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中共捏造「抗日」功勞的「神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中共捏造「抗日」功勞的「神話」

毛澤東出賣情報給日本,黃埔軍系赴中背書,並否定國民黨抗日功勞,國民黨追隨者何去何從?

2018-10-05 15:52
當今中國「共產黨資本主義」成為「盜賊型政權」,1994年發動新一波的「愛國主義教育」,捏造中國共產黨對日戰爭的「神話」。圖/張家銘(情境照)
當今中國「共產黨資本主義」成為「盜賊型政權」,1994年發動新一波的「愛國主義教育」,捏造中國共產黨對日戰爭的「神話」。圖/張家銘(情境照)

(一)台灣新世代的本土認同與主權歸屬

第二次大戰結束,中國國民黨的蔣介石將軍受聯軍委託,佔領台灣。其後舊金山合約以及基於該合約之蔣介石與日本簽訂台北合約,日本雖然放棄台灣,但台灣仍不歸代表中國之中華民國所有。

1971年蔣介石政權被聯合國所驅逐(按: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文之一部分記載:to expel forth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云云 ),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成為「中國」的代表。

但蔣家政權還存在,美國用「台灣關係法」保護台灣及人民,台灣經過終止戡亂、改憲以及總統直選,逐步脫離在中國陰影之下的「國共合作」、「國共鬥爭」的糾葛,以及「國共內戰」體制;尤其總統直選、政黨輪替,由本土產生政權,而不是由中國舶來的外來政權執政,走出中國陰影,終結「中國內戰體制」,使北京政權要以內戰體制來掠奪台灣之口實泡沫化。

北京政權要使台灣與中國繼續成為內政與內戰問題,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能使中國國民黨政權消失,扶持作傀儡。

中國目前更急躁的是台灣第二次政黨輪替,眼見國民黨再奪取政權已無望;台灣的新世代認同自己的台灣、以及轉型正義促進條例在立法院通過,尤其是台灣社會對蔣介石的「白色恐怖」逐步清算等等,漸漸恢復人應有的尊嚴。雖然「轉型正義」還沒有完成,台灣應回歸台灣本土認同,國際社會肯定,承認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

(二)1996年走進民主政治由公民直選總統

北京為阻止這種趨勢,並不是從今日開始。蔣經國去逝、李登輝繼任總統,北京敏感的嗅到將來的趨勢。李登輝不接受外來的「高等外省人」的餿主義之「委任直選」,而在1996年採用公民直選,北京體會到中國與台灣將走向國與國的關係,故以飛彈恫嚇,終歸無效。這事件也說明了台灣人走向西方的民主政治,擺脫中國模式的專制主義。

嗣後陳水扁執政,首次政黨輪替,但也是繼續走向西方的民主政治,這使中國人甚至全世界的人不時可以用來比較台灣與中國政權的性格,因此使北京感到威脅而厭惡無比。

雖然陳水扁不斷釋出善意,但北京的詐欺、恐嚇、武鬥等等統一戰綫的做法不斷。中國利用國民黨、新黨對民進黨政府的鬥爭,致使民進黨政府妥協過度,造成經濟依賴與生產技術的流失,甚至壯大敵人;但中國不領情。這是當今蔡英文政府所應警惕的。

(三)馬政府時期口頭上的「九二共識」與被消失的「一中各表」

繼陳水扁之後,國民黨的馬英九執政(2008-2016),舊政權復辟,不只清算民進黨,也清算認同台灣的社團與清流人士,製造許多冤獄。

對中國,用蘇起製造的口號「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雖然1992年當政的李登輝及負責與中國交涉的辜振甫都否定有這樣的「共識」,但國民黨仍振振有詞,台灣內部也有許多「有立場,無是非」的人附會,以期從中獲得好處。

在實際運作上,馬政府和他的黨只有口頭上的「九二共識」,並沒有「一中各表」,在他任內及以後的黨主席,都公然主張不要說「中華民國」,將國家去「國家化」。因此,依照國民黨的論理來說,中華民國實際上不存在(蔣介石時,已說亡了,現在更徹底),中國國民黨也參加中國共產黨的「黨立場」和「國家立場」的會。所幸台灣內部拒絕,某種程度牽制出賣而倖存。

但國民黨配合中共的反日,暗中反美。使台、日進一步發展關係受到掣肘,不利台灣國家安全。反日的具體是以中日戰爭、慰安婦以及釣魚台為切入點。以「歷史問題」可以作為無窮盡鬥爭的材料,在時間上可以無間斷繼續運作。

總之,馬執政最後的「馬習會」也由他證實沒有「一中各表」,至於國民黨在中共的眼中也只是裝飾的花瓶而已。

(四)習近平為達統一戰線武力與經濟妨礙台灣外交

2016年的大選,民進黨獲勝,總統蔡英文為了與中國保持平衡,和受美國的壓力,主張「維持現狀」,對中關係與外交上墨守。但實際上是無濟於事,也看不到國家前途。做為一個台灣人為追求以台灣為名的國家尊嚴,對這種情形當然不滿意。

蔡英文對中國的善意,中共要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台灣是其一部份的所謂「一中原則」,蔡英文當然不能接受,何況她是由人民直選出來的總統,有代表台灣的合法性與正統性。

習近平的「統一戰線」政策因此受挫,故對台灣以不光明的手段顛覆之外,不時以武力恫嚇,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在國際上,不只是收買與台灣有正式邦交的國家,對於有關民生的國際航運、貿易、赴中住民、旅遊業、體育運動與WHA等等活動,都予以打擊,這種手段也延伸到世界各國,雖然企圖孤立台灣,但習近平在外交上漸孤立,勢必也會影響他的政權。他的政權是靠鬥爭贏得的,也會因鬥爭而失墜。

(五)被中國所利用的國、新、親民黨

習近平對台灣最重要的是利用中國國民黨、新黨、親民黨等,以顛覆台灣。

台灣的國會(立法院)是畸形的國會。國民黨、新黨是代表中國的利益,看北京的眼色在辦事,除了反執政的民進黨之外,凡是逢台灣國家安全利益的必反,兩黨已經成為習近平外來政權在台灣殖民的尾巴黨、代言人;但問題是本土的選民何以選出這樣的代表,則應該深深的反省。那兩個黨及外圍組織都是受「高等外省人」所操縱,本土台灣人被愚民化,而不自己想想辦法。

(六)被共產黨扭曲的抗日戰爭與被招手的國軍老將

國民黨雖然失去政權,但在中國眼中尚有剩餘價值。如上文所說的中國共產黨利用與國民黨的「國共合作」和「國共鬥爭」之內戰;仍企圖將台灣拉回「中國的內戰結構」,才有機會吞併台灣,而將侵略美化作國家「統一」。

但能維繫國共關係的體制者,是「抗日戰爭」議題。這議題有兩種功能,除了剛才所說的維持「國共關係」,以期達到台灣與中國的內戰結構之外,就是標榜對日抗戰全是共產黨的功勞。因此中國共產黨被認定有統治中國的正統性與合法性。

在操縱「抗日戰爭」議題上,頻頻向藍色暨統派招手(當然包括國民黨、新黨、親民黨在內),共同召開紀念抗戰紀念日,例如在去年(2017)召開「中華民族抗日戰爭史學術研討會」和最近的「中華民族抗戰歷史教育與抗戰精神傳承研討會」,軍頭郝柏村與黃埔出身而是中共的敗將紛紛被邀請出席;這些人沒有那種歷史上所謂的「不食周粟」的氣慨,還對出賣中國的共產黨(詳見後述)獻媚。郝軍頭還厚顏寡恥的說「未來中國繼續強大也不會侵略其他國家」,他居然能無視這些年來中共已經向中國人民洗腦成功,以為對日抗戰是他們的功勞,而非國民黨;以此肯定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正統性。

(七)中華民族與愛國主義被畫上等號

中共除了運作對日戰爭來拉攏國民黨等派系外,還利用「中華民族」與黃埔軍校做為統戰手段。

首先,關於「中華民族」問題,中國利用「中華民族」作為愛國主義運動,對人民統戰。

筆者在《中華民族論的演變》中已有說明,不再論述(註解1)。但以中華民族之名,壓迫漢族之外的民族,如維吾爾、圖博(Tibet)民族,他們並不認同是「中華民族」。

以中華民族做為形成近代民族國家的民族主意要素,但其實中國共產黨是用「愛國主義」,而避免用「民族主義」之名,但歐、美、日等國卻都譯作民族主義作為論述。中國之所以如此,諒是因為中國境內的許多民族都有他們要復國的民族主義。

(八)在台灣的黃埔派走向國共一家親

其次,關於黃埔軍校問題。

蔣介石統治中國大陸的時候,除了黃埔軍校之外,也有其他軍校。但不論國、共都標榜黃埔出身,以便繼承孫中山的遺緒,取得正統地位。

黃埔軍校是孫文撮合國民黨和共產黨建立的黨軍,國民黨的軍隊標榜黃埔精神,也排斥其他系統出身的軍人。孫文的黨國體制,由兩黨繼承,造成中國近代的專制主義體制,但不幸的也舶來台灣。

中國拉攏在台灣的黃埔派,走向國共一家親,已經被扭曲的中國歷史教育洗腦的老粗,一腦子都是要「統一」,毋視於專制政治分別殘害台灣與中國人民。

故孫文的三民主義、黃埔系統,都是中共對台的統戰工具,而孫文在世時,對台灣政治毫無關聯,也沒有貢獻,卻也被尊為「國父」。遺像高掛在蔡英文政府機構的中央、地方機構,甚至國會和地方議會,這是愚蠢的政治!

總之,中國「對日抗戰」的議題結合了黃埔系統,但也愚弄了蔣介石的子弟兵,其中的一些人在蔣介石父子死後公然的背叛,投共去了!蔣介石一生反共,終究被郝伯村等軍頭出賣,出賣的光溜溜。

但不幸的是危害台灣國家和人民。中日戰爭是日本和中國的戰爭,台灣當時處在日本殖民地統治下,不免被波及,但終究不是台灣人的戰爭。國民黨的統治,動用國家機器將「抗日戰爭」責任植入台灣人的身、心,台灣人應該反省,這也是「轉型正義」的課題之一。

話說回來,台灣的統派不要忘記中國共產黨已取代國民黨,是抗日的主角、功勞者。因此也取得了統治中國的正統、合法地位。(在其政權危機時,就發動「反日」、「抗日」來強調其正統性以鞏固政權。)國民黨的「中日戰爭」功勞已經不為中國大陸十多億人口所認知。中國捏造歷史、改造歷史是成功的;甚至能使中國人民對1989年天安門事件大屠殺毫無所知;國民黨人去迎合,中國人網路嘲諷是去討飯吃!

(九)中國共產黨掩蓋的抗日真相

中國以大國自居。不,是以強國的霸權自居。可憐的是中國共產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建黨之父、建國之父竟然是出賣中國的漢奸。請看遠藤譽教授的論述。

2016年9月20日,遠藤譽教授參加美國華府附近的國家記者俱樂部召開的國際研討會,主辦單位是美國智庫「Project 2049」,主持人是曾經在美國國務院任職的官員Randy Schriver;主題是「實事求是─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觀」,大會的專題演講者就是遠藤教授。

問題的探討是要根據歷史事實求真,遠藤除了指出中國對言論鎮壓以維持一黨專政體制之外,對共產黨隱瞞事實的可怕,提到毛澤東的情形:

建國之父毛澤東在日中戰爭(中國作抗日戰爭)期間有與日本軍共謀的事實。毛澤東真正的意圖是要打倒與日本戰爭的對象「中華民國」的領導者蔣介石,自己成為中國的霸者。所以將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軍的軍事情報以高價賣給日本方面,全力灌注在對國民黨軍的弱體化。因此,將潘漢年等許多中共的間諜派遣到日本的外務省的駐外機構,提出中共軍與日本軍部分的停戰。國民黨軍的軍事情報因國共合作容易入手(詳細情形看《毛澤東勾結日本軍的真相─來自日諜的回憶與檔案》,在此省略。)

遠藤又說:

應注意的是毛澤東時代不曾有過一次慶祝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又所謂「南京大屠殺」也禁止刊載教科書,凡是這一切都不准提起。(演講時以投影提出許多證據)所以如此是因為與日本軍作戰主要是國民黨軍,而不是毛澤東率領的中國共產黨軍。(註解2)

以上譯自遠藤教授的論文;一是說明毛澤東對中國來說是漢奸,他的集團的高層內部應該也會知道這事情,所以去聽遠藤教授演講的有中國移民美國的歷史學者辛灝年,當場這樣回應:

我在1979年2月以一個年青的文學者被招到北京,當面聽胡耀邦(前總書記)的演講。當時他敲打著講台這麼說:「如果中國人民知道我們中國共產黨的真實歷史的話,人民必定會站出來推翻我們的政府」(註解3)

辛灝年聽了遠藤教授說毛澤東勾結日本軍的真相,終於了解胡耀邦在說什麼,但中國人始終不知道中國歷史的真相,中共的愚民政策相當的成功,而且台灣的「高等外省人」都跟進。

(十)被創造的共產神話鞏固中國政權危機

中國政權危機,創造「神話」。上面說過毛澤東不曾紀念對日抗戰勝利的情形。但從1994年形勢大改變。根據遠藤教授的說法,由於1989年6月4日發生要求民主化的天安門事件,接著在1991年世界最大的共產主義國家蘇聯崩潰,為了免於連鎖崩潰,1994年開始,「愛國主義教育」,並開始創造對日抗戰就是中國共產黨打敗日軍的「神話」。新的「歷史故事」在這時候開始形成。因此,從1995年首次舉行全國性的「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之慶典。

其特徵是「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反法西斯戰爭重要組成部分」;提出這新概念,所以「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又是「反法西斯勝利紀念日」。

今日習近平政權藉毛澤東的威力,在意識形態上要回歸毛澤東路線,但一旦中國人民的多數知道毛澤東的真相,其政權難免崩潰。

總之,中國人民被中國共產黨創造的「神話」所蒙蔽,不知中國歷史真相,其歷史學也只不過是政權的「工具」。其次,郝柏村等人為了反台灣(人),而附和中國共產黨而不顧事實,不僅人格掃地,也出賣了蔣介石、國民黨以及中華民國,又郝與出賣中國的漢奸集團合流,將要如何評價?留下一個可以思考的問題。

(十一)結語

結語,以上冗長的論述,希望台灣人認清自己,也瞭解中國今日的威脅。今總括數點,做為結語如下。

一、台灣走向民主主義政治,已經與中國的專制主義訣別,自立自主。

二、政客玩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企圖把台灣綁在蔣介石統治所帶來的「內戰體制」。台灣終止戡亂、修憲與總統直選,與中國已經是國與國關係,不再有「統一」(侵略的代名詞)的問題,應決心不再被誤導。

三、馬英九執政期已將「中華民國」去「國家化」,在外交上反美、反日而走北京路線,禍害台灣生存,應加以聲討。

四、台灣國會(立法院)有外來殖民地統治勢力殘餘,應加以清除。

五、中國共產黨利用「抗日戰爭」,收買國民黨、新黨等人,以便持續「國共合作」,維持「內戰體制」,對此應有警覺的對策。

六、中華民族、孫文理論、黃埔軍校與國共關係,都是第二次世界後舶來台灣、植入民心的東西,要台灣(人)背負責任,台灣人自己必須認清楚,也要有正確的歷史教育。

七、抗日戰爭、國共合作期間,毛澤東出賣中國,將情報賣給日本;漢奸成了中國的黨父、國父,已經失去政權的正統治、合法性。

八、中共統治中國的正統性在於標榜社會主義,照顧無產階級。當今中國「共產黨資本主義」成為「盜賊型政權」(註解4),造成社會分化,「低端人口」出現,復因剝奪人民的自由、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導致天安門事件等,故於1994年發動新一波的「愛國主義教育」,捏造中國共產黨對日戰爭的「神話」,偽造歷史,仍舊招來國民黨背叛台灣者的參與。

九、從上述,本土台灣人應已認識國民黨、新黨等是中國的傀儡政黨,基於愛護自己,應該脫離該等組織。又基於認同台灣是自己的國家,或另組政團,參與民主政治的運作;與台灣大衆共同維護台灣(人)的自由、人權、民主與法治,成為世界上最文明的國家。

※註解

註解1:參考鄭欽仁著《中華民族論的演變》,原載《台灣風物》第60卷第4期(「60周年專刊」),2008年12月31日。此後,經校勘,自行印刷「單行本」,並在卷首列各章之目次。

註解2:參考遠藤譽(Endou homare),〈歴史の真相に怯える習近平─ワシントンから緊急報告〉,刊載Hanada,2016年12月號。遠藤教授的專書有更詳細的論述,見《毛澤東─日本軍と共謀した男》,新潮新書642,2015年11月20日發行,同年12月已印梓第4版。此書漢文譯本《毛澤東勾結日軍的真相─來自日諜的回憶與檔案》,明鏡出版社。

註解3:同註解2之Hanada月刊。

註解4:參考何清漣、程曉農合著《中國潰而不崩》,八旗文化出版、遠足文化發行,2017年11月。此書日文本由中川友翻譯,《中国─とっくにクライシスなのに崩壊しない“紅い帝国”のカラクリ》,ワニ・ブラス出版,2017年5月出版,7月在板。日譯本有增刪,每章有譯者註,甚可貴。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