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誰來照顧「照顧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誰來照顧「照顧者」?

文/許建立(安寧病房、安寧院志工)

2018-08-10 11:30
病人有醫護團隊和親友照顧;但照顧者又有誰來照顧他們呢?示意圖/取自Pixabay
病人有醫護團隊和親友照顧;但照顧者又有誰來照顧他們呢?示意圖/取自Pixabay

我走進被稱為「圓廳」的交誼廳時,看到有位大約三十歲上下的年輕女士獨自坐在一個沙發椅上,動也不動地望著窗外發呆。

照例,我向這位我沒見過的陌生人道聲「早安」,並問她來探望哪位病人。同時,我不經意地隨著這位女士的角度往外看去,發現她看到的應該是大輪船來往的英吉利海灣。

她轉過頭來回答我問題時,我發現她眼眶滿是淚水,她正以右手拭淚。我趕快就近從茶几上的紙巾盒抽出幾張紙巾遞給她,然後聽到她好像答非所問地說:「遠洋大船離開港口,將來會再回來;愛蓮卻已一去不回了!」

我猛然記起愛蓮正是今天早晨我值班前往生的病人。

說完之後,這位女士自我介紹說她叫雀麗,卻馬上喃喃自語道:「她太年輕了;才只有三十一歲!還留下兩個稚齡的孩子…。」

我起先以為她是愛蓮的姊妹,但她告訴我說她們是相識、相知二十幾年的摯友;關係卻比姊妹還要親密。接著,就開始一邊掉淚、一邊敘述她們之間的友誼,以及她對愛蓮離去的不捨。真情畢露,聽得我為之動容,也分擔著那份感傷。

聽她講了一陣之後,我還來不及開口,雀麗破涕為笑說:「謝謝你願意傾聽我的心聲;陪了她這些日子,眼看著她離去,我實在非常需要跟別人分享那份思念與哀傷。」我回她說那是我的榮幸;也安慰她說愛蓮已經在一個沒有痛苦、只有喜樂的國度,不過,卻永遠活在所有愛她的人的心深處。

離去前,雀麗給了我一個擁抱,再度感謝我的陪伴。

送走了雀麗,見到還有些睡眼惺忪的裘莉正從430病房走出來。

我記得她;她是入住於430病房病人彼得的女兒。她和一個弟弟從鄰省來探視肺癌末期、且已氣切過的老爸。兩姊弟住在醫院鄰近的一家旅社已經兩、三個星期,平時兩人輪流在病房過夜陪年近九十高齡的爸爸。

打過招呼後,我習慣地問她好不好。聽我這一問,她兩眼一紅,淚水沿著雙頰流了下來。她顯然身上隨時都備有紙巾;只見她從容地從夾克的袋子裡掏出一張紙巾,把眼看就要滴到地上的大串淚珠拭乾。然而,一串拭去,卻另有無數串爭先恐後地流下;裘莉只得將紙巾摀住眼睛,也飲泣了起來。

我見狀,趕快將她引到走廊上的椅子,讓她坐了下來。

「爸爸還好嗎?」我心中暗暗一驚,是不是她父親病篤、甚至往生了?

「他還好。不過,我昨天曾和今天清晨往生的病人先生談過話,知道他又要上班,又要照顧病危的妻子,還得安撫、料理兩個小孩;的確非常辛苦。愛蓮與我也有一面之緣…,她的離去更讓我在為她哀傷之餘,想到我爸爸即將面臨的命運。」

停了一下,她馬上又補充說:「雖然一直知道爸爸已經走到生命的終點,聽到有認識的人往生,馬上聯想到爸爸也命在旦夕,隨時會走。」她越說越小聲,顯然陷入極度淒苦、悲愴的情懷裡。

「妳說的極是。安寧病房和安寧院住的病人家屬想必都會有這種經驗。病人辛苦,其實,照顧者身心也都非常勞累、疲憊的。」我同理地答道,隨著又加了一句:「你自己不就是如此嗎?何況,需要長期住在旅社,所費更是不貲;這不啻又加上一層經濟上的負擔。」

聽我這麼一說,裘莉眼淚又掉了下來:「說的沒錯,不過,再累、再苦,他也是自己的父親;況且,他的日子已然不多,現在我能夠做的,再不做的話,將來就沒機會了。」一語道出為人子女者的心聲。

「那你的工作呢?長期請假沒有問題嗎?」我關心地問道。

她笑笑答道:「我運氣很好;有個非常知情達理的老闆。他要我先陪爸爸要緊,我的工作他會派人代為處理。」聽了,我不禁為她慶幸;至少,她對工作沒有後顧之憂。

說完這些,剛好電梯來了,裘莉站起身來,先謝謝我和她的談話,就說趁著他爸爸睡覺,她要到樓下的咖啡廳坐坐。說著,在我揮手送別下,閃入即將關門的電梯裡。

十三間病房都走過一遍之後,我提了水壺,開始為所有室內植物澆水的工作。走近長廊末端時,我注意到有位男士癱坐在一個沙發上。他低著頭,雙手交叉按在後腦勺上。雖然沒看到他的臉,然而,因為那個地方靠近260病房,我從他高大的身形猜出他應該是該病房病人瑪麗亞的先生達維。

瑪莉亞是五十來歲的卵巢癌末期病人,雖然病入膏肓,卻是神情爽朗,經常笑聲不斷,對於團隊的照護常常表示由衷的感激;與她剛慶祝過銀婚的達維,從她入住病房以來就寸步不離地守候在側,雖然話不多,與即將不久於人世的愛妻有很好的互動。

當他聽到我腳步聲而抬起頭來時,我看到他果然是達維。不過,他一臉落寞,魂不守舍的樣子,和平時的淡定判若兩人。

「你還好嗎,達維?」我有些心疼地問他。他勉強擠出一絲比哭還令人難受的笑容:「負面情緒正在侵擾著我。(I am having one of my moments.)」

我想起來有一次曾經在廚房看到他樣子有些疲累,因而哈欠來連連。問他調適得如何時,他輕笑著說:「還好啦!不過,我也有憂傷、難過等負面情緒的時候(I have my moments.)。」

聽到他說他正處於低潮,我一陣難過,頓時感到整顆心揪結在一起。當末期病人的家屬確非易事,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在他左邊坐了下來,同時,用右手去搭著他的左肩。

沒等我開口,達維開始說話了:「瑪莉亞所剩的日子已經寥寥無幾,這是我早知道的事實。雖然不願意,我們兩人卻也只好接受。把一切身後諸事安排妥當之後,我看到瑪利亞顯得更加自在,她常常像

是若無其事地說笑、話家常,我也只得強行壓住心中的悲傷,和她虛與委蛇…。」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就又說道:「現在她在休息,所以我可以好好地做我自己,宣洩我的感情了。」說完,他噙著淚地謝謝我,說他要自己清靜一陣子,我要他保重後,就離開了。

照顧病人本來就是一件苦差事,何況是末期病人?家屬因細心眷顧至愛而身心疲憊不堪,卻又要強忍哀傷,更是無比痛苦的事。

末期病人有醫護團隊和他們的親朋照顧;但是這些照顧者又有誰來照顧他們呢?想到這,我不禁默默為他們深深地祈福。

更多醫病平台精彩文章請至:【醫病平台專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