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 誰主導了全世界最落伍的鳥籠式公投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誰主導了全世界最落伍的鳥籠式公投法?

2014-05-06 10:30

「鳥籠式公投法」是林義雄「禁食」主因

2014年4月25日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為了解救正在「禁食」的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他深入虎穴與9%總統發生激辯,表面上咄咄逼人的總統,似乎贏得這場辯論比賽,事實上他的陳述漏洞百出,祗是蘇主席不知道是客氣或沒有做功課,他都沒有點破總統的謊言,現舉辯論中最重要的一點:「誰是台灣鳥籠式公投的始作俑者?」。

因為此次林義雄「禁食」的主要原因是:「落實民主,廢除核四」,以及降低公投門檻(如果民進黨提出的「核四公投特別條例」能過関,林義雄應該就會停止禁食.)但是如果是去年江宜樺提出的用「鳥籠式公投來決定核四去留」,林義雄與所有反核團體相信都會誓死反對,因為全球最高的公投門檻(9百15萬票才能過關)在台灣是不可能超越的。

過去六次全國性公投都沒有一次過關,可説是浪費國家的資源,相反的實施直接民主最成功的瑞士,自從1848實施公投法以來,到現在已經有166年的歷史,已經舉行過一千次以上的公投,而且每一次都會有結果,因為他們祇要五萬人連署(台灣要87萬人連署),而且沒有任何高門檻,祇要公投過半就通過了。

現舉一例1986年瑞士舉行「入聯公投」,結果祇有35%公民贊成,因此沒有成功,但2002年瑞士再舉行一次「入聯公投」,這次有60%的瑞士公民贊成,因此瑞士在東帝汶之後,成為第193個加入聯合國的國度。

雖然聯合國總部早就設立在瑞士的日內瓦。前任行政院長陳沖對瑞士直接民主的公投制度似乎相當熟悉,但現任行政院長江宜樺說:「西方實施直接民主最成功的是希臘城邦」,西方直接民主的原創者可能是希臘,但實施的成果及制度最完善的是瑞士,難道我們台灣人沒有一百多年前的瑞士祖先,那麼聰明嗎?

這位似乎不知道34年前,義光教會曾經發生過「林家滅門血案」的江揆又説:「世界上文明的國度,公投都設有高門檻。」這點他又錯了,所有文明國家的公投法,例如英、美、法、比、荷等國都是簡單多數決,祗有極少數過去共產國家才設有門檻,而且門檻也不會像台灣這麼高,更不會有「公投審議委員會」的存在,因此我們稱台灣「鳥籠式公投法」,可以說是全世界最落伍最荒謬的公投法,可以說是一部拿不出去,跟別人比較的最沒有文明水準,又限制最多的公投法,那麼這部最沒有文明水準的公投法,到底是誰是始作俑者?

公投法通過蔡同榮居功厥偉 通過的卻是連戰的鳥籠式公投法

在辯論中馬英九對著蘇貞昌說:「這部鳥籠式公投法是你們蔡同榮立委提出的,而且由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和台聯四個黨都共同通過的版本,你們民進黨才是始作俑者。」顯然他沒有讀過蔡同榮立委的自傳「顧台灣」,他才會説這種無知的違反歷史事實的話,在蔡同榮自傳「顧台灣」蔡公投一章中,生動地描述2003年11月30日,立法院審議公投法的過程(p156頁),蔡同榮寫道:「國民黨提出一個公投法版本,其黨鞭李嘉進來找我,叫我不要撤回我的版本。我的版本最主要精神就是公投法適用的範圍,第6條規定:本法之適用事項:一丶國旗、國歌、國號、領土變更、國家主權等國家定位議題。二丶其他全國性重大政治議題。」

我主張台獨也可以公投,其他條文都是無關緊要。因為我的公投法版本讓陳水扁承受來自中國和美國的巨大壓力,於是院會表決那天,早上9點多,總統府秘書長張俊雄打電話給我説:「陳水扁拜託你撤回你的版本」,不久我回電給張俊雄,答應撤回我的公投法。但是那天下午院會開議後,院會主席說這是一讀通過的法案,已經成為立法院的財産,不能説撤就撤,所以後來表決時,就把我的版本和國民黨的版本一起送交院會表決。

表決的投票結果是我的版本:14票贊成(都是台聯立委投的);1票反對(立委李文忠投的),174票棄權(包括我和國民二黨的立委票)。第二次投票時,我的版本就被國民黨否決掉了。」並由連戰主導的國民黨鳥籠式公投法獲得通過,取代蔡同榮的公投法版本。

蔡同榮又在書中描述他對鳥籠式公投法正式立法時的茅盾心情 ,他説:「2003年12月31日,陳水扁在總統府簽署公投法後,把他簽字的筆給我留念。他還發表談話,稱呼我為「蔡公投」。我有錯綜複雜的感覺:我追求的公投法算是通過了,可是我回台是要推行公投來確保台灣的安全與前途;如今通過的公投法,不但不能就台灣的前途公投,就連普通的議案也很難公投。詳言之,通過的公投法等於是剝奪人民的公投權。」(也就是國民黨用多數暴力通過的鳥籠式公投法。)

以上是歷史的事實,因此在4月25日的總統府辯論會中,這個不做功課的總統,認為2003年11月30日通過的台灣第一部公投法,歸罪於蔡同榮的版本,是完全錯誤的,通過的是當時國民黨主席連戰主導下的反民主的鳥籠式公投法版本,民進黨蘇貞昌主席沒有在第一時間,糾正總統的錯誤,顕然他也沒有做功課看蔡公投的「顧台灣」。

林義雄和蔡公投的「促進公投」奮鬥史

本來連戰是反對公投法的,但經過林義雄在1991年就成立「核四公投促進會」,二次禁食加上三次全國性的「核四公投千里苦行」,台灣人民終於覺醒,西方的瑞士可以有公投法,為什麼東方的台灣就不能有象徵直接民權的公投法;加上海外黑名單的蔡同榮在1990年返台後,首先在高雄推出1991年10月25日:「公民投票進入聯合國」的五萬人大遊行,1992年2月23日又在台中舉行再一次的五萬人「公投大遊行」,此次活動順便紀念「上海公報」20週年和「二二八事件」45週年,因此經過林義雄和蔡同榮的努力,1993年行政院研考會的民調,顕示出有74%民眾支持「公民投票制度」。

1999年4月10日,為了譲「公民投票法草案」能在立法院立法,蔡公投他又發動20多位同志,在立法院停車場展開「絕食為公投,公投救台灣」,共有20多位參加(包括李鎮源、高俊明和黃昭堂等),那時媒體每天都大幅報導,公投法成為社會注目的焦點,因此國民黨懍於民意,答應在1個月內提出「創制複決法草案」,以便與公投法草案合併審議,但不知何故,國民黨卻食言而肥。

最後一次最大規模的遊行是2003年10月的「全民公投,催生新憲」的20萬人大遊行,由林義雄在10月19日新北市貢寮鄉點燃聖火,最後由蔡同榮在10月25日在高雄持聖火,進入大會會場欣起高潮,這次擁護公投的群眾運動的成功,終於迫使當時國民黨主席連戰,從反對「公投法」的立場變成贊成「公投法」。

而且國民黨自己做了3次民調,都是超過60%的人民支持,祇有20%人民反對。於是當時有一位連戰身邊的謀士,告訴連戰:「你要競選總統,是要站在60%人民這一邊,還是20%那一邊,因此你不能再反對公投法,但是我們可以設計一套鳥籠式公投法,讓公投法永遠無法過關。」連戰對這位媒士似乎言聼計從,果然配合設計出,後來在國民黨團站多數的立法院,輕鬆地打敗蔡同榮版的公投法,而成為象徵台灣之恥的「國民黨版的鳥籠式公投法」正式通過立法院院會。

蔡同榮對鳥籠式公投法的四點意見

通過這部國民黨版的鳥籠式公投法之後,蔡同榮才發現這個版本極需檢討,他立刻提出四點必須改進之處,因此他寫道:

(1)公投法通過門檻太高:過去有6項全國性公投,都未能達到投票率50%的通過門檻而失敗,今後應修法降低門檻為投票率30-40%。(蔡公投生前最後一個夢想便是發動修法降低門檻為投票率35%。)

(2)公投適用範圍:不重要的議題可以公投,但與主權有関的議題:如獨統、領土變更、國旗、國號,反而不能公投,失掉公投真正的作用。

(3)連署成案門檻太高:5%選民(等於87萬人)的連署才能成案公投,門檻太高。除非政黨,普通的民間社團實在很難連署這麼多人。

(4)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選民連署提案的議題,還需經過這個委員會審查是否可以公投,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公投黑機關,是公投的殺手,應予裁撤。

因此蔡同榮立委下結論說:「這部國民黨版的鳥籠式公投法要大幅修改,台灣才有真正的直接民主。」蔡同榮死前最関心的問題,便是降低「鳥籠式公投法」的門檻,從50%降到35%,因此他可以說是壯志未酬身先死。

修正鳥籠式公投法讓台灣前進

台灣最早主張「核四公投」的先覺者林義雄,看到這部連戰主導的國民黨版的鳥籠式公投法,在2003年底過関之後,他非常失望,21世紀的台灣,居然還通過這種反民主的為獨裁政權量身定作的鳥籠式公投法,因此絕口不再提「核四公投」。

想不到2013年年初,為配合江宜樺企圖用鳥籠式公投,達到繼續興建核四的目的,國民黨團穿著當年林義雄的「核四公投」制服頭載草笠,假裝他們是要實現當年林義雄的公投核四的理想,看到國民黨這麼幼稚地在消費他,林義雄義憤填膺地在2013年3月發表一篇大作:「耍弄人民的惡作劇--談行政院的公投案」,他説:「習慣專制的國民黨政權,為了阻遏人民做主的潮流,在2003年製定了公民投票法,以非常不合理的嚴格規定,使公民投票幾乎不可能舉辦或通過,十年來,沒有人有能力提案公投,而一切成案的公投案,也都沒有一個通過,可見這個公投法阻遏公投的威力有多大。」

如果當年通過的是蔡同榮的公投版本,相信林義雄會繼續推動「核四公投」,也沒有禁食的必要,只要政府答應公投,所有街頭的抗爭也沒有必要,以「公投」取代「街頭」,是未來台灣應走的路,但先決的條件是,立法院應先不分藍綠,先依照蔡公投的四點改進指示,把目前全球最落伍的當年國民黨主導的鳥籠式公投法,修改成真正還權於民的瑞士式公投法,蔡同榮先生地下有知相信也會很高興,他多年奮鬥的目標,終於達成,而這位強辯的總統也應該到蔡公投的靈墓前祈求原諒:因為在與蘇貞昌的辯論中,他誣指鳥籠式公投法的始作俑是蔡同榮。

而當年設計這一套象徵台灣民主之恥的「鳥籠式公投法」始作俑者連戰和他的媒士,也應出來公開向「禁食」七天差一點為「廢核」犧牲的林義雄以及全民道歉,全世界最文明最民主的公投法在瑞士,他們在日本發生福島核災之後,己經公投決定,要把現存的五座核電廠関閉,成為非核家園的國度,相反的全世界最反民主最落伍的鳥籠式公投法在台灣,因此在瑞士任何國家大事,都可以用公投決定,在台灣任何國家大事,都必須走上街頭才能影響政府的決策,因為我們有一部永遠不會過關的鳥籠式公投法,因此「Pure Chinese」後代的連勝文除非他能全力推動以「瑞士式公投法」來取代他爸爸的「鳥籠式公投法」,他實在沒有資格管理「Pure Taiwanese」佔絕大多數的台北市。

希望「太陽花學運」世代早日成長 催生新公投法和新憲法

但願「太陽花學運」的世代,早日深造成長,早日取代現在的立法院,相信他們這一代一定能促成:

(1)瑞士式的民主公投法

(2)為台灣量身訂做的一部台灣新憲法。如果真能為台灣訂下這二部21世紀新型的現代化的憲政基礎,台灣的未來將是光明的,而且街頭運動也將成為絕蹟,那時台灣距離東方的瑞士將不會太遠。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