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ICAO事件突顯國安人才的欠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ICAO事件突顯國安人才的欠缺

 2016-09-27 09:30

此次台灣被拒於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之外一事,其所顯示的事實,除了台灣國際參與空間仍受到中國嚴重打壓之外,更突顯出當前國安高層對情資的收集,分析判斷以及做出決策的能力令人高度失望;甚而言之,根本沒有能力進行事先的分析判斷及決策推演的工作,甚至連危機的認知及處理能力都荒腔走板。

事實上,類似參加國際民航組織大會誤判的情形,國安高層的能力嚴重低落到已至令人憂心的程度。之前在南海仲裁案結果公佈時,竟敢冒國際法上之大不諱,悍然拒絕接受仲裁結果。雖說仲裁程序及其結果皆有瑕疵,但台灣當局應變之道,合乎法理的做法是具體詳細臚列反對理由,表達抗議之意。豈料竟學中國玩起大國流氓遊戲,完全不把仲裁結果當一回事。

台灣國際社會參與空間因中國之故,原本已極度遭受擠壓,這次在南海仲裁案竟採無賴違規的態度,展現近乎藐視國際海洋規則體制的態度,更讓國際社會有理由拒絕這種不守規矩的劣等生加入國際組織,對台灣國際形象及未來融入國際社會的前景,都是負面的影響。

回到參加ICAO大會遭受挫折一事。中華民國自從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後,直到2013年才首次以貴賓身分重返大會,正值中國國力最為鼎盛的時期。如果中國過去在美國國力強盛,而且縱橫亞洲的時期都可以成功阻止台灣參與ICAO大會,2013年要阻我出席,應是輕而易舉,只因當時馬政府正是1971年以來最親中國共產黨的台灣政權,因此才得以破例參加。

因此,國安高層在評估台灣今年能否參與ICAO大會時,就應以不可能為原則,參與為例外;豈能天真地僅以美國重返亞洲政策或草率的承諾為憑藉,即樂觀地認為台灣今年的與會可以期待,因此以肯定式的態度示意外交部及陸委會,使這兩個機關同時於9月16日, 由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宣稱:「陸委會已和交通部充分交換意見,對於參與ICAO案,政府透過公共談話以及陸委會相關單位的表述,相信陸方應瞭解我們的立場。」進而點燃國人高度的期盼。

結果卻在 9月23日,針對我國未獲ICAO邀請參加本年大會,行政院長林全表示,這對台灣是無理的對待與打壓,表達強烈遺憾和不滿。而陸委會也發表三點聲明,嚴正抗議中國大陸以政治干預使我無法參與今年的ICAO大會。全然顯現出驚訝愕然的窘態。高階的執政菁英顯然與平民大眾一樣在狀況外。如此,將使人民對政府的領導失去期待與信賴。

從上述兩例可以看出,台灣國安高層對國際法及國際政治專業明顯不足,還有思考模式及判斷推理的傳統守舊與單元僵化。平心而論,現任的國安會諮詢委員中,多數人確有明顯專業不足及經驗歷練太過狹隘的缺失,國家領導人必須正視並盡速調整替換,以免在高層次的主客觀國際形勢判斷未能完備下陷於錯誤,並將錯誤的決策責付下級機關執行,造成國家走向迷航,反而無法達成解決國家危機,維持國家穩定的目的。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