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福爾摩沙的民主怎麼進步?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福爾摩沙的民主怎麼進步?

2017-05-19 15:08
每四年選舉一次總統,每四年幫候選人搖旗吶喊一次,這種情形,離真正的民主還很遠。圖/民報資料室
每四年選舉一次總統,每四年幫候選人搖旗吶喊一次,這種情形,離真正的民主還很遠。圖/民報資料室

人類歷史告訴了我們,民主從來都得來不易;而要使得民主制度能順利運作更是相當困難,全民得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去共同學習。況且每個地方都有其特定的歷史傳統,民主改革往往難以一蹴而就。民主理論中素來就有一個關於民主與勝任的爭論,一向被視為民主典範的古希臘社會,實際上根本不是民主的,哲人們如柏拉圖普遍將民主視為暴民政治而予以否定。這是由於缺乏教育的奴隸、婦女甚至一般平民,都被認為不能勝任去參與任何政治決定,所以都被排除在希臘的雅典民主之外。及至現代西方國家人民的教育水平大幅提升後,民主作為一種決策方式才逐漸廣泛被接受,世人對民主的疑慮也慢慢消除。

黨國獨裁一體的遺毒太深

回到福爾摩沙的場景,如果過去有人如馬英九當年一樣反對「總統」開放全民直選及反對民主化,認為太早民主化會導致社會動盪,那麼直至目前運作尚算和平順暢的情況,足以證明那些疑慮只能反映國民黨菁英的威權心態。目前阻礙民主進步的關鍵問題,正好就是過去從軍政到訓政時期所孕育的獨裁黨國體制;更糟的是,戒嚴時期比軍政時期還要獨裁,政體受其毒害太深。民主化開展後,由於住民的教育水平在近20年來大幅提升,新一代年輕人絕大部分受過大學教育,使得大幅度讓民主深化的客觀條件更為成熟。民主深化的真諦是掌權者下放權力,讓人民不只是兩、三年去投票一下,然後偶而去聽聽政令宣導,而是透過多方管道參與民主改革及政策制訂。

過去國民黨一黨專政阻礙民主化,陳水扁「意外」當選福爾摩沙治理當局的領導人,在形式上打破國民黨的萬年「完全執政」。但當時行政權受到國民黨主導之立法院的掣肘,施政難以推展,更無法進行必要的改革(如年金改革等)。不過,扁政府在執政八年期間曾經嘗試配合民間團體推動「審議式民主」以落實民主深化,從具有爭議性的政策課題如健保改革、廢死、性工作除罪化及基改食品,到北投纜車等在地社區發展議題等。不過,國民黨透過馬英九回來當政,在八年間力圖回到完美獨裁式的「完全執政」,「審議式民主」等民主深化方案也大多被束之高閣。

民主進步黨能讓福爾摩沙的民主進步嗎?

獨裁是會進化的。但人民識破ECFA裡的「引共呑台」陰謀而進行反抗,佔領立法院加以阻撓服貿後,馬英九及國民黨卻批評這是違反民主。可見其心態是人民的權利就只是四年投票一次,既然選出了一個領導人,不管他如何胡作非為,反對的人就是不尊重民主,這當然是進化後的獨裁歪論。馬英九在執政時期積極防堵民主深化,但民主實踐不能只是選舉期間投一下票就了事。民主如何深化及擴展,亟需大家共同以開明的心態去挖掘。北歐國家的民主深化,證明人民更多更深入的公共參與,能帶來更美好的社會。

很多時候,或許是由於掌權者不相信人民的廣泛公共參與能促進更好的施政,才會堅持集權式完全執政。以「前瞻基礎建設」政策為例,最大盲點就是各縣市政府提交中央的計劃大多都沒有經過地方議會徵詢公眾意見後的討論及通過。大型建設的法案及政策制訂過程採取行政權主導的「上而下」模式,難免有官商勾結或綁樁之嫌。猶記數個月前,民進黨動員其民代去跟地方民眾介紹過去「政績」,如果是為了挽救民望,倒不如把同樣的時間及資源就當時還在行政院內部硏議的各地方前瞻建設規劃,拿來好好辦一些「審議式民主」模式下的公民審議會議,讓各地民眾參與討論自己地方的基礎建設。歸根究底,就是連地方政治人物都沒有想要推行「民主深化」,地方首長根本不讓民眾廣泛參與。「完全執政」一周年的民主進步黨想要帶領台灣向前走,但沒有民眾更廣泛的參與,台灣真的能往前走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