嶺的部位就容易因為氧氣或能量供應不足,而產生功能失調。如果合併孤獨感以及危及生命時刻的重大壓力,就可能會進一步誘發大腦不正常放電,而造成登山者出現各種幻覺及錯覺。

這種現象,就好像偏頭痛的病患發作時,會看到閃光及聽到聲音一樣。FIRTH醫師認為,這是屬於高海拔症狀的一部分,但不是高海拔腦水腫。

體質特異者在中海拔即會誘發知覺異常

瑞士的神經認知科學家Shahar Arzy更進一步認為,許多宗教先知,當年獨自一人在高山修行,於極度孤寂及飢餓時,看到的神蹟,「祂是在火焰中的天使」、「祂的臉像太陽一樣閃耀,祂的衣服有如光線一樣潔白。」與登山者感覺到的幻覺與錯覺相當類似。

另一位瑞士的醫師Tsogyal D. Latshang於2013年的研究指出,在介於1,630至2,590公尺之間的中海拔地區,並不會讓人們發生神經認知功能異常,這剛好是大多數航空公司飛行員與機組員,在機艙內工作時,艙壓的模擬高度。然而,有些科學家認為,對於有些體質特別的人而言,中海拔已經足夠誘發知覺異常。事實上,曾經有噴射機飛行員在超高空時,出現幻覺,看到自己的影像,也有直升機飛行員在海拔1,500到3,000的高度飛行時,出現類似的幻覺。

因此,在高海拔環境中,出現靈異事件—幻覺與錯覺,其實警告您,已經處在極度危險且面臨生死關頭的情況。您必須要休息、使用氧氣、補充食物、保暖、補充飲水或是趕快回到營地。如果漠視以上這些情況,飛行員可能導致空難;高山的修行者,有活下來,那就是看到神蹟,沒活下來,就是羽化登仙或圓寂。登山者若因此喪命,就會變成下一則大家談論的山中靈異事件。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