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個案訴訟可以凸顯選舉過程的缺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個案訴訟可以凸顯選舉過程的缺失

2018-12-01 16:33
九合一大選已結束,但因台北市長柯文哲僅以3254張票勝出,第二高票者丁守中向法院聲請重新驗票,不管將來訴訟怎麼走,可藉由訴訟過程,凸顯此次選舉程序的問題。圖/張家銘(民報合成)
九合一大選已結束,但因台北市長柯文哲僅以3254張票勝出,第二高票者丁守中向法院聲請重新驗票,不管將來訴訟怎麼走,可藉由訴訟過程,凸顯此次選舉程序的問題。圖/張家銘(民報合成)

九合一大選雖已結束,但因台北市長柯文哲僅以3254張票勝出,致引發後續的選舉訴訟。而第二高票者丁守中,幾經反覆後,仍向法院聲請重新驗票,以決定後續的訴訟走向。惟不管將來訴訟怎麼走,求逆轉勝的機率,因存在著諸多的法律障礙,實不會太高,卻可藉由訴訟過程,凸顯此次選舉程序的問題。

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候選人的票數差距在千分3以下,但因當時,不管是公職人員或是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皆無差距過小,致可立即重新驗票之規定,就使此等爭議須依賴耗時的選舉訴訟為解決。故立法院分別於2007、2008年,相繼於公職人員選罷法、總統副總統選罷法中,增加有關重新驗票的法律規定。

而依據公職人員選罷法第69條第1項,直轄市長的票數差距只要在千分之3以下,次高票者在繳交一票3元的保證金後,就可向法院聲請重新計票,並須於20日內完成。若重計結果產生翻轉,除退回保證金外,選委會就得立即撤銷,並重行公告,反之,若重計結果,未改變當選或落選之現狀,就得沒收保證金。惟這看似簡單且能迅速解決爭議的重計機制,因不涉及程序有無瑕疵,所能產生的實質效用,就相當有限,致使落選者僅能寄望有多少廢票能夠復活。

若重新驗票,並不影響當選、落選的結果,落選者似就得依據公職人員選罷法第120條第1項,直接以當選人為被告,提起當選無效之訴,一旦遭法院判處當選無效確定,就由第二高票者遞補。惟根據此條文,法院要判當選無效,除票數不實外,即是被告方有涉及賄選,或是候選人或選務人員以非法方式妨礙他人投票行為。而就此次台北市長選舉,目前並無任何賄選的情事被偵查,故原告就只能針對選務人員是否有干擾投票結果,以求翻轉。

惟以現今情況,所有開票過程,除會受到候選人政黨派人監督外,更有媒體緊盯,要說有人可以任意操控,就得有堅實的證據為支持。至於此次選務工作最讓人詬病者,即是投票截止時間過後,於開票同時,仍有人在投票。如此的過程,是否算是一種妨礙投票的行為呢?這些投票者若是在時間截止前到投票所,因此允許其投票,反而是促使而非妨礙其投票。


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不接受開票結果,目前已申請司法驗票,未來依驗票結果,進行當選無效或選舉無效的訴訟。圖/張家銘

故就此次台北市長的落選人,最終恐只能求之於公職人員選罷法第118條第1項,以選委會為被告的選舉無效之訴。而依此條文,必須是選委會於辦理選舉時違法,致足以影響結果者,法院才能宣告選舉無效,並因此重新選舉。就此次選舉,於下午4點投票時間截止後,於開票同時,卻仍有人在投票,看似有違法,但依據公職人員選罷法第57條第5項,只要投票結束,除非有天災或不可抗力,否則,就應立即開票。此法條並無要求全市都投完才能開票的明文,故邊開邊投確實有瑕疵,但能否說違法,也有其困難。

即便認為邊開邊投屬違法,還須此等瑕疵足以影響結果,才能合致於選舉無效。故原告就得找出有多少選舉人在下午4點仍在投票,在不可能每處投票所皆有攝影機下,這本身就是個艱難任務。更麻煩的是,就算能找到這些人,客觀上還得證明其是投給柯文哲,這就得對所有選票進行指紋鑑定,無論技術能否達成,卻嚴重侵害憲法第129條所保障的無記名投票權。更遑論,在法庭之上,如何證明投票者有棄保的意圖,更屬難中之難。

總之,在法律與證據障礙重重下,若想翻盤,就只能求之於對法條適用與證據判斷,採取極為寬鬆卻可能遊走枉法裁判邊緣的司法者。就算是如此,也只是重新選舉,則在有第一次的選舉結果下,大概只有前兩位候選人會實質競選,且就選民來說,在選舉訴訟有重大爭執卻難以證明的棄保效應,必然在重新選舉中實踐。

也因此,希冀選舉訴訟來翻盤的機會,雖有如登天之難,卻能從此個案凸顯出這次選舉事務的種種問題,尤其在公投案於未來必然大量增加下,為了節省時間,勢必得思考不在籍、甚至電子投票的可能性。凡此種種,都是必須儘速改革的課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