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從賴和、林文騰到李應章 27部隊長鍾逸人細數景仰彰化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從賴和、林文騰到李應章 27部隊長鍾逸人細數景仰彰化人

 2016-05-09 18:00
賴和醫師是台灣新文學開拓者
簡介:

1964年2月,妻子接我來彰化北斗。不覺已過五十二載。那時候,我剛回到小鎮時,鎮上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待這個剛從綠島回來的異鄉人。我走路抬頭挺胸,說話嘹亮。我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社會的事。為什麼小鎮上的人,不肯放過我?令人納悶!

及至1969年,創業成功。讓鎮上高、初中畢業生,不必外出求職。也讓當地省、縣議員拿著選民的「履歷表」前來求職。甚至連縣警局副座夫人、特務頭子「梁大餅」的兒子、分局刑事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2期】

1964年2月,妻子接我來彰化北斗。不覺已過五十二載。那時候,我剛回到小鎮時,鎮上的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待這個剛從綠島回來的異鄉人。我走路抬頭挺胸,說話嘹亮。我沒有做過對不起國家、社會的事。為什麼小鎮上的人,不肯放過我?令人納悶!

及至1969年,創業成功。讓鎮上高、初中畢業生,不必外出求職。也讓當地省、縣議員拿著選民的「履歷表」前來求職。甚至連縣警局副座夫人、特務頭子「梁大餅」的兒子、分局刑事組長的子女、小姨子都來求職。

至1974~75年間,王永慶的「台化」彰化廠未啟動前,我們曾經成為全縣「納稅額」最高的外銷廠商。接受經濟部李國鼎部長頒發的獎牌。也讓鎮上及鄰近鄉鎮「機車行」的機車,被搶訂一空。傳為佳話。

在一貨難求,貿易商、外國客戶開著L/C排隊等貨的時候,一位經彰化市吳崇雄董事介紹來的賴洝,帶日本商人村田來見我。得悉賴洝即是素所敬仰的賴和醫師哲嗣。

我們「興中書局」三十年前(1945年),在楊逵鼓勵下,也出版過他父親的《善訟人的故事》。便不顧其他「候補顧客」的異議,當即決定每月撥1000kg給他們。

沒有想到他們不久,也從日本「小子谷」空運三十尾錦鯉幼魚來酬答。令我一陣錯愕!其實他們用不著煞費周章。如果賴洝不是我所敬仰的賴和先生哲嗣,他們的交易條件再好,我也不會一口答應。

1993年「東海大學」林俊義教授,由「民進黨」提名,參選台中市長時,本人也添為「助選員」之一。不顧「綠島大學」出身「敏感標記」,出來與「四林幫」(林碧堯、林清祥、林東陽和林俊義四名教授)在台中市街頭聲嘶力竭,勤訪故舊…。

奔走為賴和建紀念碑

「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廖述宗教授,也回來關心選情。他告訴我林俊義這種優秀人才,定要讓他當選。彰化「和仔先」也要想辦法將他送回「忠烈祠」奉祠。囑我找非「國民黨」籍縣長黃石城。

賴和醫師是「台灣新文學」開拓者,也是一名反殖民意識熾烈的醫師。他不是什麼「共產黨」,只是「新文協」中,比較偏左。1958年給「國民黨文獻會」主委林衡道誣指「台共」,被撤出「忠烈祠」。

林衡道對「賴和文學」未深入研究,對台灣「新文協」路線也沒十分掌握,隨便妄定他是「台共分子」。他此舉,豈止草率,簡直有失治史者嚴謹!

為此,我去找彰化縣長黃石城。黃縣長了解事情來龍去脈後,便二話不說,當面指示我,先在八卦山找一塊地,為賴和另建一座大型紀念碑,府方會全面配合。

我聞言欣喜若狂,隨即往賴和舊「醫生館」找賴洝,轉告縣長的誠意。希望他們能把握機會,早做準備。先覓理想地點,再請縣府配合。並將經過電告芝加哥廖述宗教授。

事實,我生父也是道地彰化人。百年前,祖父與大姑婆、二姑婆、叔公從西螺崙背渡「濁水溪」來彰化,定居「觀音亭」口。(賴和的《善訟人的故事》裡,人民揭竿起義的「小市集」附近)。並娶白沙坑「纏小腳」的祖母,生下父親和二叔。

現在「觀音亭」口左側,一棟日治時代遺留下來的二層樓建築,「黃妙火商店」,即為九十多年前,大姑婆長女燕姑與她夫婿黃妙火所經營的「女紅、雜細店」舊址。

除了賴和醫師,南彰化二水的陳篡地、北斗林文騰、二林李應章,也是我們所敬仰先輩。陳篡第醫師留日時,曾涉案「日共」外圍組織「戊辰會」,蹲獄三個月。回台在斗六行醫期間,備受日本「特高」「 三腳仔」騷擾。

1944年,被徵召出征南洋。船團在西貢灣,遭受美軍海空兩棲炸沈。九死一生獲救,投奔胡志明,領導「越盟」。

二戰結束,他在「越盟」,雖備受倚重禮遇。因憂慮聲名狼藉的蔣軍,佔領台灣,急欲回台關心。回到台灣,目睹台灣已被蔣幫派來的浙江財閥洗劫,糟蹋得面目全非,民不聊生,哀嚎四起,慘不忍睹。

及至228發生,他即率先揭竿起義。旋因敵我懸殊,逃回二水,躲藏父親山園碉堡近五年。旋經「中一中」同學謝東閔等人營救出來。

他直言不諱他是一名「共產主義」信徒。不過對「史、毛」和「中南海」那一小撮背叛「第三國際」路線,欺世盜名,假「共產主義」,編造「神話」想併吞台灣的「中共」,更是深惡痛絕!

北斗林文騰 二林李應章

北斗林文騰,早年不滿日本殖民統治,與林仲節、郭德金、張深切、盧炳欽等人前後到廣東,投奔「祖國」,組廣東「台灣學生聯合會」、「台灣革命青年團」,並辦台灣學生報紙「前鋒」。公然「反抗日本帝國主義,對台灣殖民統治」。

雖然,他後來也進「黃埔軍校」(三期),但北閥時,卻「叛離」潛返台灣。他說他是台灣人,沒必要為「中國內戰」犧牲。回北斗沉澱一段時間,還是看不慣,戰後來自中國的劫收者,那種趾高氣揚,氣焰囂張…。

二林李應章醫師,也是我所敬仰的彰化人。早年與蔣渭水共同發起,組織「台灣文化協會」。回故鄉二林懸壺。目睹「林本源製糖會社」勾結日警欺矇蔗農,剝削蔗農利益。雖推派林爐、許學兩位庄長,前往理論,未果。

乃挺身出來召開「蔗農大會」,組織「蔗農組合」,為蔗農利益仗義執言,討回公道。他奮不顧身,與淪為資本家鷹犬打手的日警鬪爭。在簡吉的「農民組合」和「文化協會」聲援下,被推為總理,大舉反撲。讓「台中州警務部」震驚,調派鄰近街庄警力支援。

因此次震撼「內台」的「蔗農事件」,被逮近百人。實際被判「禁錮」的雖僅25人。首犯李應章,卻被重判八個月「禁錮」。李應章出獄後沉澱一段時間,然後往廈門。在廈門加入「中共」地下黨。後來又到上海,改名李偉光。以「偉光醫院」為掩護,投入抗日運動。1945年沒於上海,享年52,英年早逝,令人惋惜!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