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冠華逝世週年追思會 教育部長潘文忠親自出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冠華逝世週年追思會 教育部長潘文忠親自出席 

 2016-07-30 19:23
反課綱學生「大林」林冠華逝世週年追思會今(30)日在教育部門口舉行,教育部長潘文忠(右一)向林冠華母親(右二)及反課綱學生王品蓁致意,三人並同坐在第一排。圖/唐詩
反課綱學生「大林」林冠華逝世週年追思會今(30)日在教育部門口舉行,教育部長潘文忠(右一)向林冠華母親(右二)及反課綱學生王品蓁致意,三人並同坐在第一排。圖/唐詩

反課綱學生「大林」林冠華逝世週年追思會今(30)日在教育部門口舉行,林冠華的母親出席活動時頻頻拭淚,並感謝主辦追思活動,讓林冠華的生命意義得到詮釋,「大家這麼愛這個孩子,一年多以來大家一直沒有遺忘他,對他的懷念和疼愛是如此深」。

教育部長潘文忠也特別出席,並向林冠華的母親致意;再次以行動顯示政黨輪替後教育部對反黑箱課綱的堅定立場,與表達林冠華追思的心意,但潘文忠並未上台致詞亦未受訪。而現場上台致詞表達追思的歷史教師深耕聯盟發言人黃惠偵則表達了大人的「心痛與自責」。

黃惠偵並推崇林冠華是台灣的道德資產,在場人士都有義務傳誦他的故事,變成這塊土地上信奉的價值和意義。而她在致詞時數度哽咽、激動不已。

去(2015)年7月30日,參與反課綱運動的20歲青年林冠華在家輕生,引發群情激憤,占據教育部抗爭7天,政黨輪替後,學生代表已確定納入課審會,為教育史上揭開新扉頁。

今年5月18日,立院三讀修正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部分條文,明定課審會應納入學生代表,近期教育部也召集青年學生討論,幾經遴選,在7月28日選出22名學生代表推薦名單,據反黑箱課綱運動成員估算,22人中至少有6人曾積極參與反課綱抗爭運動。今天也有不少年輕夥伴出席追思活動。

為了紀念這位年輕鬥士的犧牲,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灣教授協會、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議誌、臺左維新、工具青年陣線、人本文教基金會、歷史教育深根聯盟、台灣北社、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今天晚間舉辦週年追思紀念會,廣邀民眾重返教育部現場。

追思活動由長老教會牧師林偉聯主持,他特別提及今天在教育部前舉辦特別有它的意義。來自台東尼伯特颱風災區的卑南族長老少多宜・篩代演奏「行在圓點」,並吟唱「彎的美」,而演奏的笛子取自一棵彎的竹子。

少多宜說,他特地到台北來為冠華演奏一曲,因為林偉聯牧師說,冠華性格很「彎」,他找了所有竹子找到彎的竹子做成笛子,這是一個禮拜前取得,然後一直讓它活著,「現今它還活著,這根竹子顯明了冠華個人特質,這一面雖然老去死了,但這面還活著」,象徵林冠華所做的還活在人們心中,他將彎竹笛送給林冠華的母親。

而在活動開始後不久,潘文忠即抵達現場,並與林冠華的母親握手致意,隨後靜靜地坐在林冠華母親旁,並隨著與會民眾一同站立,表達默哀與表達追思。潘文忠也與現場民眾共同合唱「WE SHALL OVERCOME」。

現場也朗讀詩作「8 5 12 16」,這是林冠華留下最後一句話,意味著英文的HELP,「顫抖的心靈,無法告白的捍衛,陽光下守護正義的子民,義無反顧地奔向真理創造的造物主,明.靜.澄.透.皎,星.風.雲.露.月,沈寂的大地,勾勒出你勝利自信的榮冠,翻騰的海島,散射出你無限榮耀的光華。」氣現場氣氛相當感人。

歐蜜.偉浪牧師也在追思紀念中朗誦聖經經文,「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鄭國忠牧師表示,總統蔡英文上任時,特別為大林及大林媽媽留了貴賓位置,可以看到新政府願和人民站起伙,下週一小英政府要向所有原住民道歉,這是歷史演變過程中,台灣人民對追求正義所付出努力的結果。

「有人一世人活很久長,但離開世間沒人紀念他,除了親人子女外,但有人活很短,追求真理自由和平等」,鄭南榕用生命換來今天台灣100%的言論自由,一個鄭南榕付出生命,換來更多鄭南榕跟對,去年一位20歲的少年家冠華,用他的生命為了追求教育和歷史真相,「未來會有更多冠華」。

鄭國忠牧師說,歷史過程中只要哪裏有壓迫,就會有更多的林冠華,願上帝安慰冠華媽媽、爸爸,像一粒麥子落入士,在座人一起來努力,期待通過這些犧牲的性命,改變世界,使世界成為充滿自由公義,有真理有上帝的國度。之後他並為林冠華和他的母親祝禱。

林冠華媽媽致詞時表示,謝謝大家來參加冠華的追思會,去年的時候長老教會在教育部前辦追思會辦的非常感人,也讓冠華的生命意義在追思會中得到詮釋,謝謝大家這麼愛這個孩子,一年多以來大家一直沒有遺忘他,對他的懷念和疼愛是如此深,「身為他的媽媽,我謝謝大家」。

在歌手尤勞・尤幹獻唱「泰雅之夢」後,歷史教師深耕聯盟發言人黃惠偵老師也上台發言,到場向林冠華致敬,並以捷克年輕人楊・布拉克在布拉格廣場引火自焚留下遺書抗議蘇聯軍隊鎮壓「布拉格之春」,讓當時政府感到震驚,之後40年無數青年奮起,民主化後的捷克為他建了紀念碑。

她在演說因數度啜泣中斷,追憶林冠華在反課綱活動中的表現,並讚揚林冠華喚起體制內「彎曲已久的大人們」,就像楊・布拉克一樣,單純為浪漫理念把自己給出去了,「特別讓人心痛與自責」。

「一直以來體制帶給年輕人的傷害應該是可以事前避免的,但像我這樣年輕時,曾被威權體制洗腦的中年人,來不及思索和追尋的,拒絕相信且否定他追尋理想的正當性,這是何等可惡的罪行」!

黃惠偵說,林冠華示範的是最高強度的抗議,「每想到就讓我心痛不已」,「正常國家的年輕人應該是愛吃、愛玩、愛風騷,愛冒險,考驗家長信任他們的勇氣,雖然國家戒嚴令解除了,但威權體制已久,讓年輕人受苦,讓許多父母茫然從眾」。

黃惠偵接著說,林冠華獻身抗議,而他的父母起身承擔了社會的溫柔寬厚,他們的愛和理解,讓林冠華的義行被社會更多人理解,「我們能回報的只有眼淚,謝謝妳冠華媽媽」。也因為林冠華啟發,歷史教師深耕聯盟在微調課綱撤銷後,決定正式立案,成為教育及社會文化改革的運動成員之一,將為冠華持續戰鬥,直到偏見的高牆倒下。

六點鐘追思活動告一段落,潘文忠也再度向林冠華母親及坐在一旁的反課綱學生王品蓁致意,隨後與幕僚默默走回教育部。而現場則繼續進行自由論壇活動。

追思活動片段: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