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建中校園解嚴沒?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建中校園解嚴沒?

 /大學教授 2017-07-17 13:56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據報導,最近建中校園內蔣公銅像,背起書包穿上校服,手拿吉他迎接師生,學生以趣味方式消除威權印記,並賦予銅像新的意義。

有人說,今天是解嚴30年,民主時代的台灣,真的學會尊重不同立場了嗎?彼此似乎無須以毀壞方式表達意見;就留他在哪兒,讓每個世代評論銅像代表的功與過。難道將獨裁者銅像擺在學校門口,就是尊重不同立場了嗎?如果國歌為何只能由國民黨黨歌充當,而不能為其他黨的黨歌所取代?這是解嚴後的民主社會嗎?如果只是表面上解嚴,實質上沒有解嚴,算什麼民主社會?是否有些人心中還沒有解嚴?

自從台灣解嚴、民主化以來,許多機關與校園內之獨裁者銅像紛紛被請出校園,連保守的師大校園也在幾年前將蔣介石銅像移走,畢竟這是落實轉型正義的一部分。遺憾的是,一向以自由學風自許的建中,居然到今天還有蔣介石銅坐落在校門口,實令人不解,畢竟蔣介石銅像象徵威權統治,根本與建中自由民主學風格格不入,建中師生怎麼還能忍受那麼久?只會關在象牙塔教學與讀書,不知大是大非,缺乏自由民主精神與觀念,縱使升學率好、得獎率高,又有何值得驕傲的?

長久以來,建中給人感覺都只是會唸書與考試的學校而已,師生只重視升學率與國際科學比賽,也以此自豪,然而對社會問題與弱勢族群的苦難則常漠不關心,如二二八國家紀念館明明在建中旁邊,平時建中生上下學都路過,可是卻很少見到有學生進去參觀,只會每天埋首在教室讀死書,默背獨裁者的「豐功偉業」,連坐落在校園的威權銅像與充斥黨國意識形態的校歌,也見怪不慣,習以為常,從未聽說有師生建議學校討論銅像存在校園的合理性,只會對銅像搞笑,這是建中人應有的風骨嗎?

科學家愛因斯坦在其「我心目中的世界」一文中說:「我們從日常生活中知道有一件事是千真萬確的:人是為其他人而活著——主要是為了我們所關心的人的笑靨和生活,此外也為一些並不相識的靈魂,因為同情的絲帶把我們與他們的命運繫在一起。」他也說過:「專家不過是訓練有術的狗」。他痛恨政治的威權並勇為挑戰學術的權威,其偉大不僅在其學術上的成就,更在於其人道精神與道德勇氣。建中傑出的校友陳文成也是如此,在當時台灣戒嚴年代,原本自己可以在美國過著舒適的學者生活,卻不忍心見到台灣處於危難之中,在海外勇於支持國內美麗島人士的崇高訴求,最後卻被謀殺於台大校園,可說十分偉大,但建中校園沒有他的銅像,卻有獨裁者的,是否很荒謬?

如今台大校園內已經豎立陳文成校友的銅像以茲紀念,建中何不比照?畢竟陳文成也是建中傑出的校友,其大智、大仁與大勇的精神,不是比蔣某人更值得當建中師生的精神標竿嗎?試問,德國校園中有希特勒銅像嗎?俄羅斯校園中有史達林銅像嗎?蔣介石又會比他們兩人「偉大」嗎?這種威權主義的思維一日不除,建中人充其量只是會讀死書與考試的學生而已,不配稱為菁英學生,建中也不配稱為菁英高中。建中人應該向愛因斯坦與陳文成校友看齊,有人道精神與道德勇氣,不僅與於挑戰學術權威,更應與於挑戰政治威權,才算是菁英學生與高中。

希望建中人能以愛因斯坦與陳文成學長為榜樣,不要只當知識的巨人,要當自由民主與人道主義的巨人,也做個有道德勇氣的人,勇敢走出象牙之塔,為國家前途與人民的幸福而努力,畢竟建中人一向以「有書有劍有肝膽,亦狂亦俠亦溫文」自許,也常以「紅樓沙漠鴕客」自豪。建中人應該以行動建議校方或市長府遷移獨裁者銅像,並修改校歌,才名符其實。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