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海峽兩邊三國的分歧在文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海峽兩邊三國的分歧在文化

2018-04-17 11:40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所強調的「一個中國」,顯而易見的是具有文化階級霸凌和侵略性,對比「台灣國」的「民主性」及「族群平等」觀念差別很大。(圖/張家銘)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所強調的「一個中國」,顯而易見的是具有文化階級霸凌和侵略性,對比「台灣國」的「民主性」及「族群平等」觀念差別很大。(圖/張家銘)

台灣移民族群,為生活和生存,歷經數百年的拚搏,終於在日治時代,台灣人民有幸接受現代教育,逐漸孕育出屬於台灣這塊土地的「台灣文化」。

「台灣文化」的養分,有來自漢文化和移民文化的結合,但其質變來自於一次世界大戰後民族自決的民主與民權普世價值影響。所以,「台灣文化」蘊含的是平等而非殖民階級觀念,更沒有漢文化的自大感。因此,在日治時代,台灣人民已經有了建立民主、民權的現代國家觀。

「中華文化」則是植基於「中原文化」的「漢族」階級性,是以「中原文化」的優越看待世界其他種族的文化觀。所謂的「五族共和」,是在消滅其他文化與歷史,而以「黃帝」為共同始族的「國家」型態。

所以,有民主、民權內涵的「台灣文化」,自然不同於有「中原漢族」優越性的階級社會所締造的「中國」國家觀。

很不幸的是來自台灣海峽彼岸的「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是以「儒家文化」作為洗腦台灣人的工具;一個則以「孔子學院」打前鋒,要以「儒家文化」作為征服世界的先遣隊。這兩個國家的共同點,就是以所謂的「中原」孕育的「中國文化」觀,意圖征服並取代世界各民族文化。這樣的「侵略性文化」不同於「台灣文化」的包容性及平等觀。

台灣雖然包含古漢文化,但因移民的關係,和原住民各族群及新來後到各世界民族的融合,在長期的被「殖民統治」背景之下,先已學會謙卑,徹底去除了古漢文化的優越感和侵略性。而後因現代思潮的影響,共同的「價值觀」在台灣這塊土地形成。因而自1920年代,就有了建立有異於「中國」的「台灣國」想望。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繼承了「中原漢族」統一天下的霸凌文化概念,而以「中國」的古城邦統治術,作為和四方異民族的對稱。繼統治中國大陸後,又意圖征服世界,實現以「中原」為世界中心的中國歷史觀。

流亡政權的中華民國則更等而下之,在無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抗衡後,以「漢族」文化繼承人自許,像是小妾似的標榜「一個中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唱和。其目地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樣,都是在以「漢文化」欺瞞台灣人放棄移民孕育的「台灣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所強調的「一個中國」,顯而易見的是具有文化階級霸凌和侵略性,對比「台灣國」的「民主性」及「族群平等」觀念差別很大。

換句話說,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全都自視為「種族文化優越和『種族同化的執行者』」的位階。現今已經納入所謂「中華民族」的各民族族群,都是被所謂「華夏」民族征服的苗、蠻、百越、阿爾泰語族等等民族的後裔。被征服的民族,全部被納入只有「黃帝」始祖的「中華民族」行列。

中華民國在1945年高壓統治台灣以後,施行的也是這一套「中原漢族」優越性和中原文化衍化的「中國」城邦政治(以中原漢族文化作為族群融合及統治的基礎)。

所以說,台灣移民文化截然不同於中原的「中國」文化。「台灣人」在民主、民權和自由信念下擁有共同生活習慣和價值觀。「台灣人」的價值觀,不是人民為「國家」而存在,而是「國家」要為人民而存在。

因此,「台灣人」的現代國家觀念,是以人性尊嚴與生活的實踐為生命第一要務。所以,要人民為國家犧牲的「中國」國家思想,沒有辦法讓以人民為主的台灣現代人民所能接受。

換句話說,台灣文化是比較強調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的實踐,不同於封建的「中國」階級專制社會的「儒家文化」,傾向集體主義的專制政權。

台灣經歷數百年被殖民統治的被剝削經驗,充分理解集體暴力的可怕。為了掙脫束縛,解救個人被欺壓的困頓,強調個人自由和對人之尊重和寬容成為生命掙扎的目標。

每個人的人生數十年而已,為了所謂「國家」的強盛和隨之帶來的侵略與同化目標,要人民犧牲個人的自由、民主和人權,這不是現代國家應有的治國理念,跟不上民主潮流,這是徹徹底底以「民主」為口號,重新包裝的封建思想。

「國家」建立的最高指導目標是「人民的幸福」。「國家」的建立是要讓人民得以免於恐懼、免於不自由、免於人權被剝削。那麼,所謂的「國家」強盛若是以個人的犧牲為前提,就連成立國家都沒有必要。

而「中華」文化的所謂「中原」概念,是可以先犧牲個人的人生,強調的是要先貫徹「中國」的城邦意志去征服其他民族。為了「國家」,人民要先有為「國家」犧牲自我的決心。之後,謀求的也只是假性的平等,還是在追求集體化的目標。更可怕的是集體化目標的想定,是以「漢族」優先的「儒家思想」變異出來的統治術。

這種封建的「君權國家」思想,以「國家」為意志的本末倒置作法,重點在於犧牲其轄下人民的人生目標和自由選擇權,這絕對不是成立現代國家的目的。

中國文化的侵略性,使得更多的民族在其以「中國」城邦階級的擴張文化影響下,不是有效抗拒併吞,就是淪為「中國」擴張意志的子民。

成為「中國」擴張文化的子民後,形式上就如同清末民初的「驅逐韃虜」,以漢族為主的「五族共和」相欺騙。雖然大家都成為「中華民族」了,可是,所謂的「中華民族」成員,卻有極大的階級差別。

舉例1945年以後「中國國民黨」治理台灣所標榜的「中華民族」騙術,雖然強調漢族的領導地位,但是同樣是來自中原的漢族,仍然要看槍桿子在誰的手中而劃分出跟隨者和被統治者,更別說「中國國民黨」如何對待外族,如何消滅外族的歷史和文化了。

台灣在「中國國民黨」的治理之下,其組織和統治術其實更像社會幫派。只要跟隨「中國國民黨」來的軍隊和人民,其地位比早先移民台灣的漢人和原住民高;蔣介石的嫡系,更是台灣島的真正主人。

這是個有階級性劃分的所謂「中華民族」,看似所謂的各族融合在「中華民族」的旗幟下,其實是以「中華民族」框住各民族當中原文化的「中國」奴僕。

在這一個概念下,「中華民族」的「國家」強盛,代表著以「中原文化」所建構的「國家」圖騰的勝利,最先受惠的當然是以「漢族」為主的領導群,其他各民族在「扈從」的架構下,固然也有「雞湯」可喝,但必須「背族棄宗」,成為「黃帝」的子孫。

台灣文化是移民歷史的生成,他是包含古漢文化,但也涵蓋台灣各民族文化及台灣歷史苦難的共同經驗和衍生的共同價值觀,截然不同於「中華文化」的「中原史觀」概念。

因此,台灣海峽兩岸三國的不同點在文化。所以,「中華民國」最好的去路還是回歸「中原」這塊文化土地,也比較方便祭拜黃陵。同樣道理,不同文化的生成和生活價值觀,理應有各自的理想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了「中原」道統,就別再來台灣瞎攪和,讓台灣文化生成的台灣人,順利建立屬於自己價值觀的「國家」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