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民黨在民調的價值選擇上搖擺不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民黨在民調的價值選擇上搖擺不定

 2018-06-14 14:28
國民黨想仿效民進黨採用民調決定初選提名,最後卻證明:民調只是跑龍套,提名遊戲真正的主角,還是在深宮內院。國民黨哪裡有在奉行民調準則?哪裡還有黨內民主?。圖/鍾孟軒(資料照)
國民黨想仿效民進黨採用民調決定初選提名,最後卻證明:民調只是跑龍套,提名遊戲真正的主角,還是在深宮內院。國民黨哪裡有在奉行民調準則?哪裡還有黨內民主?。圖/鍾孟軒(資料照)

作為政黨初選機制的一環,傳統民調方法雖然被質疑無法調查到比較年輕的手機族,但它的遊戲規則清楚公平,調查方法較能獲得競爭各方認可,其結果也較能為勝負雙方所接受,是能夠發揮息爭止紛效果的遊戲規則。

國民黨歷經「提前來講」、「暗盤交易」「人選內定」等各種晦暗不明的提名階段,終於踏出採用民調的第一步,似乎有破釜沉舟、脫胎換骨的跡象,但,國民黨真的相信民調嗎?

此次國民黨縣市長初選初期,基隆市、嘉義市都傳出參選人不相信國民黨初選全民調。當時,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還強調「全民調連民進黨都在做了,仍然是比較合理的依據」,「不然要相信國民黨主席嗎?你會全部都心悅誠服嗎?」

我們回頭看國民黨基隆市長的民調作業。原來公布是謝立功出線的基隆市長提名,在執行民調作業的民調公司發現數據填錯欄位,重新與另二家的調查成績加總之後,變成原來落敗的議長宋瑋莉勝出,民調公司坦承鬧出烏龍的失誤,堅持「民調沒有問題」,展現了應有的擔當,也維護了嚴謹的民調作為一種科學和有效的政策工具的中立性和公信力。

奇怪的是,第一次公布的勝選者謝立功本來對民調沒有任何質疑,卻在民調公司自承錯誤,毅然更正、造成勝負結果大翻轉後,落入敗方的謝立功就開始質疑民調公司電訪員有「誘導性提問」的問題,要求黨部給「合理交代」。黨中央介入協調後,結果出人意表,贏了民調的退出、輸了民調的提名,如果真的是交由民調決定,這種結果不可能發生,這是謝立功「不接受宋上謝下」不惜破局的逼宮手段奏效嗎?還是國民黨中央和基隆市黨部真有不堪聞問的黑箱操弄過程?顯而易見的是,所謂「民調決勝負」彷彿成了一齣鬧劇。

再看這幾天的新竹縣長提名風波。原本信誓旦旦以全民調決定初選提名的國民黨,不但民調落後的縣內各派系紛紛反對以民調決定,更不約而同反對民調聲勢領先的林為洲,已加入民國黨的竹科大老宣明智密會吳敦義,希望取消全民調,直接提名楊文科。本來吳敦義在5月18日還信誓旦旦表示,連續三次協調都沒有一致的結論就「還是要進行全民調」,結果國民黨中常會先是以臨時動議取消全民調的決定,昨(6/13)日就直接提名楊文科參選,完全呼應宣明智的要求,被林為洲批評是「半途改變遊戲規則」,悲憤難抑,聲稱將自辦全民調證明他的支持度,一場「全民調」對抗「假協調」的好戲即將上場。

國人如果不健忘,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新竹縣如何產生提名人選鬧紛紛的時候明白指出,「我們要辦公平公開公正初選,就是全民調」,「不可能說,我做黨主席乾綱獨斷,就指定是誰出來選、或網羅是誰來選,這樣一定會被批評,這還是民主政黨嗎?」事實是,前後一對照,「不可能不經過公平公正公開的過程」的話,硬生生被吳敦義吞下去了,連馬英九「照制度走」的建議都置若罔聞,這不僅是馬吳「各走各的路」的先聲,也是國民黨再次悖逆民主政黨的一個明證。

經過這一連串折騰,民調決勝負的角色不見了,剩下的還是幕後「喬來喬去」的政治協調,國民黨顯然沒有打算讓民調作為決定提名的機制。

所謂「橘逾淮而為枳」,國民黨想仿效民進黨採用民調決定初選提名,最後卻證明:民調只是跑龍套,提名遊戲真正的主角,還是在深宮內院。國民黨哪裡有在奉行民調準則?哪裡還有黨內民主?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