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臺灣老虎郵:百年前臺灣民主國發行郵票的故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臺灣老虎郵:百年前臺灣民主國發行郵票的故事

2018-10-29 08:12
作者:李明亮 編撰/王威智
譯者:
出版社:蔚藍文化
出版日期:2018-10-25
官方網址:

一八九五年,立志抵抗日軍佔領的臺灣民主國為了要籌措軍餉,開始發行郵票。郵票中央印有一隻老虎,起初這隻老虎被當成松鼠,後來有人覺得那應該是一隻兇猛的龍,但居然也有人看成蝴蝶、一隻抽筋的小貓,或是一隻不快樂的阿富汗貓,算是上上個世紀的「一虎各表」吧。

這套郵票在一八九五年夏天的福爾摩沙登場,卻也在夏天快結束時,隨著臺灣民主國下台一鞠躬而消失。一百多年後,這套郵票已然是集郵市場上的搶手貨。李明亮醫師在年輕時無意中發現了這些與臺灣歷史息息相關的郵票,他耗費數十年心力研究、保存這些臺灣歷史上的寶貝,他知道,越瞭解這套獨虎票的故事,就越瞭解我們臺灣這座島嶼的身世……

一枚獨虎票流浪到邁阿密,
一瞬間觸發了一名年輕科學家迢遙的追索。

一九六六年,李明亮在美國邁阿密的一家集郵店看見獨虎票,他驚訝地盯著票面上「臺灣民主國」幾個大字,心想自己讀漏了歷史課本的哪一章?
之後李明亮在邁阿密大學攻讀分子生物學,一邊研究人體的遺傳與變異,一邊探索獨虎票的遺傳與變異,他花了三十年追尋這段曾經遺失的臺灣歷史。
獨虎票,老虎郵,臺灣I LOVE YOU,這些歷史課本沒寫的精采故事,讀起來令人又驚又喜,福爾摩沙臺灣,的確是太有趣啦。

一八九五年,立志抵抗日軍佔領的臺灣民主國為了要籌措軍餉,開始發行郵票。郵票中央印有一隻老虎,起初這隻老虎被當成松鼠,後來有人覺得那應該是一隻兇猛的龍,但居然也有人看成蝴蝶、一隻抽筋的小貓,或是一隻不快樂的阿富汗貓,算是上上個世紀的「一虎各表」吧。

這套郵票在一八九五年夏天的福爾摩沙登場,卻也在夏天快結束時,隨著臺灣民主國下台一鞠躬而消失。一百多年後,這套郵票已然是集郵市場上的搶手貨。李明亮醫師在年輕時無意中發現了這些與臺灣歷史息息相關的郵票,他耗費數十年心力研究、保存這些臺灣歷史上的寶貝,他知道,越瞭解這套獨虎票的故事,就越瞭解我們臺灣這座島嶼的身世……

作者序 故事開始之前

本書的前身是《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

一九九五年,《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問世,作者李明亮先生於自序表明,挑在臺灣民主國一百週年出版是一項刻意的安排,對他有特別的意義,因為他成長於臺灣民主國崛起旋而滅亡之地,臺南府。

近二十年後,李先生在自傳《輕舟已過萬重山》寫道「一生比較值得留下的書」有兩本,《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是其中之一。

流浪邁阿密

引爆故事的是一枚流落異鄉的郵票。

一九六六年夏天,李明亮飛往美國邁阿密深造,某日走進街上郵店,瞥見一套郵票,郵票上印著「臺灣民主國」,這幾個不是難字,湊在一起卻令他感到疑惑而陌生。

儘管一腹狐疑,李明亮仍出手買下。對於發行這套郵票的國家,他一點印象也沒有,回想中學和大學的歷史課程,記不起臺灣有這麼一個共和國,也想不起哪一本郵票目錄曾收錄這套郵票。

這是一次偶然的機遇,卻促使李明亮展開遍及全球的文獻搜索。一九六六年起,李明亮設法與世界各地的圖書館取得連繫。在普林斯頓大學圖書館,李明亮看到甲午戰後協助中國與日本談判的美國領事約翰.福斯特(John  W.  Foster)的手稿,那些泛黃易碎的破舊紙張把歷史活生生的帶回眼前,讓一個幾十年後來自臺灣的年輕人心生難以付諸紙筆的感觸。

這一項追索持續了三十年。在漫長的歷程中,李明亮盡可能以照相的方式攝取圖片,有計畫地收集零零碎碎的文獻,與許多研究獨虎票的專家交換意見,拜訪集郵家,親見貴重的收藏。善意來自各方,其中最令人敬佩的是臺中烏日的陳鄭添瑞醫師,大方且無私的出借珍稀的臺灣民主國郵票,無條件無限期供李明亮研究。

臺灣民主國郵票印行的數量與日期一直缺乏可考的官方記錄,文獻上充斥各種臆測及假設性的推論,李明亮「希望能將其中許多空白補起來,以釐清曖昧不明的說法」,以接近歷史的原貌。懷著這樣的期許,李明亮在一九九○年代初完成了《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英文初稿。

《臺灣民主國郵史》寫什麼?

《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可大別為三個部分。

首先是文獻回顧,包括臺灣民主國的簡史、臺灣民主國郵政事務創辦人麥嘉林(C.  A.  McAllum)在臺灣的服務歷程—由於資料闕稀以至於顯得疏簡,而且帶有推測性質,此外還有一篇首任美國駐臺領事禮密臣(James W. Davidson)的傳略。

其次,李明亮深入探討郵票的發行日期、數量、設計、版本、紙質、顏料、郵戳、實寄封……,並細究版本,包括每一個版本的特徵與問世背景。

在長達三十年的探索歷程裡,李明亮徹底展現科學家本色,儘管不是狂熱的郵票迷,也不是搜奇納珍的收藏家,卻以最認真的集郵家也想不到的科學研究方法,試圖揭開獨虎票的身世。他使用精度一微米(10-6M)的測微器測量紙張厚薄;他把獨虎票送進巨大的PIXE分析器,利用質子撞擊引出X光以分析紙張和顏料的化學組成(部分珍貴的郵票因此受到損傷),藉此界定個別版本的特性,同時辨識真偽;他利用顯微鏡令紙張纖維和顏料顆粒原形畢露;他大量羅列反覆比較郵戳、郵資、實寄封,放膽推論在獨虎票的時代終結以前偽票即已誕生,而精心假造的實寄封比比皆是。一切費心實驗分析的結果都以科學研究的嚴謹精彩地呈現在第三部分,那些化學元素的組成分析圖整齊排列在書頁上,默默訴說當代先進科技如何介入歷史的追尋,從而激發絢麗的火花。

還有附錄,李明亮蒐集難得一見的文獻,包括臺灣民主國建國兩天後躍上倫敦《泰晤士報》(The  Times)的報導、兩篇臺灣民主國覆亡一個月內刊登於《香港日報》(Hong  Kong  Daily  Press,今已停刊)的文章、兩本著名的獨虎票小郵冊、一九七二年從德文譯回中文的〈獨立宣言〉,以及安平領事胡力穡(Richard W. Hurst)對臺灣民主國結束過程的描述。

兩個核心人物

臺灣民主國只發行過一套郵票,至少正式發行兩個版次,一般認為發行三或四版。這套郵票在臺灣稱為「獨虎票」,國外通常稱為「一八九五年的臺灣黑旗票」(Black  Flag  Issue),儘管郵票上沒有黑旗的字樣或圖樣,而是緣自當時臺灣民主國在臺南(聽起來像中華民國在臺北)的實際領導人黑旗將軍劉永福。

獨虎票是本書的主角,而創造獨虎票的關鍵人物是麥嘉林,當年他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英籍海關小職員。戰爭開始不久,臺灣民主國的銀糧即耗用殆盡,滿清大員如張之洞等允諾秘密資助,後來證實他們的承諾比泡沫還脆弱。為了籌足軍款銀糧,劉永福的幕僚想盡辦法,其中吳質卿在八月上旬一個或許十分晴朗美好的上午踏進安平海關(即臺南海關),向被迫留守的麥嘉林徵詢意見。

我們很有理由相信吳質卿是在萬念俱灰之下拖著腳步跨進海關大門,在空蕩蕩的海關房舍見到麥嘉林。一八九五年的麥嘉林極可能還是一個不滿二十五歲的年輕人,而一個生於咸豐末年在官場飽經歷練的中國幕僚其世故老練絲毫毋須置疑,會向一個外國小伙子徵詢如何籌錢打仗嗎?至少不太可能正經嚴肅地請教,何況在此數天前劉永福才受到吳質卿的鼓動,決定設立官銀票局。吳質卿向一個無關的局外人吐苦水的成分居多,或許基於禮貌,麥嘉林才隨口提起郵票。

麥嘉林究竟基於什麼理由提議發行郵票,或許是一道無解的謎,但他後來確實成為臺灣民主國郵政的主事者,郵局就設在他正職所在的安平海關。此時的麥嘉林是海關代理主管,日常起居生活不是在海關,就是在稅務司公館。據考證,海關位於安平舊港南岸與東岸交會處,已不復存,原址今為國立臺南高級海事水產職業學校;而稅務司公館一度是臺南市立永漢民藝館,如今是「熱蘭遮城博物館」所在地。

無論發行郵票的臺灣民主國還是承辦業務的安平海關,似乎都沒有留下可靠的文書紀錄,所幸戰地記者禮密臣在某種程度上彌補了這個缺憾。當時禮密臣年僅二十三歲,千里迢迢越洋趕到臺灣,站在明顯親日的立場全程目睹臺灣的不安、反抗與屈從。接下來幾個月,獨虎票登場。在比臺灣民主國更短命的安平海關郵政史中,禮密臣扮演的無疑是一個戲分吃重的配角。一九○三年,禮密臣出版《臺灣島的過去與現在》(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一部極具份量的臺灣專著,也是多年後李書及本書提到相關的歷史時間與地點時重要的依據。

作者簡介 李明亮

1936年生於臺南。臺灣大學醫學系畢業,美國邁阿密大學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博士,歷任美國邁阿密大學助理教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研究員、美國新澤西州立醫牙科大學醫學院小兒科教授及遺傳醫學科主任。1992年應邀回臺籌建慈濟醫學院,1994年出任創校校長;2000年至2002年間擔任行政院衛生署長;SARS疫情期間擔任行政院SARS防治及紓困委員會副召集人。著有《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輕舟已過萬重山:四分之三世紀的生命與思想》等。

編撰 王威智

1970年生。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碩士。喜歡棒球和籃球,和小朋友比起來可說打得不錯。喜讀地圖(有等高線的那種),幻想走在每天一定看見的臺灣脊梁之上。曾獲時報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1995年主編《臺灣民主國郵史及郵票》(獨虎,1995);著有散文集《我的不肖老父》(東村,2012)、《製圖師的預言:十六世紀以來關於花蓮的想像》(蔚藍,2014)及繪本故事《兩個鼻孔一起minasi》(文化資產局,2017)等。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