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語世界/錄音】頭一遍ê死亡經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語世界/錄音】頭一遍ê死亡經驗

 2017-11-29 12:00
圖取自/pixabay
圖取自/pixabay

是按怎欲揀這篇:
Bat有人認為台灣人生成「驚死」,kám有影?在來lán講生死事大,性命ê意義自然是人生要緊ê質問。若無經過beh死,哪thang知影beh活。死無去ê經驗,hōo lán拍斷手骨顛倒勇;上拍損--ê,是kiōng-behto m̄知、--過。

我有幾若遍死無去ê經驗。

第一遍是國小歇熱,我參一堆飼牛囡仔tī嘉南水圳ê水窟仔sńg水。彼个水窟是閘水用--ê,水窟成做細細ê游泳池,阮就tī遐學泅水。教練是上大漢ê彼个飼牛囡仔,算是阮ê囡仔頭王。伊已經真gâu泅,所以會當教阮泅。伊教人泅水kan-tann一个撇步,就是叫阮褪光光,kā阮tàn落去水池仔。水池仔不止仔深,飼牛囡仔攏真在膽,小可phah-phún--一-下就會曉泅--ah。當然是會曉泅狗仔爬,kap死囡仔撐niā-niā。然後就開始tī遐sńg覕相揣。彼个水閘仔下跤就是水tshiâng,大圳就是靠水位ê懸低差,hōo水會當一直流,流去灌溉農田。

有一遍,我無細膩,驚hōo人掠--著,suah liòng一下傷大力,摔落去水tshiâng。水tshiâng下跤是koh較深ê水窟,水是活水,一直滾tshiâng,我ê身軀suah hōo水tshiâng kah píng來píng去。聽講彼个水tshiâng下跤進前捌摔死幾若个人。我m̄知是按怎,竟然攏bē驚,真平靜,hōo水tshiâng kā我píng kah倒頭栽。照講我應該食真濟水,m̄-koh無。踅來踅去,一段時間了後,彼个囡仔頭,總算sa著我ê手,kā我救--起-來。我peh--起-來,敢若無代無誌,衫仔褲穿--leh,繼續去飼牛。

這是頭一遍拄著死亡,斯當時可能iáu傷幼茈,m̄知thang驚。

法國散文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有一遍死無去ê經驗,伊回想彼遍經驗,體會死亡並m̄是咱所想像--ê按呢。咱攏感覺死亡真恐怖,使人驚惶。其實經歷死亡是一款幸福,無比ê爽快。經歷彼遍死無去ê經驗了後,伊得著結論:「面對死亡,並無需要驚!」

我是幾若遍死無去,才得著仝款ê結論。

讀予你聽:

(作者是台灣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退休教授;本文由台灣母語聯盟提供。)

註:本文使用教育部推薦漢字kap台羅,一寡字詞ê語音kap語意thang上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查詢。

延伸閱讀:
【台語世界/錄音】30年後台灣母語攏總死了了 
我們為什麼那麼怕死?到底死亡是什麼?——《好青年哲學讀本》(泛科學)
台灣社會運動者黃旺成bat提出,日本時代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認為「台灣人愛錢、驚死、愛面子」(維基百科)

若欲投稿,請寄:binpotgb@gmail.com,文章字數 600-800;文章若採用,有淡薄仔稿費。

請上【台語世界】閱讀閣較濟相關文章。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