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報案記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報案記

2018-02-15 16:39
中崙派出所有幾位能幹的警察,我跟他們不但談得來,我還寄我的演講和專欄文章給他們,終於在2月5日我帶一位幹員,他又徵召二位總共三位警察把這位非法外傭手銬起來,要帶到宜蘭準備遣送回到菲律賓去。(示意圖非當事人)圖/截取自BBC/AFP
中崙派出所有幾位能幹的警察,我跟他們不但談得來,我還寄我的演講和專欄文章給他們,終於在2月5日我帶一位幹員,他又徵召二位總共三位警察把這位非法外傭手銬起來,要帶到宜蘭準備遣送回到菲律賓去。(示意圖非當事人)圖/截取自BBC/AFP

1960年代末期,美國總統尼克遜(Nixon)請了哈佛大學教授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擔任國安顧問,後接任國務卿。季辛吉不但新想法和新觀念層出不窮,他也有一句名言,廣為世人喜愛:「權力是最好的春藥。」(Power is the ultimate aphrodisiac)事實上,他自己本身就是這句話的實踐者──在他叱吒風雲,如日當中之際,他娶了一位年齡比他小很多,個子比他高很多的學生當太太,並在墨西哥與世隔絕(secluded)渡假天堂渡蜜月。

我也在1960年代末期在美國結婚。我的岳父因為當年國民黨貪污枉法、無惡不做,發生了一件巨大的黃豆貪腐案,不得不揹起黑鍋,失掉工作,一家九口頓時沒有收入可供生活。因我太太是長女,就靠各種方法如代人考英文(那時一次約幾萬台幣),代人考重要升學考試,家教,當公司祕書等,真正做到逆境孕育無限創造力!

到了美國,她不願接受我替她繳交學費繼續讀書,就去當clerk(非專業的辦事員),把賺來的錢,努力寄回家(那時1美元=40元台幣)。她的奮鬥使她成為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在台灣的副總裁,之後又成為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資深副總兼亞洲區營運長,手下有5、6位幫她忙的經理。我們的女兒Jenny當時在香港讀美國學校,有一天下課回家,推進她媽媽的房間,竟然發現她跟她的手下一位香港經理,在床上做愛!權力是最好的春藥,男女的權力是完全一樣好的春藥。

我的親朋好友,尤其學生都說我的經驗非凡,因為在我們那個年代(今年我將滿78歲),男人帶綠帽的,實在少之又少!大約在1990年代中期,我們正式在加州高等法院離婚,我隻身回來台灣。我住的地方對長跑運動員來說,實在方便極了。我們以前請的外傭,不斷的給我建議,要我分租給她的許多外傭朋友們。因為台北市房租很貴,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很不錯的安排。但這些外傭教育水準很低,英語文都很差!她們工作之餘完全靠手機、謠言、閒談、閒聊、閒話、道聽塗說在過日子。

但她們的生存能力超強,很會把一個房子「翻來覆去」弄成一個能容納更多人住的地方。我常說:在美國有一項法律,一個房子最多可以住幾個人;易言之,每一個人至少要有多少平方英尺的住宅空間(芝加哥大學被黑人區包圍,就是用這條法律設法解圍)。

我有學生是律師,他說只要我的房東不反對,我可以租給任何一個人!但因為這些租屋外傭幾乎全靠她們的親朋好友的「資訊」,自己的感覺、直覺……,所以她們的很多想法事實上是錯誤的。舉例來說,去年9月22、23日兩天,謠言滿天飛,說是台灣移民署要出動全部員工家家戶戶搜尋非法逾期居留外勞!

我說這絕對是錯誤可笑的謠言,果然我對!還有所有租屋給逾期居留外勞都是罪犯!據說台灣約有20萬非法外勞,如果無人敢租屋給外勞,那麼這20萬人不是會被這麼冷的冬天凍死嗎?我常說美國有1,200萬非法外勞,這麼多外勞當然都有他們生存的機會(工作、結婚、生孩子、上學……等),任何一個經濟體都需要這些人力去支撐,美國更不例外!

這麼多水準低落的外勞,當然就有很壞,缺乏人性的外勞。我有一位雖然才54歲的阿嬤,但因為在台灣已逾期多年,經驗老道,滿臉橫肉,不但不繳房租,任何好心的同屋人帶她去打工,只要一起工作一次,就再也沒人願意分工給她!她還有許多惡習,實在無法改變、改進,怎麼想辦法改善她,毫無用處!

最近因為農曆新年快到,她終於自己找到打工的機會,使她趾高氣昂,囂張得不可一世。我趁機說她賺很多錢要她付房租,她竟然不但不給,還揮刀恐嚇我。我為此事專程去拜訪我轄區的中崙派出所總共六次之多,中崙派出所強烈推薦我向移民署專精隊請求幫忙,我打電話給一位接電話的陳小姐講了20多分鐘,結論是專精隊太忙,要至少一個星期後才能回復我!

中崙派出所有幾位能幹的警察,我跟他們不但談得來,我還寄我的演講和專欄文章給他們,終於在2月5日我帶一位幹員,他又徵召二位總共三位警察把這位非法外傭手銬起來,要帶到宜蘭準備遣送回到菲律賓去。我一再對這些警察強調,如果讓她回來她房間住一晚(2月5日),她一定會殺我!這些警察都知道為了這種惡劣不堪的非法外勞,我親自去中崙派出所整整六次之多,所以臨走時,一再強調她不會回來我家了!

我在新加坡大學教書時,也擔任過新加坡政府的顧問,我也在香港工作過。對於外勞,我有以下幾點建議:

1.一定要讓自由市場決定外勞的引進和遣回。新加坡和香港做得非常好,所以井井有條,而且工資都比台灣來的低!任何人都可以請外傭或看護。台灣最糟糕的是:許多年輕夫婦都在上班,但竟不能請外傭或看護,完全是當年國民黨最知道,只要給人民麻煩,就有貪污舞弊的機會。我有朋友專門做這方面的研究,他說一年國民黨各級政府官員可以因此污到8億之多!

2.我去中崙派出所這麼多次,我同意他們實在很忙(早班6:00am-6:00pm,晚班6:00pm-6:00am)。他們希望增加員警,還有把非法外勞踢給移民署專責去做。但我給移民署的深度電話,清楚顯示移民署既不專也不精!兩個部門都在延續舊國民黨的踢皮球運動!

3.我如果沒有發揮王永慶的至理名言:「勤勞樸實,追根究柢,止於至善」,我絕對無法在深度逆境中,有辦法把毫無人性的非法外勞趕出去,台灣人民要像新加坡公民,受到世界第一流政府的無微不至保護,不知還要再做多少年的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