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烏克蘭保護農地政策,反成農業最大阻礙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烏克蘭保護農地政策,反成農業最大阻礙

2018-02-11 15:30
烏克蘭在農業條件上得天獨厚,具備最肥沃的黑土,自古以來是歐洲的穀倉,如今也還是重要的農產品出口國,2017年1-9月出口130億美元農產品,出口品項包括葵花油、大麥、小麥、玉米等等,然而,土壤最佳的烏克蘭,其實如今的農產效率,卻遠遜於歐洲其他國家,以小麥來說,單位面積產量竟然只有德國的一半。(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烏克蘭在農業條件上得天獨厚,具備最肥沃的黑土,自古以來是歐洲的穀倉,如今也還是重要的農產品出口國,2017年1-9月出口130億美元農產品,出口品項包括葵花油、大麥、小麥、玉米等等,然而,土壤最佳的烏克蘭,其實如今的農產效率,卻遠遜於歐洲其他國家,以小麥來說,單位面積產量竟然只有德國的一半。(圖/創用CC授權,民報合成)

自古以來人們總是迷信保護主義,但「保護」的下場,往往完全相反,這不僅是在先進開發國家美國如此,不僅是在工業領域如此,在相對貧窮的烏克蘭,在農業領域,也一樣如此。

烏克蘭在農業條件上得天獨厚,具備最肥沃的黑土,自古以來是歐洲的穀倉,如今也還是重要的農產品出口國,2017年1-9月出口130億美元農產品,出口品項包括葵花油、大麥、小麥、玉米等等,然而,土壤最佳的烏克蘭,其實如今的農產效率,卻遠遜於歐洲其他國家,以小麥來說,單位面積產量竟然只有德國的一半。

前蘇聯時代,土地公有,施行集體農場制度,史達林這個不切實際的共產實驗,造成1932-1933年的大飢荒,當時餓死600萬烏克蘭人,蘇聯瓦解後,烏克蘭進行資本市場化的過程中,為了轉型正義,補償集體農場時代遭沒收公有的土地財產損失,發給受害者總數高達16.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大小,2001年,烏克蘭政府為了「保護」小農,不被跨國企業或大財團兼併,立法規定這些農地不可買賣,此後更延長禁令9次。

這400萬小農,如今都已經超過退休年齡,根本不可能親自耕田了,於是他們大多把農地,租給大農產企業來營運,每年坐收區區190美元的租金,這個結構成為烏克蘭農產效率低下的元凶,因為「耕者有其田」才有可能改善農產效率,當農產公司並不擁有這些土地,只能每年不斷短期租賃,改善農地只是為人作嫁,如此一來,對投資改善農地生產效率,當然興趣缺缺。

另一方面,農產公司,要與數百位地主交涉租約,農地黃牛也趁機介入,唆使地主在農產公司之間,到處跳槽以取得更有利的租約,光是行政問題就造成相當大負擔;農地隨時可能改租,造成機械作業上的困難,大片農地中有一小塊地主決定不續租,結果農業機械必須繞道而行。

在國際糧食價格低迷時,這些負擔就更無可忽視,其結果是兩敗俱傷,農產公司不賺錢,農地經營效率低落,地主跳來跳去,卻因為土地的生產力就是那麼低,結果也無法取得多少租金,又不能賣掉土地,換成更有價值的資產。

烏克蘭政客跟全球所有的政客一樣,成天鼓吹資本恐慌,宣稱開放禁令,就會讓跨國大財團賤價買光農地,使得人民成為「資本家的奴隸」,在這種政治氣氛下,儘管國際貨幣基金,諄諄敦促烏克蘭政府,應該解除農地禁令,才能讓農業效率達到國際水準,提升人民生活品質,並改善財政,仍然不敵共產主義幽魂作祟。

任何被「保護」的產業,都會變得生產力低下、問題重重,回顧台灣自己,不論是產業,還是農業,不也都有血跡斑斑的慘痛教訓?政府在規劃任何政策時,必須勇於擺脫固陋的保護主義,不能再自欺欺人「保護」會有用了。

延伸閱讀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1-02/ukraine-s-ban-on-selling-farmland-is-choking-the-economy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