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一只007皮箱內的10萬元——與老K鬥爭之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一只007皮箱內的10萬元——與老K鬥爭之三

兼談40年前「台灣日報事件」

2018-05-16 12:11
過了一天(九一記者節),美國《華爾街日報》特別刊出一幅漫畫,一份《台灣日報》的空空框架內,蔣經國伸出一張笑嘻嘻的臉龐。諷刺效果絕佳,一時之間,小蔣與《台灣日報》事件,騰笑中外。(圖/維基百科)
過了一天(九一記者節),美國《華爾街日報》特別刊出一幅漫畫,一份《台灣日報》的空空框架內,蔣經國伸出一張笑嘻嘻的臉龐。諷刺效果絕佳,一時之間,小蔣與《台灣日報》事件,騰笑中外。(圖/維基百科)

那段時間台日副刊內容精彩,作家陣容整齊,台時的副刊方家,如:陳鼎環,方人(施肇錫教授),周東野(周志文教授),辛哉(李鈞棫教授)外;尚增加後來任中研院副院長的王汎森,他那時才讀台大二年級,寫起文章卻不顯生澀,曾有讀者來信問:「某老先生何許人也 ,文章老練精闢如此。」看完信不由暴笑!此外如:王璇即王孝廉,丹扉等等,都是基本作家大咖。回想起來好不得意!

最重要的是台日的政治新聞,公正客觀,省議會新聞詳實又量多,例如:「14位黨外省議員舌戰阿港伯」,每天絕無冷場。現任《民報》總主筆王伯仁,當時剛從成大畢業在大小金門服預官役退伍一年多,乍進入新聞圈,富理想有活力,跑新聞15天,就調成省議會駐在記者。這一來,台日政治新聞如虎添翼,內容更加多采多姿,其出類拔萃無可倫比。王伯仁近年出版《看千帆過盡 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一書,對台灣省政有興趣的讀者非細讀不可。從書中內容,當能了解幾十年間,台灣省議會丶省政府的種種新聞內幕,省議員的種種行為舉止,以致於台灣省政的運作與社會演化,是台灣省政正史加野史唯一無二的書。

現台灣省已凍省20年,許多40歲以下的人,對台灣省議會、台灣省政府,都已經沒有印象,對當年有如台灣王的「省主席」,也不曉得是什麼碗糕?

有關省議會的新聞報導,誠乃《台灣日報》的強項,是讀者最著重愛讀的關鍵焦點新聞。台日的銷售能暴衝到十幾萬份乃至三十萬份(維基百科統計說法)的大報,尤其是讓老K痛至骨髓的主因。(另有一說,是相關部分人爽快裝假痛,因是整套發財計劃之一環)。

好啦!談到這裡,就要說到老K處裡因應「小卒」的恐怖怪招了。
有一天,老爺笑咪咪回家說: 「我的行情身價超高呢!」
「是嗎? 」
「你猜一猜!」
「小氣到家的老闆加薪再多,也多不過加五千吧!」
「不對,老傅怎肯加薪?是老K也,今天有人要送我一整個007型小手提箱的新台幣,裡面整整10萬元台幣,還暗示以後按月照付無誤,你說我的身價是不是超高?」
「哇!10萬!比起我們倆合在一起的薪水三倍有餘;一年下來120萬,真不少。兩年後,購買我們目前租住的豪宅綽綽有餘啦!」

說是豪宅乃是類比,往昔我們在高雄租的家,大抵二十多坪,老爺的學生曾來探視,忍不住說:

「老師,你們家徒四壁,連電話都沒有,太難以置信啦!老師只要找高雄市長王玉雲,他一定會安排房屋,家具,更不用說小小電話給你們了。王市長對新聞人員一向是大方慷慨巴結,老師師母都是新聞從業者,老師又當《台灣時報》總座,他不畢恭畢敬,妥貼安置才奇怪!」

「我不認識王玉雲,也絕無興趣認識他,咱們河水不犯井水,幹嘛需要見面呢?」該學生只好苦笑離開而去。

岔開的話題且言歸正傳。

「對呀!嚇壞我了。此種收買人格奧步,恐怕只有老K才做得出來。當下我翻臉走路!嘔死了!」購買豪宅的夢醒了丶碎了,我鬆了一口氣。好佳哉!老爺的光明磊落作為讓我十分驕傲!不是嗎?比起威武不屈,貧賤不移、富貴不淫尤其難上加難呀!

誰又知道老K了解收買總編輯沒希望,惱羞成怒,轉而與老奸巨猾的老闆談判,不多久,談判結果揭曉了。

老K這場鬥爭,一連串戲碼無比緊湊。老爺七月中旬自美返來,八月初(收買)無功,1978年8月30日晚間突傳出,軍方(總政戰部)假借軍方「黎明文化」公司,出資一億八千萬元「強購」《台灣日報》(據傅老闆說軍方最後通牒:坐牢或是拿錢出國,但這是他一面之辭),並特准全額得以匯出海外。《台灣日報》由傅朝樞以三百萬元向夏曉華「弄到手」,二年多後以一億八千萬轉到軍方手裡,增值六百倍,從此台日被政戰掌控,台日終於淪陷啦!十幾年後卻因是「民間軍報」讀者很少,面臨倒閉,賤價脫手。

過了一天(九一記者節),美國《華爾街日報》特別刊出一幅漫畫,一份《台灣日報》的空空框架內,蔣經國伸出一張笑嘻嘻的臉龐。諷刺效果絕佳,一時之間,小蔣與《台灣日報》事件,騰笑中外。無論如何,台灣總統大人總算學會新招,以前在中國那些抓報老闆和勒令關閉報紙招術,畢竟太不文明了,如今懂得「收買」報紙,嘲笑諷刺又不痛不癢,怕甚麼?

傅老闆賣了報紙,賺了大錢,我們大小一堆和總編輯比較接近的相關員工十餘人,自動或被迫走路,卻完全矇在鼓裡。淪落至失業,愚昧如我們,又一窮二白了!後來才知道傅老闆和總政戰部的中將執行官等,有些「麻吉」關係,有可能玩雙面手法,報社一面提高言論尺度,總政戰部另面抬高價碼,豈非皆大歡喜?

記得已故老友吳心柳,就是張繼高先生來電說:「你們要跟傅某人討錢嘛!你們勞苦功高,不給一千萬,少說他也應該分給三四百萬!不能讓壞人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們百無一用是書生,除了苦笑能怎麼回應?

搬出豪宅,暫時借住我姊姊家,姊姊嘆息:「你們前腳搬來,隨著我家電話就被竊聽,打開電話錄音機轉盤就動將起來,好煩呢!」

我們必須找到工作,才能不寄人籬下,只是找事到處碰壁,在風聲鶴唳的此刻,誰敢僱用我們?老K硬是要對窮文人落井下石,失業之外乃至無路可走丶無處可歸!我們跟執政(政戰丶文工)當局,並沒有不共戴天之仇,反而被矇蔽成某些人「發財」工具,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為什麼非得如狼似虎對待?(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