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支共綁匪鑽到鐵板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支共綁匪鑽到鐵板

 2018-02-08 15:40
台灣有比其他國家較強的理由,需要破解支共綁匪對台灣使用的鑽實力。台灣民族主義予台灣人看破支共綁匪的邪惡本質,是阻擋支共綁匪鑽實力最有效的鐵板。(圖/CC授權,民報合成)
台灣有比其他國家較強的理由,需要破解支共綁匪對台灣使用的鑽實力。台灣民族主義予台灣人看破支共綁匪的邪惡本質,是阻擋支共綁匪鑽實力最有效的鐵板。(圖/CC授權,民報合成)

美國總統川普在1月30日,向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說,其中講到:美國面對著流氓政權、恐怖集團、和像支那及俄羅斯這種挑戰我國利益、我國經濟和我國價值觀的對手,面對這些危險,咱知,軟弱必然帶來衝突,無法度比評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防衛。

為什麼川普將支那、俄羅斯和流氓政權、恐怖集團相提並論哩?因為民主陣營已經警覺,支那和俄羅斯這幾冬來,真有計畫地,利用世界各地區自由開放的菜鳥仔民主社會的弱點,積極施展「鑽實力」(Sharp Power),透過收買、顛覆、欺凌和壓力,來影響和操縱這些國家的輿論、經濟和政策,予這些新興的民主國家漸漸屈服在威權體制的意識形態。

這種分化民主陣營的手段,已經超出國際外交上可以接受的,利用文化和價值的吸引力展現「軟實力」(Soft Power)的作為。主要的民主國家當然發出警告,無容允支那和俄羅斯繼續軟土深掘。

「軟實力」這個詞是哈佛大學政治學者奈爾(Joseph Nye)1990年開始發展的觀念,就是:一個國家使其他國家順應需求的能力,過程是通過「吸引」和「說服」來影響,無用收買、威脅或武力手段來達成。這個名詞已經被普遍使用在國際事務的分析和評論,是一種可以被接受的增強國家力量的手段。

美國總統甘乃迪在1961年發動的「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s)著是建構軟實力,爭取第三世界國家的友誼。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對美國社會和國會的遊說工作,也是台灣民族獨立運動爭取國際支持的一股軟實力。

若是「硬實力」(Hard Power)著是指武力和威脅力,著是用拳頭母或其他收買、恐嚇手段,逼其他國家答應所求的能力。蘇聯鎮壓1956年匈牙利革命,以及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就是硬實力的展現。1975年美國撤出越南以及1979年支那侵入越南慘敗退兵,攏是硬實力的失敗。

蘇聯曾經是有實力對抗美國的超級強權,過去主要是依賴硬實力維護共產陣營。俄羅斯原本就是蘇聯集團中最強的國家,1991年底蘇聯解體了後,俄羅斯雖然有在2007年攻打喬治亞,2014年佔領克里米亞,坦白講,俄羅斯的外交手段比較過去,其實是有較軟化收腳,改靠「鑽實力」影響其他前「盟友」。

支那共產黨綁匪2007年的第17次全代會,是軟實力這個詞第一擺被寫入工作報告中,確立了自國家層面推動發展文化軟實力的重大戰略。當時的支共綁匪頭胡錦濤強調,著持守先進的社會主義文化發展方向,刺激全國文化的創造力,提升文化成做軟實力的一部分。

之後,支共綁匪開幾百億美金,透過發展人際關係、廣闊的文化活動、教育訓練、經濟援助等等,在世界各國塑造並發展對支那有利的輿論和友善的觀感。

總是,就親像咱在台灣所經驗,任何正常的社會規範、法律、慣例等,赤藍權貴為自己淺見的自私,或惡意的目的,攏會加以扭曲、濫用。支共綁匪自經濟大發展了後,為著維護一黨獨佔資源和機會,更加無意願融入進步的文明世界,野蠻落伍的心態和手段,完全蓋祙住,軟實力真緊就演變成予文明社會討厭的鑽實力。

台灣一直陷在外來赤藍權貴建構的「假中華民國」民族壓迫體制的土窟仔內,赤藍權貴為維護他們在台灣竊占的政經、軍事與社會優勢地位和資源,隨著台灣人主體意識的升高,他們就更加勾結支共綁匪來反制、阻礙台灣社會的正常化。

所以,支共綁匪影響台灣比影響其他新興民主社會,有真大的方便,因為在台灣他們有真濟自動投降的內應。若在其他國家,他們著先開真濟時間和金錢,去買收一掛內應來配合,但在台灣嘸免。因此,咱台灣人有最直接的支共綁匪,施用鑽實力的受害事實。

有赤藍集團繼續相當掌握台灣的公權力,支共綁匪真容易在兩岸關係,取得不對等的優勢,他們在台灣享有自由開放的環境,公然擴展人脈,進行情報匯集,咱在支那卻受著他們封閉的威權體制的真濟反文明社會的約束。想進入支那市場的藝人,必須自我限制在台灣的言論;西門町可以插滿五星旗,天安門不准插一支台灣旗;收支那留學生的大學,著同意否定學術自由;要被邀請去支那講學、作研究,言論及著作,必須自我審查。

支共綁匪的資本,無困難在台灣收攬、掌控本來幾乎就是赤藍壟斷的媒體,一方面替他們宣揚、膨風支那比台灣較進步閣機會濟,一方面製造謠言,或歪曲事實打擊、困擾台灣社會。

支共綁匪更威脅利誘台商以商逼政,指派黃埔降將帶過去的部屬在立法院外口「裝死」,收買黑道流氓製造街頭暴力,運用這掛反動勢力,支援赤藍集團在政策制定過程,扳向有利支共綁匪併吞台灣的方向,削弱台灣競爭力的發展和進步,尤其要阻礙台灣建立防備支共綁匪統戰的安全機制。

支共綁匪藉著文化交流、雙邊論壇、資訊互換和邀請訪問進行對台統戰,這掛活動,基本上也攏毋是互相對等的,支共綁匪攏有選擇性的限制,台灣方面一般出席的,除了去接觸、受訓的「匪諜」,大概攏是無台灣主體意識的民間組織和個人,支那方面所有參與者,卻攏有支共綁匪交代的政治任務。

民主穩固的國家已經看破支共綁匪的野心,其實他們受害的程度仍差咱差真濟。總是,他們開始譴責、拒絕「孔子學院」,抵制「一帶一路」,他們開始強化獨立媒體,向人民傳播支那和俄羅斯國內的政治真相,暴露他們施用鑽實力的不良動機和所造成的破壞。

台灣有比其他國家較強的理由,需要破解支共綁匪對台灣使用的鑽實力。台灣民族主義予台灣人看破支共綁匪的邪惡本質,是阻擋支共綁匪鑽實力最有效的鐵板。

台灣民族主義予台灣人敵我分明:赤藍權貴像管中閔企圖竊佔台大校長權位,連機會都無;像王炳忠這類的台灣人,受著支共綁匪「稿費」引誘的時,自己會先想到將來真歹面對厝邊親友而拒絕;像柯文哲這種投機台灣人政客,會知樣倚支共綁匪和赤藍集團穩無票。無赤藍權貴做支共綁匪亂台灣的卒仔、無隔空抓藥偷抄論文欺騙社會的腐敗赤藍人大學校長、無王炳忠這種民族叛徒、閣無柯文哲這種歸頭殼支那幻想的政客,支共綁匪對台灣用甚麼力,攏無效。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