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那一年的這一天】2012.6.12 一生創作千首歌曲,資深音樂人與攝影家黃敏去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那一年的這一天】2012.6.12 一生創作千首歌曲,資深音樂人與攝影家黃敏去世

2017-06-12 07:28
黃敏是台灣流行樂壇最重要的推手之一,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都出自他的手筆。圖/擷取自Youtube, PTS
黃敏是台灣流行樂壇最重要的推手之一,許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都出自他的手筆。圖/擷取自Youtube, PTS

2012年的今天,音樂人黃敏去世,享年85歲,台灣音樂界痛失國寶。台灣流行樂壇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只重視歌者,不重視詞曲創作者,顯示對「創作」的忽視,這點差日本人一大截(想想日本人如何推崇他們的古賀政男),也是台灣文化振作不起來的根本原因之一。黃敏就是一個被忽視的創作者,當他在2011年終於被官方給予應有的肯定,獲頒金曲獎流行音樂「特別貢獻獎」時,已經84歲了,隔年即與世長辭!

台籍日本兵,遠征南洋成戰俘

然而,台灣戰後有整整兩代的人,是聽黃敏的歌長大的;很多耳熟能詳的歌曲,都出自他的手筆。這樣的創作者,台灣人直到今天,對他的認識依然非常有限,寧不怪哉?而且,更少有人知道,他除了是出色的音樂人,還是優秀的攝影家;甚至,更少有人知道,他曾當過日本帝國海軍,遠赴南洋作戰,是跨越兩個時代的人物。

黃敏本名黃東焜,1927年出生於台南市,不久全家遷居台南縣關廟鄉。關廟公學校高等科畢業後,1942年入「台灣電力株式會社從業員養成所」,畢業後當配電工手。當時太平洋戰爭正酣,1943年10月報考海軍第一期特別志願兵(該期招募一千人),1944年6月派赴菲律賓馬尼拉,後移防印尼日惹。戰後所屬部隊被印尼軍方軟禁,黃敏成了戰俘;直到1946年5月,聯軍強制遣返,19歲的黃敏才獲釋回台。

當年關在東南亞戰俘營的台籍日本兵,處境普遍淒慘。黃敏應該也不例外。而且,他應該像當時大部分台灣人一樣,在戰後經歷改朝換代、國家認同無所適從的衝擊;加上二二八、白色恐怖的見聞,而在內心產生深刻複雜的感受。可惜這一切,在目前少數介紹黃敏的文章中,都付諸闕如。只知他返台後,重回台電任職;工作之暇,寄情音樂,曾隨音樂家許石(同為台南人)學習樂理及聲樂,自練吉他和手風琴,並參加歌唱比賽,自取藝名「黃敏」。1949年組「亞羅瑪樂團」,1956年台南「亞洲唱片」為他發行《永遠的愛》專輯。這是他的首張專輯,或許也是最後一張,因為之後就專做幕後工作了。

黃敏很少談他的戰爭經驗,但仍有蛛絲馬跡可循。最重要的線索就是「黃敏」這兩個字,他喜歡日本歌手上原敏,故取名為「敏」。上原敏是唱紅〈流轉〉、〈裏町人生〉、〈妻戀道中〉的歌手;更重要的,和黃敏一樣,也被派赴南洋戰場,卻在新幾內亞病死,享年僅36歲。因此黃敏這個名字,就有深刻的紀念意義了。也許因為歷劫歸來,黃敏要更珍惜生命,為自己、也為他所喜歡的上原敏,好好完成音樂的夢想吧。

接台灣地氣,貼近基層寫心聲

黃敏的歌曲開始攫住台灣人的心,是從1950年代末期開始。當時他引進許多日本歌曲,譜成台語歌,並捧紅一位歌星,也就是他的女兒文鶯。文鶯(本名黃翠媚)是台語歌壇名歌手,「文夏四姊妹」樂團(文香、文鶯、文雀、文鳳)之一,也獨自發片。美音堪稱得天獨厚,光那首〈初戀的小姑娘〉就讓人回味至今了。其他如〈流浪的馬車〉、〈拜託月娘找頭路〉、〈爸爸是行船人〉、〈再會可愛的都市〉等,都出自黃敏之手。研究台灣戰後歌謠史的人,喜歡以〈孤女的願望〉(葉俊麟詞、日本曲)為例,說明台灣歌謠有一定的社會意識。其實這類歌曲在黃敏筆下很多,〈拜託月娘找頭路〉就是明證;也說明黃敏的創作,一開始就接台灣的地氣,若無強烈社會意識,不可能創作這些貼近基層民眾心聲的歌。

黃敏不光是詞匠,也是作曲高手,且頗多經典之作。包括蕩氣迴腸的〈碎心戀〉、哀感頑艷的〈愛就愛到死〉、風靡1980年代的〈今夜又擱塊落雨〉,以及江蕙的名曲〈無奈的相思〉、〈風醉雨也醉〉、〈褪色的戀情〉等,都由他包辦詞曲。如果你知道許多人熟悉的童謠〈西北雨直直落〉,也是由黃敏作曲,應該會更驚訝。

跨界多才,華語歌壇大推手

黃敏除台語歌外,華語歌也很拿手,這些歌曲多半作於1970年代(1973年從台電提前退休,轉任海山唱片文藝部主任)。時值台語歌的低迷期(1972年中華民國與日本斷交,有濃厚東洋味的音樂難以生存;1976年廣電法公布,進一步扼殺台語歌空間),為了謀生,也接下不少華語歌的案子,並躋身最強華語歌製作人之列。

這些歌曲也是經典如林,例如讓人聽了,會「心肝結歸球」、堪稱「靡靡之音代表作」的〈一寸相思一寸淚〉(姚蘇蓉、倪賓都有唱過),即由黃敏作詞作曲;深入大街小巷的〈對你懷念特別多〉和〈你曾經愛過我〉(都由楊小萍主唱),前者由他作曲,後者由他作詞;余天的名曲、走紅東南亞的〈教我認識你〉由他作曲;曲風輕快動聽的〈祝你順風〉,則是改編日本歌曲(東洋味清淡,歌檢得以過關)。值得一提的是,1980年黃敏為鄧麗君作詞作曲的〈雪中蓮〉,意境空靈淒美,可惜沒有唱紅;1995年由香港歌手王菲翻唱,並作為《菲靡靡之音》專輯首曲,竟一炮而紅了。

黃俊雄的布袋戲歌曲,黃敏也沒有缺席。例如孝女白琴的出場曲〈噢媽媽〉,改編自美國黑人靈魂爵士樂的〈Summertime〉;恨世生同名的出場曲,則改編自北原謙二的〈夢で泣け〉,都由黃敏填詞。〈夢で泣け〉出自日本作曲大師船村徹之手,曲風詭麗迷人,也改編成華語歌〈昨夜夢醒時〉,由慎芝填詞。

80年代,台語歌操盤第一人

1980年代,經過美麗島事件的衝擊,台灣意識以強勁的力道回溫,台灣社會也進入空前的浪漫狂飆時代,台語歌曲終於盼回了春天。剛好1981年,54歲的黃敏轉任「光美唱片」製作部經理,敏感捕捉到大環境的變化,全力衝刺一度中斷的台語歌市場,也迎來他事業的黃金時代。整個1980年代,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響叮噹的台語歌星,莫不由黃敏的歌曲提拔或增色。最典型的例子是洪榮宏,他是黃敏打造的全新一代實力派+偶像派台語唱將,1980年代發行的首張本土音樂專輯《天無絕人之路》,就是由黃敏操盤。其中〈天無絕人之路〉由他作詞作曲,而讓洪榮宏一炮而紅的〈我是男子漢〉,則翻自日本歌。

之後,將洪榮宏推上天王寶座的〈一支小雨傘〉(黃敏詞)、〈愛的小路〉(黃敏詞)、〈你是我的生命〉(黃敏詞)、〈歹路不可行〉(黃敏詞曲)、〈雨哪會落袂停〉(黃敏詞曲)等,都出自黃敏之手。江蕙如前所述,出道早期歌曲如〈褪色的戀情〉、〈無奈的相思〉也出自黃敏之手;還有李茂山的〈今夜又擱塊落雨〉(黃敏詞曲)、〈有力的關懷〉(黃敏詞)、〈小姐請你乎我愛〉(改編自印尼歌)等,也是黃敏操刀。陳一郎的〈流浪之歌〉,也是黃敏從小林旭名曲〈昔の名前で出ています〉譜的詞。

從上可知,黃敏能詞能曲、紅台語歌也紅華語歌,功力深厚不在話下。而且風格多變,不拘一格。就以歌詞來說,有非常白描的〈恨世生〉,也有精雕細琢的〈碎心戀〉;有重口味的〈一寸相思一寸淚〉和〈你是我的生命〉,也有清新的〈一支小雨傘〉。大抵來說,他的歌詞偏向通俗、易唱易記,比較沒有前輩(成長於日治時代)作詞家如周添旺、陳達儒的精緻典雅,也沒有一些後輩作詞家的淺薄鄙俗、粗製濫造。黃敏歌詞的最大特色,就是能把感情和意境切到深處,意象鮮明,唱起來很有fu。

黃敏的創作生涯長達五十年,創作了上千首台語和華語歌,製作過六百張華語歌專輯,成就比起另一位作詞大師慎芝毫不遜色。他所指導的歌星,族繁不及備載,從鳳飛飛、白嘉莉、歐陽菲菲、費玉清,到陳盈潔、蔡幸娟、龍千玉、楊貴媚等。還有一些現在已被人淡忘的,如李千慧(唱黃俊雄布袋戲的歌走紅)、林蘭菁(從台視田邊俱樂部發跡)、嵐依風等,也都受黃敏的指導。嵐依風本名黃榮宗,形象聲線都酷似劉家昌,他的業師就是黃敏,由黃敏推薦給劉家昌,劉家昌的〈深秋〉、〈溫暖的秋天〉、〈找一個下雨天〉、〈有真情有活力〉等,都是交給他先唱的。

影像大師,紅外線攝影先驅

黃敏也是一位名攝影家,在攝影界資歷完整,當過台灣攝影學會(鄧南光1963年創辦)的理事長、台灣本土攝影聯誼會榮譽會長。他的影像創作,以本名黃東焜發表,約在1970年代嶄露頭角。1973年,作品入選亞洲影藝協會金章獎,同年加入中國攝影學會的「碩學會員」。他先後獲得北市美展、全國美展、台灣攝影學會最高分積分、日本二科會入選、香港國際沙龍及其他國際沙龍等各項大獎;2009年,獲第四屆「中華藝術攝影家終身成就獎」。

黃東焜早期影像一如其歌曲,意象鮮明,走高反差、粗粒子的黑白攝影路線。中期工作忙碌,攝影和音樂合一,幫許多明星如青山、甄妮、姚蘇蓉、楊小萍、陳盈潔等人拍專輯照、沙龍照,攝影差點成了他的職業。晚期致力於高難度的紅外線攝影,是這方面的先驅。這種攝影的風格空靈夢幻,江蕙那首〈風醉雨也醉〉可用來詮釋之。因為求好心切,他一生只開過兩次個展,第一次是1986年在台北市社教館舉行「六十回顧展」,第二次是1996年在台北爵士攝影藝廊舉行「追逐紅外光──黑白紅外線攝影展」,是台灣舉辦紅外線攝影展的第一人。

綜觀黃敏的一生,確實多彩多姿。1978年音樂家林二訪問他時,他曾說:「姚讚福的作曲才華比你高出太多太多,他有真正可以叫好的作品,可惜沒有遇到好的機運,使他在貧困中結束一生。」比起窮愁潦倒的姚讚福,黃敏的境遇是好多了;但以對歌壇的卓越貢獻而言,黃敏比起日本音樂人所受的尊崇,境遇又太寒酸了,這是台灣不尊重本土文化、庶民文化所致。然而,他豐富了戰後台灣兩代人的生命,也豐富了台灣的庶民文化,謹以本文紀念之。

黃敏名曲之一:碎心戀(李茂山主唱,影像來源:Youtube
 

黃敏名曲之二:雪中蓮(王菲主唱,影像來源:Youtube

延伸閱讀
郭麗娟,〈活得有「聲」有「攝」的音樂人黃敏〉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