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我不如老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我不如老農

2018-07-11 09:30
台灣水果外銷,因為免稅,七成去了中國,一成到日本,二成到其他國家,包括鳳梨在內,銷往日本,越來越少,原因還是關稅問題。(示意圖/創用CC授權)
台灣水果外銷,因為免稅,七成去了中國,一成到日本,二成到其他國家,包括鳳梨在內,銷往日本,越來越少,原因還是關稅問題。(示意圖/創用CC授權)

電視鏡頭下:嘉義一個露天倉庫,鳳梨堆積如山高,一位鳳梨農說:「放著淋雨壞掉,不如堆肥」。最近,鳳梨產量太多,已經延燒到電視口水戰爭,名嘴連番上陣,各懷政治目的,鳳梨也成為反對黨攻擊政府題目。人民看到的是水果,我卻看到政治。從香蕉戰爭燒到鳳梨,聽說,接下來是火龍果,我總覺得農委會最無辜,他既無法叫農民種,也不能叫農民不種,但是收拾殘局,總是由他。

嘉義民雄三興村,是嘉義最早種植鳳梨的地方,現在擴大到周圍幾個村落,以及大林、中埔,短短幾年,收鳳梨的合作社,從一個增加到數十個。根據統計:2013年,全台鳳梨種植面積才9千多公頃,目前大約一萬五千多公頃,以嘉義增加最多,前幾年,一顆鳳梨賣到200元,沒料到,今天一顆鳳梨卻賣不到50塊。過去,劣果也可以賣到加工廠,現在只能當堆肥,以前,很多人種植鳳梨賺到錢,稱鳳梨是鳳梨金,於是鼓勵了許多農戶,轉向種植鳳梨。

這種現象,要從2005年說起,這一年,中國對台灣開放15種水果免關稅,鳳梨也在列,這一年,台灣鳳梨輸出到中國,只有80噸,現在增加到4萬噸,品種增加到13種,有金鑽,有金武士等等,13年來,外銷增加了500倍,也造就了台商利用外銷,來台進行契作,比較好的鳳梨園,都被契作化,進行綁約種植。尤其是2011年以後,中國對菲律賓禁止進口水果,藉以懲罰菲律賓國會議員,在南沙島上插旗的行為,一夕間,台灣水果輸入中國,數量暴增。對中國而言,一切行為都基於政治,菲律賓這種農業國家,遇到中國制裁,只能低頭,中國旅客出國旅行也是如此,人民只是獨裁國家的武器,水果也是如此。

2016年,懲罰民進黨政權,中國團客來台逐漸減少,連帶降低鳳梨酥的消費,過去,鳳梨酥買氣旺,棒紅「微熱山丘」品牌,現在銷量也明顯受到影響,又因為,嘉義、雲林鳳梨收成是南部鳳梨最晚一波上市,碰上多種水果同時登台,全面競爭,銷售不佳,屬於正常。這10年來,鳳梨產量已經增加10倍,來到50萬噸,台灣市場胃納,不可能那麼大,其中出口占了10分之1,但是,多數國家卡在關稅問題,想要解套,困難啊。

農業專家認為:台灣水果外銷,除了關稅以外,還有產量受到天氣影響,無法預料,如果遇到颱風或暴雨,產量大減,價格便昂貴,過去時代,穩定的季節時序,已經被極端氣候打亂,今年的高溫少水,更是以前少見,除非全面採取溫室調控種植,不必靠天吃飯,否則無解。

其次,台灣是自由經濟國家,市場經濟無法由政府干預,農委會只能用數字警告農民,但是,農民不一定會遵守,一窩蜂種植的風險,仍然存在,唯一方法,就是開發更多元的水果利用,製造其他附加高價值食品。

隱居山區以來,最大收穫來自土地,走山訪農,也為過去不知道的農事訊息,增進不少知識,其中大部分,來自老農之口,我常在山區散步,因此結識不少老農,山區附近丘陵地,鳳梨園密佈,因此,對於鳳梨也有一些心得,例如好吃的鳳梨,必須在排水良好的丘陵地種植,這是土地的奧妙,土地既提供生活養分,也提供心靈的泉水。

因此,台灣的農民,個性上願作耐苦,雖然長期被不公平的制度壓榨,卻明白靠天吃飯的道理,所以,少有怨言。7月4日,看見大林鳳梨農民抱怨價格崩盤,走向街頭抗議,令我震驚不已,這不是我所認識的果農,抗議隊伍還出現統促黨,和不少政治人物,不得不讓人懷疑:這是一場「政治鬥爭秀」,並非為農民爭權益,隊伍中,甚至有人抱怨鳳梨銷往中國,被政治阻礙,才會造成價格崩盤,這些都是錯誤的認知。

台灣水果外銷,因為免稅,七成去了中國,一成到日本,二成到其他國家,包括鳳梨在內,銷往日本,越來越少,原因還是關稅問題,台灣被中國阻擋,無法進入區域經濟體系,無法和日本或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以香蕉來說:台灣輸日關稅20%,所以,香蕉到港價格,是菲律賓和厄瓜多爾的三倍,到了超市變成五倍,就算再好吃,也必須看荷包多寡,才吃得起,這才是台灣香蕉在日本,失去競爭力的主因。

香蕉和鳳梨問題雷同,輸日鳳梨價格比泰國貴三倍,最後逼到台灣只好輸往中國,即便2016年民進黨執政,中國打壓,或利用檢疫刁難,但是,銷到中國的鳳梨,並沒有停止,這10幾年來都有成長,其實,過去幾年,中國得到台灣農業技術轉移,水果種植也在進步,可是因為土質不同,還是無法和台灣水果一較高低,但是,中國果農維權抗爭運動,比台灣嚴重,今年,中國向巴基斯坦大量採購芒果,導致中國芒果市場價格慘跌,果農一樣哀聲遍地。

五月中,山區一位鳳梨老農,突然失蹤,我詢問之下,鄰居告訴我:老農到中國廣東惠州,協助台商鳳梨種植,前不久,老農也去了海南島,這兩地是中國鳳梨種植最大的地方,中國農民不會用「電土催熟」,即便土質和種苗,和台灣一模一樣,少了「電土催熟」,鳳梨口感和甜度,就是和台灣鳳梨不同,今年因為梅雨遲到,高溫少雨,所以,各種水果產量大增,包括鳳梨在內。

中國情況和台灣相同,前不久,國民黨青年軍,故意把中國廣東鳳梨盛產,丟棄河中的鏡頭,移植到台灣,以「假新聞」打擊台灣果農和農產,企圖製造民進黨執政下,士農工商無一不差的假象,正值選舉期間,這動作後面,絕對有紅色怪手搞鬼!真無恥。

台灣鳳梨採收,通常從日照和溫度較高的屏東開始,屏東也是全台鳳梨產量最大的地方,佔了全台27%,一路向北到嘉義,雲林結束,花東也有少量種植,目前時序,鳳梨已經進入採收尾聲,這個季節又是台灣其他水果全面上市的時間,消費者多了很多選擇,自然影響鳳梨購買,市場因為量多而價跌,這是經濟常態,但也未出現所謂1公斤1~3元的賤價崩盤情況,泡製鳳梨崩盤假象,唆使製造農民上街造反,打擊了政府,也打擊農民,一魚兩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反對黨丶統促黨丶傾中媒體純粹搞政治鬥爭,要搞亂丶搞垮台灣,不是關心農民。

目前,全世界鳳梨種植最大面積是奈及利亞,第二是泰國,第三是印度,第四是巴西,第五是菲律賓,台灣種植面積只有菲律賓10分之一,約一萬五千公頃,年產量50萬公噸,10分之1外銷,中國鳳梨種植面積五萬公頃,面積比台灣大四倍,產量100萬公噸,自給不足。但是,中國鳳梨外銷俄羅斯占了90%,市場上空間由進口鳳梨補充,菲律賓和泰國外銷鳳梨,在中國佔了90%,台灣只有10%左右,今年,台灣氣候異常,高溫炎熱下鳳梨早熟,出現所謂肉聲「玻璃肉」現象,這種鳳梨,無法久放,因此也影響外銷價格和數量。


目前,全世界鳳梨種植最大面積是奈及利亞,第二是泰國,第三是印度,第四是巴西,第五是菲律賓,台灣種植面積只有菲律賓10分之一,約一萬五千公頃,年產量50萬公噸。(圖/創用CC授權)

「果賤傷農,果貴傷民」,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才是政府責無旁貸的任務,尤其是自由主義的市場,政府既不能過度干預,只能輔導,果農不看政府公布種植面積數字,一昧搶種,卻要政府負責,說來,也是強人所難。就以火龍果來說,從2008年到現在,10年來,種植面積增加了2,000公頃,價格也從1公斤100塊,跌到一公斤15塊,已經低於成本每公斤18塊,農委會若還無法拿出手段,恐怕又變成下一波抗議事件。

在全球世貿組織之下,日本如何照顧農民利益,值得台灣政府參考,日本抗拒開放大米進口,以免傷害日本小農,前後阻擋了十年,後來實在無法再擋,於是開放稻米進口,但是,日本在開放前,先和進口糧商協議,由糧商先購入倉庫,存放後,再轉送到非洲或窮困國家,避免低價米流入市場,干擾本國米價格,若糧商要把進口米引進市場,價格也不能和本國米相差太大,用這些措施穩定市場糧價,這些方法值得台灣參考。

台灣雖然無法實施計劃經濟,全面控制果農種植選擇,但是,至少在預估產量方面,必須公開給農民資訊,如果農民要和天賭一把,那也只好由他,可是賭輸不要亂哭。

一位種植鳳梨的果農告訴我:他的鳳梨園,正好在猴群出沒的烏山丘陵,他既無力驅趕猴群,也不能傷害猴子生命,所以,他總是等待猴子吃飽後,才會進行收成,我說:你真的慈悲,農場主人卻說:「不,慈悲的是猴子,猴子不會吃光鳳梨,總會留一半給我餬口,而這一半的價格總是不錯」,聽完他的話,我突然感覺汗顏,說真的,在山區生活那麼久,已經看穿世事無常,但是,我的灑脫自在,還不如這一位老農啊,面對鳳梨少產或多產,不悲不喜,才是自在,因為冷酷也好,慈悲也罷,全在老天。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